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雍大将军的条件 - 天命神相

第四百四十章 雍大将军的条件

当年雍大将军去当兵打仗,他的目的就是为了保家卫国,守护他的父老乡亲, 后来就算是受了不公平的待遇而死,但他死后最大的执念,还是保护他的父老乡亲, 虽然因为身死而不能护国,但他的阴魂却可以守护生他养他的土地,守护他的父老乡亲, 而且雍大将军他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当年日本鬼子入侵,他就和他手下的兄弟们保护了他的父老乡亲, 让生他养他的这块土地,没有遭受到战火的侵袭, 用当代诗人的一句很有名的诗来说,为什么对这块土地爱的深沉,因为我对这块土地充满了眷恋, 雍大将军可以说正是这样,他对生他养他的这块土地充满了眷恋, 让他离开生他养他的这块土地,让他离开他从小看着长大的那些父老乡亲,雍大将军他做不到这一点, 而这会儿阎罗王要带他和他手下的一帮兄弟去阴曹地府,去镇压阴曹地府之中那些穷凶极恶的厉鬼,雍大将军自然是不会答应,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即便是面对着十殿阎君之中的阎罗王,雍大将军也连声说了好几个不字, 而对于阎罗王来说,他所决定的事情,又岂能是雍大将军所能改变的, 这就好比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把一个弱质女子要强行那啥一样,纵然是你不同意,你拼死反抗,又能有什么意义呢,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你被强奸的原因,就因为你是弱者, 而此时此刻的雍大将军,虽然他达到了黑脸鬼王的级别,但在执掌了地府兵权的阎罗王面前,他却依然扮演着一个弱者的角色, 所以就算是他连声说了几个不字,在阎罗王的面前,却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甚至不仅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反而还激怒了阎罗王, 只见听轿子里面的阎罗王威武而霸气的说道:“本王所做出的决定,阳间的人不能拒绝,阴间的鬼更是不能拒绝,” “你和你手下的这支阴兵,死了已经有一千多年,留在阳间本身就不对,本王给你一个投入到我麾下的机会,你竟然还敢拒绝,” “本王现在给你两条路,第一条路是带着你手下的阴兵投入到本王的麾下,那本王会封你一个阴帅之职,让你率领地府的阴兵,去镇压各大地狱的厉鬼,” “第二条路,是本王派麾下的阴兵灭了你们,让你们永世都不得超生,永远都消失在天地之间,” 而随着阎罗王的声音从黑色轿子里面传了出来,天地之间,风云变色,无尽的黑暗,彻彻底底的笼罩了我们所在的这方天地, 有无数的阴兵,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把雍大将军手下的那一千多名阴兵,团团的围了起来, 这些阴兵总体来说分为三种, 第一种阴兵,就是民间传说中的黑白无常,要么是白衣白帽,要么就是黑衣黑帽,他们手里手里拿着的武器,正是那传说中的哭丧棒, 第二种阴兵,是民间传说中的牛头马面,这些阴兵要么是牛头人身,要么是马面人身,他们手里拿着的武器倒是很普通的刀枪剑戟, 而第三种阴兵,应该是阎罗王手下最精锐的阴兵,因为这些阴兵全部都骑着黑色的高头大马,无论是阴兵的身上,还是马的身上,全都用黑色的盔甲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第一种的黑白无常,和第二种的牛头马面,数量无法计算,黑压压的到处都是,我估计至少有好几万个, 而第三种骑着高头大马的阴兵,数量和雍大将军手下的那些阴兵差不多,但阎罗王手下的这些阴兵,他们的装备就不是雍大将军手下的阴兵所能相提并论的了, 而且这些阴兵常年在地府的各大小地狱征战,也不知道存在了有多少时间,我估计这些阴兵的个人实力,绝对在雍大将军手下那些兄弟之上,并不在他们之下, 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雍大将军他不答应投入到阎罗王的麾下,只需要阎罗王一声号令,就能在顷刻之间,让雍大将军和他手下的这一千多名阴兵,彻彻底底的消失在天地之间, 之前雍大将军说要跟我群殴,这会儿的他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这特么的好几万阴兵摆出了一副要群殴他一千多个阴兵的架势,叫他情何以堪, 一念至此,雍大将军一脸无奈的对我说道:“姜一,你可真是把我给坑死了啊,” “为了我的这帮兄弟,我不得不答应阎罗王大人,投入到他的麾下,” “但从此之后,生我养我的这一方土地,将由谁来守护,我的父老乡亲,将由谁来守护,” 说这话时雍大将军一脸的惆怅, 而此时此刻的我,是最能理解雍大将军的心情的, 为了守护这个世界,为了守护生我们养我们的这方天地,我们整个姜氏一族的人,默默的付出了好几千年的时间, 要是轮到守护和付出,在这个世界上有谁能够和我们姜氏一族相提并论, 所以,我一脸郑重的对着雍大将军说道:“大将军,如果您相信我的话,就把守护这方天地,守护你的父老乡亲,让他们生活的更加美好的任务交给我吧,” “我可以向您保证,你所做的,我一定能够做到,而且我还可以做的更好,” 虽然我的眼睛里充满着真诚,但雍大将军却很难相信我凭什么会帮他守护这方土地,帮他守护他的父老乡亲, 就这样,在和我相顾对视了片刻之后,雍大将军很认真的对我说道:“和你一起的那些人,我全部都能看透,他们过去所做的事情,和他们内心里面的想法,我全都知道,” “我完全能够肯定,他们全都是好人,” “但你,我一点都看不透,所以在我看来,你要么是一个大仁大义之辈,要么就是一个大奸大恶之徒,” “让一个我不了解的人去守护我的父老乡亲,和生我养我的这块土地,你说我能放心吗,” 就像我爷爷和奶奶能知道我心里的想法一样,在实力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就很容易知道和自己的实力相差很大的人内心中的想法和脑海之中的记忆, 所谓看透一个人的灵魂,应该就属于这种情况, 而这就是雍大将军能清清楚楚的判断出那二十几个人全都是人渣和畜生的原因, 武顺和苏天他们和雍大将军相比,实力相差还是比较大的,所以雍大将军就很容易通过他们内心中的想法和脑海之中的记忆对他们的为人做一个了解, 但我的实力本身和雍大将军相差不是很大,再加上我天命之子的身份,雍大将军想对我这个人做一个了解,就不是一件那么容易能做到的事情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雍大将军对我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大放心, 而就在雍大将军直言不讳的对我的人品表达出了怀疑之时,黑色轿子里面的阎罗王却说道:“他连本王都能请来,你对他的人品还有所怀疑吗,”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不是有姜氏一族的人在守护的话,别说生你养你的这一方天地了,就连整个世界,早就成了修罗地狱了,” 而随着阎罗王这话一出口,雍大将军看着我的目光里立刻就充满了敬意, 在走到了我的面前没,对着我一躬到底之后,雍大将军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对着阎罗王说道:“阎罗王陛下,我可以投入到您的麾下,但我有一个条件,您必须答应我,” “如果您不答应我,那我和我手下的这帮兄弟,宁为玉碎,不为瓦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