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相术之斗 上 - 天命神相

第四百七十四章 相术之斗 上

陕西王家之所以在陕西的这一亩三分地上成为一个豪门世家,其实和李宛璐所在的李家有很大的关系, 当年要不是李宛璐的祖先帮王家的祖先找了一个风水宝地,根本就不会有王家的今天,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在过去的几百年之中,王家和李家一直走的很近,这两家之间可以说是渊源颇深, 但李家的祖先李淳风泄露天机太多,导致李家的人丁一直都不是很兴旺,现如今只剩下了李宛璐一个人, 而对于李宛璐来说,虽然她加入了天机门,但她还是把王家家主当成了一个长辈,当成了一个她的亲人,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王家家主才以他们两家之间的关系来威胁李宛璐,让李宛璐不要掺和进来, 我这会儿见李宛璐面露难色,而且我也不想破坏李宛璐和王家家主之间的关系,就决定自己应战, 而就在我正打算开口让我自己来应战之时,王家家主说了一句话,反而让李宛璐下定了决心, 只听见王家家主说道:“宛璐,作为你的长辈,就冲着你叫我一声王伯伯,我劝你现在就离开天机门,加入天道门,” “因为天机门,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 听到王家家主这话,李宛璐的面色一沉,然后反问着王家家主道:“王伯伯,我是您从小就看着长大的,您觉的我是那种轻易就放弃自己的理想和追求的人吗,” “或者您认为我是那种不愿意和自己的伙伴共同承担风险的人,” 被李宛璐这样一问,王家家主就很难反驳李宛璐的话了,因为以他对李宛璐的了解,李宛璐确实不是这样的人, 而这时李宛璐继续说道:“您认为我留在天机门马上要大祸临头了,但我却认为,如果我退出了天机门,加入了你们天道门,我才会真真正正的大祸临头,” 李宛璐这样一说,基本上已经算是表明了她的态度,这就等于她一点面子都没有给王家家主, 而见此情形,王家家主有些怒羞成怒的说道:“既然这样,那从此之后,我们王李两家的渊源,就算是到此为止,” “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儿,就别怪王伯伯我不帮你,” 李宛璐闻言有些无奈的说道:“王伯伯,这些年承蒙您的照顾,宛璐我一直都记在心里,如果你们王家出了什么事儿,我还是会帮您的,” 其实在我看来,李宛璐的这番话发自肺腑,完全是出自本心,但听在王家家主的耳朵里,却好像是李宛璐在讽刺他们王家一样, 于是王家家主冷哼了一声,说他们王家怎么可能会出事, 就算是他们王家出了什么事,也不用李宛璐帮忙, 对于王家家主的态度,李宛璐并不在意,在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之后,李宛璐拱了拱手,然后对着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两位家主说道:“就让宛璐向你们二位请教一番吧,” 听到李宛璐这话,麻衣陈家的家主却把目光往我这边看来,然后问着我道:“小姜先生,你认为李小姐能代表你们天机门吗,”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我们天机门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够代表天机门,” 而随着我这话一出口,李宛璐露出了一丝感动之色,冲着我微微点了点头, 这时麻衣陈家的家主说道:“既然您认为李小姐能代表天机门,那她如果输给了我们两个,她是否可以代表天机门答应我们两个一个条件,” 对于麻衣陈家的家主这话,我还没有发表意见,李宛璐就问着道:“你们想要我们天机门答应什么条件,” 开封邵家的家主说道:“我们两个这次前来,主要的目的是跟小姜先生切磋一下相术的,如果你们天机门一方输了,那只要有我们两家弟子出现的地方,你们天机门的人都不能出现,” 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在相术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可以说在江湖上靠看相算命吃饭的人之中,十个里面至少有七八个和这两家有关系, 在西安城隍庙这范围内,就有不少人打着麻衣神相和梅花易数的招牌, 而这些人多多少少都和这两家有点关系,算起来也算是这两家的弟子, 这样一来我们天机门和这两家的相术比斗要是输了,摆明了就是让天机门关门大吉, 而且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弟子遍布天下,如果这场相术比斗输了,那天机门不仅在西安不能开店铺了,就连在全国各地的任何一个地方,恐怕都不能开店铺了, 目前而言整个天机门的运作完全靠天机门店铺赚来的钱,如果连店铺都开不成,那天机门就算是完蛋了, 所以面对着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家主提出的这个条件,李宛璐瞬间就感觉到压力山大, 虽然她对自己的相术水平有着充足的信心,但开封邵家和麻衣陈家在相术界同样也是地位非凡,万一她要是输给了这两大家主,那这个责任她可承担不起, 在这种情况之下,为了安全起见,李宛璐还是决定让我和这两大相术世家的家主来比斗一番, 而就在李宛璐正打算把我推在台前之时,我却对着李宛璐说道:“宛璐,你的相术水平并不比我逊色,甚至在某些方面,你比我还要厉害,你就放心大胆的向两位家主请教一番吧,” 说着话的同时,我给了李宛璐一个充满?励的眼神, 李宛璐的性格本来就大大咧咧的,有点儿像个男孩子一样,这会儿见我对她这么信任,就没有再矜持,而是露出了一脸的自信之色, “老大,你就放心吧,我不会给咱们天机门丢人的,” 说这话时李宛璐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丝感动之色,此时此刻的李宛璐,已经彻彻底底的把她当成了天机门的一份子, 接下来李宛璐冲着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家主抱了抱拳,然后对着他们二人道:“就让晚辈后学李宛璐,向两位相师界泰山北斗的人物来请教一番吧,” “不知两位家主,那一位先来指点宛璐一番呢,” 说这话时李宛璐的双眸之中战意凛然,颇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 就算是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两大家主这种高深莫测的人物,这会儿面对着李宛璐之时,也有点儿无法做到淡定从容了, 要知道正如李宛璐所说,他们两个可是相术界泰山北斗的人物,但李宛璐目前来说在在相术界之中却是一个无名之辈, 虽然李宛璐李淳风一脉唯一传人的身份摆在那里,但在目前的相术界,对李淳风一脉了解的人却并不是很多, 所以李宛璐如果输给了他们两个,那是一件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他们两个如果输给了李宛璐,那李宛璐在相术界之中的地位,恐怕瞬间就会上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而他们两个,却会成为被李宛璐踩着他们两个上位的踏脚石, 所以这两大家主在相顾对视了片刻之后,麻衣陈家的家主陈福堂对开封邵家的家主说道:“刚才邵老弟说你们开封邵家的梅花易数和李淳风的一脉的五行神掌有异曲同工之妙,那不如邵老弟你先来吧,” 被麻衣陈家的家主这样一说,开封邵家的家主就只能苦笑着点了点头, “李小姐,那就让我请教一番你们李家的五行神掌,” “不过咱们两个之间,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分出高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