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无形之蛊 - 天命神相

第四百六十章 无形之蛊

在不知不觉之间,我的相师等阶竟然提升到了地阶三品,这样算起来我也能算是一个高手了, 要知道我爷爷这个神相,也不过才是天阶九品,而我的相师等阶,距离我爷爷,才仅仅差了三阶而已, 可以说就算是在天道门内,实力比我强的人,也不会很多个, 如果换做现在的我,遇到了秦家的秦坎,我不能保证会把他虐成狗,但却绝对不会像以前那样,毫无招架之力的转身撒腿就跑, 也正是因为我有这个实力,在九黎族的大长老不出手的情况之下,我敢一个人单挑九黎族的好几个核心人物, 当然,除了对我自身的实力有信心之外,我最大的依仗,是蛋蛋这个亘古第一兽, 要知道九黎族的人最擅长的是蛊术,而这天底下所有的蛊,只要不脱离动物的范畴,在蛋蛋的面前恐怕都逃脱不了一个被它吞进肚子,变成粑粑的下场, 蛋蛋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在我全神贯注的操控着打神鞭狠狠的抽了二长老和黎猛他们三个人一鞭之后,蛋蛋就把二长老的两只蛇蛊咬在了嘴里, 这毕竟是在九黎苗寨里面,我要是用打神鞭打死了人,那就算我舅舅是九黎族的族长,恐怕他也不会放过我,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仅仅用打神鞭在二长老他们三个的肩膀上来了一下, 不过蛋蛋可不知道什么叫做顾全大局,这会儿把二长老的两条蛇蛊咬在了嘴里,就算是二长老在连连的摆着手,它也毫不客气的一口咬了下去, 而随着嘎嘣,嘎嘣两声响,二长老的两条蛇蛊全都被蛋蛋给咬成了两截,很快就被它给嚼碎了吞进肚子, 和三长老一样,这两条蛇蛊也是二长老的本命蛊,被蛋蛋把两条蛇蛊嚼碎了吞进肚子之后,二长老大叫了一声,连连的喷了两大口鲜血出来,受了很严重的内伤, 要知道在九黎苗寨之中,二长老的实力可是仅次于大长老和我舅舅这个九黎族的族长的,连二长老在我和蛋蛋的手下都吃了大亏,其他的人又怎么敢轻举妄动, 在这种情况之下,黎猛这些人就只能向大长老求援了, “大长老,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外人在我们九黎苗寨放肆,不管不问吗,” “大长老,我们被一个外人欺负的这么惨,难道你没看到吗,” 而面对着黎猛这些人的质问,大长老则很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我就说你们奈何不了他,你们非要自取其辱,这会儿被人给揍了,又怪起了我,” 说完这话之后,大长老云淡风轻的对我说道:“姜家小子,把你的打神鞭收起来吧,” 大长老给我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所以就算是蛋蛋不怕任何蛊虫,我也不敢在大长老的面前太过于嚣张, 既然大长老要我把打神鞭收起来,我就给他这个面子, 于是我说了声好的,然后就把打神鞭收了起来, 而在我把打神鞭收了起来之后,大长老坐直了身子一脸凝重的对着我说道:“姜家小子,你爷爷和你爸拐走了我们九黎族的两代圣女,如果你做了我们九黎族的女婿,那这笔账我们九黎族就不跟你们姜家算了,” “所谓父债子还,爷债孙还,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既然你不愿意做我们九黎族的女婿,那你爷爷和你爸所欠下的债,就只能由你来还了,” 大长老这样一说,我还真的是无言以对,谁让我爷爷和我爸拐了人家九黎族的两代圣女呢, 我算是彻彻底底的被我爷爷和我爸给坑了, 于是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我问着大长老道:“不知道大长老您打算让我怎样来还这个债呢,” 我这会儿其实已经想好了,如果大长老也和二长老三长老这些人一样,想置我于死地的话,那我就只能拼命了, 然而大长老却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给我讲起来有关九黎苗寨的历史, 只听见大长老说道:“当年涿鹿一战,老祖宗不帮自己人反而帮外人,让我们九黎族最终败给了当时的天下之主人皇轩辕氏和他所统治的部落,” “而就在战败之后,我们这一支九黎族人杀出了重围,躲进了深山丛林之中,” “不知道躲藏了多少年之后,在当时的大长老的带领之下,我们来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方,” “从此之后,我们这一支九黎族人就在这里安家落户,繁衍生息,渐渐的成为了一个非常强大的部落,” “可在过了几百年之后,当我们这个部落的人数达到了有好几万人之时,在距离我们寨子二十里远的一个山谷之中,突然间山崩地裂一般,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 “而从那个山洞出现之后,只要有活着的东西靠近,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都会被那个山洞给吸进去,和吞噬掉,” “而且那个山洞的吞噬能力在不断的加强,从最开始的几百米范围内,到后来的上千米,甚至好几千米范围内的人和动物,都会被那个山洞所吞噬,”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九黎族的许多人就向当时的大长老建议,让他带着我们另外找一个繁衍生息的地方,” “然而作为九黎族的大长老,我却很清楚的知道,在第一代的大长老带着我们这支九黎族仅剩的族民来到了这里之后,他老人家就立下了一个规矩,说我们九黎族的后代子孙,世世代代都要守护在这里,” “就这样我们九黎族的人又死守了几百年的时间,在这期间那个山洞的吞噬范围越来越大,我们九黎族有成千上万的人被那个山洞所吞噬,” “而就在我们九黎族的人悲观的认为,我们最终的下场是被那个山洞所吞噬,九黎一族从此之后就断绝尘寰之时,你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突然来我们九黎族造访,” 听大长老说到这里,我不由的暗自在想,连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都惊动了,那个吃人的山洞到底有什么惊天的秘密, 这时大长老继续说道:“你们姜家和我们九黎族其实都是神农一脉的后裔,算起来也算是同宗同源,所以,我们九黎族当时的大长老对待你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的态度很客气,” “接下来姜子牙就说他有办法用阵法封住那个山洞,让人无法靠近那个山洞方圆一里之内,但他提出的条件,却需要我们九黎族派出五千名勇士,跟随他去征讨当时的天下之主,” “为了我们九黎族的长期发展,当时的大长老答应了姜子牙的条件,几乎把我们九黎族的勇士全部都派去跟随他征战天下,” “而姜子牙也确实信守承诺,用阵法封住了那个吃人的山洞,让人无法靠近那个山洞,” “不过姜子牙所布下的阵法有一定的时效性,每隔上二十年左右,就要派人来重新加固阵法,” “这也是你们姜氏一族的人,每一代都会到我们九黎苗寨来一趟的原因,” 听大长老说到这里,我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 于是我就试探着问大长老道:“是不是我只要加固了那个阵法,让人不能靠近那个山洞,就算是还了我爷爷和我爸欠下的债,” 然而大长老却把头摇的像拨浪?一样的说道:“当年我们九黎族派了五千名勇士跟随姜子牙东征西战,作为交换条件,你们姜家的人帮我们封锁住那个山洞,是你们姜家人的义务和责任,” “仅仅加固阵法是还不了你爷爷和你爸所欠下的我们九黎苗寨的债的,” 而听到大长老的回答,我就有点儿弄不明白大长老的意图了, 不让我加固阵法,他这是想干什么, 难不成他和二长老三长老一样,也想要了我的命, 可如果要了我的命的话,没有我这个姜家子孙加固阵法,随着那个吃人山洞的吞噬范围逐渐扩大,九黎苗寨还能存在下去吗, 就在我正揣测着大长老的意图之时,只听见大长老说道:“如果你能去一趟那个山洞,让那个山洞从此之后不再吃人的话,那你爷爷和你爸拐走了我们九黎苗寨两代圣女的事,我们就不计较了,” “而且,你还会成为我们九黎苗寨最尊贵的朋友,” “以后无论你向我们九黎苗寨提出任何要求,我们都会答应,” 大长老这话一出口,我立马就把头摆的像拨浪?一样, 开玩笑,我们姜家的老祖宗都搞定不了那个吃人的山洞,只能用阵法封锁,我一个地阶三品的相师,又怎么可能让那个山洞从此之后不再吃人, 大长老让我去一趟那个山洞,他这分明是想要了我的命, 果然,在我把头摇的像拨浪?一样,连声说着我绝不会去之时,吐了两大口鲜血的二长老阴阴的笑着说道:“大长老当年和你奶奶订了亲,却被你爷爷那个混蛋给拐跑了,在我们九黎苗寨,还有谁比他更恨你们姜家人,” 听到二长老这话,我往大长老的脸上看去,只看到他的脸上还是那副云淡风轻之色,并没有任何变化, 我说:“大长老,你不会是那样的人吧,” 大长老淡然说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去一趟那个山洞,” “说不定你还能把前几天被吞进山洞的人,救出了一些呢,” 我说:“如果我不去呢,” 大长老冷笑着说道:“你要是去了,说不定还有一条活路,你要是不去,那你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因为从你进入到这个竹屋的那一刻,我就在你的身上下了无形之蛊,” 听到大长老这话,二长老和三长老,甚至我舅舅和其他几个九黎苗寨的核心人物,看着大长老的目光里全都流露出了一丝惊恐之色, 沉默了片刻之后,二长老结结巴巴的问着道:“大长老,您,您真的炼成了无形之蛊,” 只见大长老把眼睛一闭,高深莫测的说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无孔不入,无所不在,这才是蛊术的最高境界,” 说话间大长老轻弹了一下他的手指,我就感觉我的心脏部位好像被捅了一刀一样, 那种疼痛的滋味,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