第三百八十二章 挖墙脚 - 天命神相

第三百八十二章 挖墙脚

这会儿在天机门的店铺外面排了一条长长的队伍,郑海冰正在店铺里面给人看相算命, 我和云若风生怕打扰了郑海冰,就没有到店铺里面去, 所以神相门派了两个穿旗袍的美女来送帖子的时候,正好被我给看到了, 而且因为我的听觉非常灵敏的缘故,那两个美女所说的话,也被我给听了个一清二楚, 刚刚把牌匾挂上就向天机门发出了挑战,看来这神相门是来着不善,善者不来啊, 恐怕神相门把店铺开到天机门的隔壁,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我估计十有八九和天道门有一定的关系, 就算是和天道门总部没有关系,和西安天道门分部或者陕西王家一定有关, 因为我上一次一点面子都没有给他的缘故,西安天道门分部的负责人每次见到我脸色都很难看, 在我把卜天阁给整的关门大吉了,把林大师给弄的退出江湖了的情况之下,西安天道门分部的负责人不想办法打压一下我们天机门才怪呢, 不过既然神相门给我们天机门下了挑战帖,我们天机门就没有不应战的道理, 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无论是神相门想用什么方式挑战,我们天机门接着就是了, 若论看相算命的本事,我们天机一脉的人根本就无所畏惧, 说实话我倒是很想见识见识,这个所谓的神相门的门主,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是不是和我推断的一样,他是李淳风一脉的传人, 第二天上午十点,是神相门定好的举办开业庆典的时间,也是神相门向我们天机门发起挑战的时间, 考虑到神相门的门主很有可能真的是神相传人,我就亲自在天机门的店铺坐镇, 正常情况之下,只要我们天机门的店铺一开业,店铺的门口很快就会排起一串长队, 这会儿郑海冰在店铺里面给人看相算命,我这个天机门的门主却在外面观察着神相门的动静, 在差不多九点半左右,随着一辆红色法拉利敞篷跑车从远处开了过来,把车停在了神相门店铺的门前, 随后一个留着?耳短发,穿着打扮干练而时尚年轻貌美且英气袭人的女子从车里面走了出来, 而随着这个女子走到了神相门的店铺门前,从神相门的店铺里面走出来了十六个穿着特制的防寒旗袍的女子八个一排站成了两派站在了这个女子的面前, “神相门全体弟子预祝神相门开业大吉,” “神相门全体弟子预祝门主生意兴隆,” 听到这十六个穿着特制防寒旗袍的神相门弟子在那里喊着口号,当时就把我的目光吸引到了从法拉利上面下来的这个英气袭人的女子身上, 难不成这个女的就是神相门的门主, 而就在我对这个女子的身份做着猜测之时,同时有好几辆豪车从远处开了过来, 转眼之间,那几辆豪车停在了神相门的门口,从车上面走下来的人物,无一不是当地政商两界的大人物, 西安天道门分部的负责人,陕西王家的家主,也在这些人之中, 本来按道理来说,既然我们天机门接受了神相门的邀请和挑战,我这个天机门的门主也应该到神相门那边去一趟的, 而就在我正有这个打算之时,却看见两个穿着旗袍的女弟子把一张铺着红布的桌子抬到了天机门和神相门两个店铺的中间位置, 随后另外两名穿着旗袍的女子把两张同样铺着红布的太师椅放在了桌子的前面和后面, 这会儿英气袭人的那个女子已经和开着豪车来的那一帮人打完了招呼,她就姿态优雅的坐在了桌子后面的那张太师椅上, “我是神相门门主李宛璐,曾在国外留学五年,精通古今中外各种预测占卜之术,” “无论是用传统的看相算命之法,还是用国外的预测占卜之术,你们可以尽管到我这里一试,” “今天是我们神相门开业之日,我保证不收你们一分钱的费用,而且如果有任何一点算错的地方,我们神相门会赔偿一万块钱现金,” 本来神相门搞出的动静就吸引了不少在天机门的店铺外排队的客人的眼球,这会儿听到李宛璐这个神相门的门主所说的话,天机门的店铺前排队的人当时就全部都拥到了李宛璐的桌子之前, 不收一分钱的费用,算错了还会赔一万块钱,遇到了这种好事,对于普通人来说不挤破头才怪呢, 甚至有好几个人心想着就算是李宛璐算的没错,也硬说她错了,这样就能讹她一万块钱, 可让我感到有些吃惊的是,李宛璐确实有真材实料,无论是用传统的看相算命之法,还是用国外的三大占卜术中的占星术,塔罗牌和灵数学来推算,她竟然连一次都没有算错, 尤其是李宛璐的节奏把握的特别好,就算是有些人想耍赖讹她一万块钱的,但在和李宛璐对话之时,却往往在不知不觉之中被李宛璐所折服,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一旁看了许久之后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我认为李宛璐确实有真材实料,她在相术上的造诣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境界, 甚至我认为,在不用相气的前提之下,我都未必能做到和李宛璐一样, 可一旦我启动了相气,我给人看相时就能够看到许许多多用普通人的眼睛所看不到的东西, 我用掐指一算之法给人算命之时就能够推算到更多的东西, 这一点是我们姜家人最为逆天的地方, 而在花了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之后,那些拥挤在桌子前的人就全部都被李宛璐给搞定了, 而且在李宛璐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大师准确的分毫不差的算出了许许多多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和即将在他们身上发生的事情之后,这些人全部都成了李宛璐的铁杆粉丝, 这时天机门的店铺门前连一个人都没有,本来打算到天机门来的那些人全部都被神相门的女大师给吸引过去了,这让郑海冰和许宜花非常的不爽, 只见郑海冰一脸不爽的看着神相门那边说道:“炒作,神相门这百分百是炒作,我怀疑那些人都是神相门请来的托儿,” 小萝莉许宜花也连连的点着头道:“我觉的海冰师兄说的对,那些人肯定是神相门请来的托儿,” 自从付宇茜出了事之后,小萝莉许宜花就从来都不跟郑海冰抬杠了,无论郑海冰说什么,她都会随声附和, 更何况这会儿的许宜花同样也是一脸的不爽,她也认为那些人都是神相门请来的托儿, 如果说没有见识李宛璐的本事我可能会和郑海冰会有一样的想法,但这会儿我却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是托儿,也不可能全都是啊,你们两个可不要小看了这位神相门的门主,” 听到我这话,郑海冰一脸不服气的说道:“师父,既然神相门向我们天机门发出了挑战,那就让我去见识一下这个神相门的门主的本事吧,” “我就不相信,作为你的开山大弟子,我会丢了你的人,” 小萝莉许宜花也在那里说道:“师父,我也要去,我的相师等阶已经提升到玄阶二品了,我就不相信我不如她,” 这会儿见郑海兵和许宜花两个人主动请战,我就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答应了他们两个, 接下来郑海冰就昂首挺胸的走了过去,走到了李宛璐坐着的桌子之前, “我是天机门门主亲传大弟子郑海冰,特来向神相门门主请教一番,” 说着话的同时,郑海冰一脸傲然的坐在了李宛璐的太师椅上, 神相门本来就向我们天机门发出了挑战,这会儿更是抢了我们天机门的生意,甚至把天机门的客人变成了她的铁杆粉丝,我们天机门这边有反应,一点都没有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只见李宛璐的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在盯着郑海冰打量了一番之后,问着郑海冰道:“那不知您打算从那方面向我请教呢,” 郑海冰傲然说道:“不如李门主就给我看一下相吧,” 所谓黄阶看相,玄阶算命,郑海冰的相师等阶相对许宜花来说要差很多,看相对他来说相对要擅长一些,所以郑海冰就主动提出跟李宛璐请教看相, 而听到郑海冰这话,李宛璐微微一笑,然后说着道:“我是主,你是客,不如你先给我看相吧,等你看完了,我再给你看,” 见李宛璐让他先看,郑海冰就没有跟李宛璐客气,盯着李宛璐的那张漂亮的脸蛋儿打量了起来, 而就在郑海冰的目光刚刚投注到了李宛璐的脸上之时,李宛璐的脸上好像蒙着一层淡淡的薄雾一样,让他根本就看不清楚李宛璐的脸了, 郑海冰使劲儿揉了一下他的眼睛,却发现无论他怎么揉,他都看不清楚李宛璐的脸, 而见此情形,郑海冰就很清楚的知道,李宛璐的相师等阶恐怕要比他高出很多, 因为只有在相师等阶有着巨大的差距的情况之下,才会造成这种状况,让他连李宛璐的脸都看不清楚, “我输了,” 在确定了自己的相师等阶比李宛璐要低很多之后,郑海冰很光棍的认输了, 而见郑海兵在盯着李宛璐的脸看了几分钟之后就认输了,小萝莉许宜花很不服气的坐在了李宛璐的对面, “我是天机门门主的女弟子,我也想来向你请教一下,”许宜花一脸不服气的说道, 李宛璐看到她的对面坐了一个漂亮的小萝莉,而且这个小萝莉也是我的亲传弟子之时,就盯着许宜花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而在盯着许宜花打量了片刻之后,李宛璐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眼睛里面精光闪闪,竟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李宛璐一脸激动的问道, 小萝莉许宜花撅着嘴说道:“我叫许宜花,” “许宜花,你可愿意拜入我的门下,做我唯一的亲传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