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一个条件 - 天命神相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一个条件

现在的小孩子成熟都比较早,许宜花虽然才十四岁,但对男女之间的感情已经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了, 被一个比她小一岁的男生追求,这在许宜花看来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李宛璐说了出来,让许宜花顿时就无地自容, 更何况李宛璐连她的生辰八字都没要,仅仅用师门所传的五行神掌掐指一算,就把她的情况算了个一清二楚,这是许宜花所无法做到的, 所以,小萝莉许宜花直接扭头便跑,而且跑到我身边之后,还告诉我李宛璐非常的厉害, 因为在许宜花的印象之中,我给人算命每次都要生辰八字的,如果没有具体的生辰八字,我从来都不给人算命, 李宛璐在不知道生辰八字的情况之下,就能算的这么准,那是不是代表着李宛璐在这方面比我还要厉害, 其实许宜花并不知道,相术的流派不同,传承不同,侧重的点就不同, 有的相术流派侧重推演命理,比如擅长紫薇斗数和四柱八字的相术流派, 有的相术流派侧重于推算具体事件,比如大六壬术,六爻和奇门遁甲这些的相术流派, 而李宛璐的五行神掌,应该也推算具体事件的一种相术, 根据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在《神相天书》中阐述的理论,他老人家认为一个人的命运是由命理的来决定的,所以命理才是算命的根本, 打个比方来说,一个人的一生如果比作一棵树的话,这个人的命理就相当于这棵树的根和躯干,而发生在这个人身上的具体事情,就相当于这棵树上的树枝和树叶, 而一棵树最终能长成什么样子,是由树根和躯干来决定的,并不是由树枝和树叶来决定的, 一个人的命理是由这个人的生辰八字所决定的,所以我们天机一脉给人算命,必须要先知道一个人的生辰八字,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我们天机一脉的人一点都不懂具体事件的推算之法,只是我们天机一脉的人比较侧重于命理的推演罢了, 像我们天机一脉的外姓门人三国时代的诸葛亮,他所传下来的马前课,就是专门用来推算具体事件的, 而诸葛亮的马前课,其实是《神相天书》中所记载的一种推算之法改编而来的, 我之所以没有把这种推算之法传给许宜花,就是怕她舍本逐末,忘记了推演命理才是算命的根本, 尤其是随着我的相师等阶提升到了地阶六品,在这方面我更是有了深一个层次的领悟, 我隐隐约约的觉的当年的诸葛亮之所以成就了神相之位,却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最终陨落在了秋风五丈原,这和他舍本逐末去研究那些推算具体事件的相术有很大的关系, 如果当年的诸葛亮多花一些时间在推演命理上,恐怕他就能够成功的逆天改命,并不会陨落在秋风五丈原, 而这会儿随着我的两个徒弟全部都主动认输,我这个天机门的门主要是再不出场的话,那恐怕我们天机门就和卜天阁一样要面临着关门大吉的下场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信步走到了李宛璐的对面坐了下来, “李小姐果然厉害,我算是领教了,”我笑着对李宛璐说道, 李宛璐同样也笑着说道:“我在国外的时候听我王伯伯说过无数次你的大名,他说您曾经在很多场合说过,说除了你们天机一脉的相师之外,其他流派的相师全部都是骗子和大忽悠,” “所以,在我王伯伯的支持之下,我专门回国在这里开了一家店铺,想证明一下我们其他流派的相师究竟是不是骗子和大忽悠,”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李宛璐所说的王伯伯应该就是天道门西安分部的负责人,陕西王家的家主, 而根据李宛璐所说,她应该是受到了天道门西安分部的负责人的挑唆,才在天机门的店铺旁边弄了一个神相门出来, 说白了就是西安天道门分部的负责人想用这种方式来打压天机门,而在我已经交还了天道令,退出了天道门的情况之下,天道门西安分部全力支持神相门打压天机门是一件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 而李宛璐之所以会被陕西王家的家主选中,恐怕一来是李宛璐的相术造诣确实不凡,另外一方面根据李宛璐对王家家主的称呼,我估计李宛璐的家族可能和陕西王家渊源颇深, 以李宛璐对王家家主的新任,恐怕就算是我再怎么解释,她都未必会相信我并没有说过其他流派的相师全部都是骗子和大忽悠的话,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没有任何必要跟李宛璐解释,既然事已至此,那就用相术造诣来说话吧, 一念至此,我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问着李宛璐道:“既然是在王家主的支持之下开的这家店铺,那李小姐也算是天道门的人了,” 我觉的李宛璐是个人才,如果能想办法让她加入天机门的话,以后天机门店铺这边的事情我就完全可以甩给她和郑海冰去打理,我就可以抽身出来做很多事情, 考虑到李宛璐刚刚从国外回来没有多久,我估计她应该还没有加入天道门,所以我就试探着问起了她, 如果李宛璐已经加入了天道门,那我的这个想法就只能放到一边去了, 而对于我所提出的这个问题,李宛璐感到略微有点儿诧异,但却还是正面回答了我, 只见李宛璐说道:“我王伯伯只是做了一个中间人帮我买下了这间店铺而已,他虽然想让我加入天道门,但我这人不喜欢受束缚,所以并没有答应他加入天道门,” 说到这里之时,李宛璐还对着王家家主微微一颔首,表示出了她的歉意, 被李宛璐直接把在背后搞鬼的他说了出来,王家家主脸上的表情显的不是很自然, 不过王家家主已经和我撕破了脸皮,他倒是并不在乎我会对他有什么不满, 而这时听到李宛璐的回答,确定了李宛璐并不是天道门的人,我就已经有了计划, 于是我笑着对李宛璐说道:“李小姐,既然你向我们天机门发起了挑战,我的两个弟子已经都输给了你,那我这个做师父的就必须应战了,” 听到我这话,李宛璐的眼神之中顿时就燃起了熊熊的战意,点了点头说道:“如果你不应战的话,那就代表着你们天机门输给了我们神相门,你们天机一脉的人才是骗子和大忽悠,” “不要以为你们天机门刚刚开业的那段时间找了无数个托儿排队的事情做的天衣无缝,没有人知道,要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弄虚作假你只能骗得了一时,却骗不了一世,” 李宛璐这话一出口,那些围观的群众们顿时就嘘声一片,全都在那里议论纷纷,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天机门已经被神相门给逼到了绝路上,如果我和李宛璐之间的相术比斗我输了的话,那天机门必然要面临着一个关门大吉的下场, 然而,我这个天机一脉的当代传人,上天选定的天命之子,会输给李宛璐吗,这在我看来是不可能的, 所以,即便是那些围观的群众们嘘声一片,陕西王家的家主一脸的得意之色,甚至连郑海冰和许宜花都一脸的紧张,但我却仍然是云淡风轻一般,面带着笑容和李宛璐相顾而视, “李小姐,那咱们就开始吧,”我说道, 李宛璐说道:“在咱们开始之前,我有一个条件,” 对于李宛璐要提出的这个条件,早就在我的预料之中,说实话我还巴不得她提出这个条件呢, 所以这会儿听到李宛璐说她有一个条件,我立刻就问着李宛璐道:“你有什么条件,李小姐,” 李宛璐看了一眼站在天机门店铺门口的许宜花,然后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那就是如果你输给了我,让许宜花拜入我的门下,” 听到李宛璐这话,许宜花急忙摇着头,摆着她的小手说道:“不要,我才不要拜入到你的门下呢,” 我笑着对一脸紧张和激动的许宜花说道:“你就对你师父这么没信心吗,” 听到我这话,许宜花和郑海冰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师父,我对你有信心,” 我淡然一笑,然后说道:“如果我要是真的输给了李小姐,那还有脸做你们两个的师父吗,如果李小姐肯收留的话,你们两个拜入到她的门下也无妨,” 李宛璐闻言傲然说道:“你的两个徒弟资质都不错,拜入到我的门下,我自然是肯收的,” 我说道:“既然李小姐你提出了这个条件,那我要是不提出一个条件的话,对我来说就不公平了,” 李宛璐道:“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我答应你就是了,” 李宛璐的这句话正是我想要的,于是我说道:“我的条件也很简单,那就是如果你输给了我,你必须得加入天机门,成为天机门的一员,” 我这话一出口,王家家主的脸色变的有点儿难看,李宛璐当时就愣住了, 纵然是李宛璐精通古今中外的各种预测之法,对我提出的这个条件,她也有点儿不明所以然, 愣了片刻之后,李宛璐直视着我道:“你对你的相术就这么自信,” 我反问着李宛璐道:“难道你对你的相术就不自信吗,” 听到我这话后,李宛璐又沉默了片刻, 最终往许宜花看了看之后,李宛璐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 “好,我就答应你这个条件,如果我输给了你,我就加入你们天机门,” 而听到李宛璐这话,王家家主马上就在那里劝了起来, “宛璐侄女,你可千万不要被姜一给骗了,别看他看上去很老实,他擅长胡说八道编瞎话了,前几天他还给马家的人说秦家三小姐和她有婚约呢,”王家家主说道, 但李宛璐并没有理会王家家主,而是对我说道:“开始吧,” 我说:“既然你答应了我的条件,那可一定要说话算话哦,” 李宛璐白了我一眼道:“我们李家的相师是从来都不说假话的,那像你这个天机一脉的传人,只会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