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麻衣陈家,开封邵家 - 天命神相

第四百七十三章 麻衣陈家,开封邵家

王家不过是秦家的一个附庸家族,在天道门内部的地位和姚家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上的, 虽然就连秦楚楚在王家家主的面前表现的比较恭敬,管他叫王叔叔,但王家家主却很清楚的知道,天道门三大家族任何一家的嫡系,身份都比他这个王家家主要高, 这会儿我无视了姚远这个姚家嫡系,却主动跟王家家主打起了招呼,可把姚远这货给气坏了, 王家家主自然是顾忌到姚远的面子,他并没有主动跟我搭话,而是往姚远的脸上看去, 姚远这货很不满的哼了一声,然后对我来了一个怒目而视, 对于姚远这样的货色,我根本就无所畏惧,面对着一脸怒意的他,我却微微一笑, “王家主,这大清早儿的你们前来所为何事呢,难不成你想让我给你看相算命,或者看风水,” 我还是无视了姚远,笑着对王家家主说道, 而听见我这话,姚远对我的怨恨和怒火,瞬间就爆发了出来, 只见姚远一脸怒意的用手指指着我说道:“姜一,你小子别太狂,我今天是专门来收拾你的,” 而见姚远直接把他的目的挑明了,我这才故作惊讶的说道:“没想到姚兄你也来了啊,我竟然这才发现,不知道我那里得罪了你,要让你专门来收拾我呢,” 他这一个大活人站在我的面前,我却睁着眼睛说瞎话,说竟然才看到他,听到我这话后,姚远被气的脸上的肌肉都一抽一抽的, 而跟姚远一起来的那个女的,却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梨花乱颤的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姚远被我给气了个半死,这会儿见那个女的大笑了起来,就一脸不悦的怒斥起了那个女的, “小雨,你笑什么笑,要是早知道你这样,我就不带你来,” 而面对着姚远的怒斥,那个女的却撅着嘴说道:“我又不是跟着你来的,我是跟着大哥来的好不好,” 听到姚远和这个女的的对话,我基本上算是弄清楚了他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 看来这个叫小雨的女孩应该是姚远的妹妹,而那个和姚远长的有点儿像的,应该是姚远的大哥, 至于他们三个之间是亲兄妹还是堂兄妹的关系,那暂时就不得而知了, 这时姚远见拿他妹妹没有办法,就只能向他大哥投以了求助的目光, 而见此情形,姚远大哥把脸一沉,对着小雨说道:“小雨你别闹,难道你忘了来之前我给你交代过的话吗,” 听见她大哥这话,小雨有点儿不高兴的说道:“我不就是笑了一下吗,连笑都不让人笑了啊,” 姚远和他大哥对小雨好像都没有办法,兄弟两个相顾对视了一眼,在苦笑着摇了摇头之后,姚远又重新把他那凌厉的目光投向了我, 当然,姚远的目光虽然凌厉,但对我来说却造不成任何影响, 这时姚远瞪着我说道:“姜一,你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楚楚的事情,会让她那么恨你,” 听到姚远这话,我不由的有点儿心虚,往李宛璐的脸上看了一眼,却看见她的脸上流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接下来我急忙收回了目光,和姚远相顾对视,针锋相对的说道:“我对秦楚楚做了什么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姚远恶狠狠的说道:“楚楚打电话给我,她说只要我能让你天机门的店铺开不成,能把你狠狠地教训一顿,她就会考虑嫁给我,” “肯定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才会让她用这种方式来报复你的,” 姚远这货毕竟是世家子弟,他的智商和情商绝对够用, 虽然秦楚楚摆明了是在利用他,但他却不难想到秦楚楚为什么会利用他的原因, 肯定是我和秦楚楚之间的关系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让秦楚楚突然之间想到了利用他来报复我, 站在姚远的角度,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关系出了问题,十有八九是我做出了什么对不起秦楚楚的事情, 虽然站在姚远的角度,只要能把秦楚楚娶进他们姚家,让他做任何事情他都不会犹豫, 但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他自然是想弄清楚,我和秦楚楚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然,我肯定不会告诉姚远,我把秦楚楚给那啥了,而且还是在秦楚楚不愿意的情况之下,强行把她给那啥了的, 毕竟这牵扯到秦楚楚清白和秦家的面子,如果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出来,那恐怕我立刻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所以我并没有正面回答姚远,而是铿锵有力的告诉他,无论他打算用什么样的方式让天机门的店铺开不成,或者教训我一顿,我全部都接下来就是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姚远就只能用他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了, 只见姚远对着他身旁的两名中年男子分别拱了拱手,然后一脸恭敬的说道:“陈家主,邵家主,接下来就看你们两个的了,” 其实从天机门的店铺里面出来之后,我就一直都在观察着这两个人, 这两个人无论是从他们身上无形之中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子气势,还有他们两个的穿着打扮,都隐隐约约的给人一种高深莫测之感, 这会儿就算是天道门三大家族的姚家嫡系姚远,在这两个人的面前都表现出了一副恭敬之色,让我对这两个人的身份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尤其是当姚远称呼了他们一声之后,我基本上算是确定了这两个人的身份, 被姚远称之为陈家主的那个,穿着一身麻衣长衫,他的年龄我看最多有个五十岁的样子,但他却把自己打扮的像个七十岁的人,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人的身份,应该是相术世家,麻衣陈家的家主, 而被姚远称之为邵家主的那个人,穿着一件灰色的中山装,长相非常的端庄肃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人应该是另外一大相术世家,开封邵家的家主, 麻衣陈家据说和宋朝的那位陈抟老祖有关,在过去的这一千多年以来,麻衣陈家的麻衣相术,在相术界可是有着非常高的地位, 而开封邵家同样也是传承自宋朝的一代相术大师邵康节,邵家的梅花易数可是闻名天下的相术, 虽然这两大相术世家都隶属于天道门,但想把这两大相术世家的家主同时请来,却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 为了让天机门的店铺开不成,姚远竟然请来了这两大相术世家的家主来砸场子, 看来为了让姚远把秦楚楚娶进门,姚家还是下了不小的功夫的, 但姚家却并不知道,秦家一直都在利用他们姚家,就连他们姚家的嫡系子弟,都被秦家给抓去了做实验, 就连他们姚家的血脉,都被秦家给克隆了, 而就在我正想着这些之时,随着姚远这货退了一步,穿着一身麻衣的陈家主往前走了一步,走到了我的对面, “鄙人乃是麻衣陈家的陈福堂,还请小姜先生不吝赐教,” 穿着灰色中山装的邵家主同样也往前走了一步,对着我拱了拱手说道:“鄙人乃是开封邵家邵伟华,也想跟小姜先生讨教一番相术,” 果然,我猜的一点都没错,这两个人就是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家主, 而就在我正打算和这两个人寒暄一番之时,李宛璐竟然有些激动的往我身边靠了靠,主动跟这两个人打起了招呼, “原来是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人,你们陈家的麻衣相术和邵家的梅花易数我早就想领教一番了,我是天机门的李宛璐,不如就由我先向你们两个请教一番吧,” 在我们天机一脉的人很少现世的情况之下,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在相术界可以说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我的身份是天机一脉的当代传人,在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家主眼里,或许还有那么一点地位, 但李宛璐是一个女的,而且在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家主眼里,她根本就是一个无名之辈, 这会儿听到李宛璐竟然要向他们两个请教一番,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家主两个人的脸色当时就变了, 这在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家主看来,李宛璐之所以表现的这么无礼,完全是因为我这个天机门的门主没有把他们两个放在眼里的缘故, 不过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家主对李宛璐不了解,但我对李宛璐可是知根知底的, 首先论身份,他李淳风唯一传人的身份就一点都不比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家主的身份差, 其次论相术水品,在李宛璐把我传授给她的《大周天神术》和他们李家的家传相术结合之后,她的相术最近大有提高, 只要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家主没有达到神相那个级别,李宛璐无论是相师等阶还是相术水平都不会比他们两个差的, 而且李宛璐是天机门的人,既然她提出了这个要求,我这个天机门的门主自然是要站在她的一边,不能驳了她的面子, 于是我就刻意对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家主介绍了一番李宛璐的身份, “陈家主,邵家主,宛璐是李淳风一脉的唯一传人,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她的相术修为,并不在我之下,” 只要是相术界的人,对于袁天罡和李淳风的大名自然是有一定的了解, 在听到我说李宛璐是李淳风的唯一传人之后,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家主看着李宛璐的目光马上就变了, 之前他们两个看着李宛璐的目光里充满了不屑,但这会儿他们两个已经把李宛璐当成了和自己一个级别的人对待了, 在盯着李宛璐看了片刻之后,麻衣陈家的家主率先说道:“没想到今天竟然能碰到李淳风一脉的传人,真是幸会啊,” 开封邵家的家主说道:“李淳风一脉的五行神掌在我们相术界那可是大大的有名,看来今天有机会领教一番了,” 这时王家家主一脸不悦的对李宛璐说道:“宛璐,如果你还把我当作你的长辈的话,今天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掺和进来,” “如果你执意要掺和进来,那从今天起,我们王家和你们李家之间几百年的渊源,就画上一个句号吧,” 而见此情形,李宛璐先往王家家主看了看,然后往我的脸上看来,好像一时之间很难做出决定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