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逆天之人 - 天命神相

第四百七十章 逆天之人

虽然对天命之子的身份我并不看重,我一直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普通人来看待, 但对我的相师等阶和功德,我就看的非常重了, 要知道只有我的相师等阶提升到了天阶,我才有救活陈婉秋的机会,我才有机会见到我的父母, 我辛辛苦苦的达到目前的相师等阶很不容易,我可不想一夜回到解放前,因为功德有损让我的相师等阶掉落, 而且一旦我的相师等阶掉落,让我意识海中的功德金光消失的话,我的这条小命儿,也就到了玩完的时候, 我还有太多太多的心愿没有完成,我可不想被蚩尤这货给吞噬掉,消失在这个天地之间,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又岂能不紧张, 我的身体又岂能不颤抖, 而蚩尤这货在我的意识海之中,无论我的脑海之中有什么念头,他都会在第一时间感应到, 这会儿感受到了我脑海之中的念头,蚩尤这货哼了一声道:“你的功德金光要是消失了的话,我早就侵入了你的意识海了,还会等到现在,” 听到蚩尤这话,我那紧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但我意识海中的功德金光没有消失,我的相师等阶会不会掉落呢, 想到这些,我一脸尴尬的对李宛璐说道:“宛璐你别乱说,我和秦楚楚能有什么事,” 接下来我都不敢看李宛璐的眼睛,以身体有点累为借口,说要返回玉华小区休息, 武顺他们一帮人这会儿正喝酒喝的兴高采烈的时候,见我要回去也没人拦我, 而就在我离开餐厅往外走的时候,李宛璐盯着我的背影看了许久,然后自言自语着道:“难道他和秦楚楚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事,” 紧接着李宛璐显的有些兴奋的说道:“看来这段时间研究《大周天神术》,让我的相术提高了不少啊,” 原来李宛璐加入了天机门之后,我们两个相互之间经常在相术上做一些印证和探讨,我把《神相天书》中所记载的《大周天神术》也传授给了她,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李宛璐才认为她之所以能算到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情,是因为她把《大周天神术》和他们李家的相术取长补短的综合到了一起,让她的相术提升了不少, 而就在李宛璐沾沾自喜着之时,我用最短的时间返回了玉华小区, 这会儿时间已经快到十一点了,我只需要修炼完我们姜家祖传的吐气吸纳功法,就能够知道我的相师等阶究竟是会提升还是会掉落, 仅仅救出了十七个驴友,对于提升到地阶二品,我是根本就不敢有这个想法,我只希望我能保住地阶三品,不会掉落到地阶四品,甚至地阶五品, 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救了整整十七条人命,就算是我把秦楚楚这个天命之女给咔嚓了,也不会让我的功德大损,从而让我的相师等阶掉落吧, 抱着这种想法,我在匆匆忙忙的洗了个澡之后,就把门从里面关了起来,盘腿坐在床上修炼起了我们姜家祖传的功法, 和平时一样,我修炼了整整的两个小时, 而在修炼完毕之后,我急忙用内视之法检查起了我身体之内的相气,和我的相师等阶, 这一检查所得出来的结果,让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和我所预料的一样,或许是因为我救了那十七个驴友,或许是因为我让九黎苗寨的那个山洞从此之后不会再吞噬人命,也或许是秦楚楚和我之间有一定的因果,,,,,, 所以就算是我把秦楚楚这个天命之女给强行咔嚓了,我的相师等阶并没有掉落, 当然,天道是非常的公平公正的,无论我和秦楚楚之间有什么样的因果,就算是那会儿我已经化身成魔了,我对秦楚楚做下的事情肯定是有损于我的功德, 在功过相抵之下,我的相师等阶没有提升就再也正常不过了, 而这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天大的惊喜了, 但有一点我想不明白的是,既然我的相师等阶没有掉落,就说明我这个人在某种程度上还是被天道所认可的,那为什么我天命之子的身份,会被天道所不承认了呢, 虽然李宛璐的相术很有可能提高了不少,但只要我的身份是天命之子,她就没有理由能捕捉到我的命运轨迹, 而李宛璐能清楚的算到在我身上所发生的事情,那就说明我天命之子的身份,很有可能不为天道所承认,甚至被天道给剥夺了, 而就在我为此而大为不解之时,蚩尤这货的声音通过意识传进了我的脑海之中, “小子,想不想知道你天命之子的身份为什么不为天道所承认,” 听到蚩尤这话,我立马就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 “是不是因为你,肯定是因为你这个混蛋,”我在意识中怒问着蚩尤道, 蚩尤嘿嘿的笑着,有些得意的说道:“小子你猜对了,但是没有奖励,” 说实话,蚩尤这混蛋如果在我面前的话,就算是明知道打不过他,拼了命我也会跟他打一场, 但这会儿他在我的意识海之中,听着他那得意的笑声,嚣张的话语,我就算是气的半死,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为什么因为你这个混蛋,我天命之子的身份不为天道所承认,”我在意识中问着蚩尤道, 蚩尤这货粗鲁的说道:“天命之子算个叼,如果不是老祖宗在背后阴我,轩辕氏那个天命之子还不是会被我给虐成狗,” 我哼了一声说道:“虽然你不把天命之子放在眼里,但轩辕氏要不是天命之子,老祖宗又怎么可能会帮他而不帮你,你最终被轩辕氏这个天命之子给砍成了六截,” 被我说到了蚩尤的痛处,蚩尤在我的意识海之中就开始咆哮了起来, “小子,不要以为天命之人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最看不起的,就是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天命之人,” “你和那个叫什么秦楚楚的,不是天命之人吗,还不照样被老子我玩弄于股掌之间,让你们在我的面前上演了一出好戏,” 听到蚩尤这话,我差点儿被气炸了, 如果不是蚩尤这混蛋,我怎么会犯下那样的错误, 但除了怒骂他之外,对蚩尤这混蛋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蚩尤,你这个混蛋,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在失败者之中,你特么的是最成功的一个,” 听到我的怒骂和嘲讽,蚩尤彻底的陷入了愤怒之中, 不过我拿蚩尤没办法,蚩尤他拿我也没办法, 他只能跟我用语言来交锋, 只听见蚩尤咬牙切齿的说道:“小子,让你的命运被天道所掌控,你就像一个蝼蚁一样,像一条狗一样,你有什么可得意的,” “有本事你就像老子一样,做一个逆天之人,” “就算是天道想掌控我的命运,我都要说一声去他妈的,” “我他妈的就不相信,人就胜不了天,” “天道不承认老子,老子就逆天而行,上辈子没有逆天成功,这一次我一定要成功,” 说到这里,蚩尤突然沉默了下来, 沉默了片刻之后,蚩尤问着我道:“有我这个逆天之人在你的意识海之中,随时都有可能会取代你,你觉的天道还会承认你天命之子的身份吗,” 原来我天命之子的身份不为天道所承认的原因,是因为蚩尤这货是个逆天之人, 但蚩尤这货的话虽然很粗鲁,我竟然无言以对, 甚至有些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