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明知不可为而为 - 天命神相

第四百七十八章 明知不可为而为

天道门三大家族,之所以能在天道门内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是因为这三大家族的每一家都有一位天阶高手坐镇、 而天阶高手,就相当于仙一级的存在, 这会儿听到我说我爷爷成就了神相之位,作为麻衣陈家这个相术世家的家主,陈福堂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天阶神相究竟有多么恐怖, 甚至在麻衣陈家的家主看来,当一名天阶神相的手段尽出之时,同样级别的天阶高手绝对不是对手, 我的背后有一位天阶神相,有一位这么吊炸天的存在,但他却跟着姚远来找我的麻烦,这万一要是触怒了我爷爷,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所以,站在麻衣陈家家主的角度,他必须消除和我之间的误会, 考虑到这一点之后,麻衣陈家的家主就以姚远这个蠢货为借口,先和姚家划清了界限,然后向我主动示好,邀请我去他们麻衣陈家做客, 而对于我来说,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麻衣陈家的家主主动向我示好,我自然是不会拒绝, 于是我双手抱拳,态度客气的对着麻衣陈家的家主说道:“对麻衣陈家我仰慕已久,只要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到陈家去拜访的,” 而听到我这话,麻衣陈家的家主笑着说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人才出,恐怕用不了几年时间,我们相术界又要出现两名天阶神相了,” 李宛璐也就二十几岁的年龄,她的相术水平却已经达到了和开封邵家的家主不分上下的地步, 而我的年龄比李宛璐还要小几岁,但我的相师等阶却还在李宛璐之上, 换句话说我的相术修为比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家主还要高一点, 我们两个这样的年龄,在相术修为上却能达到这种程度,这在相术界来说,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所以在麻衣陈家的家主看来,我和李宛璐成就天阶神相之位,是没有任何悬念的, 但麻衣陈家的家主却万万没有想到,在短短的几年之后,我们天机门内成就了神相之位的,可并不仅仅只有我和李宛璐两个人,,,,,, 接下来麻衣陈家的家主转身就走,对于姚家的人和王家的人连搭理都没有搭理, 被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两大家主骂成了蠢货,姚远这货又把所有的怨恨全部都转嫁到了我的头上, 这会儿的姚远,可以说对我有三江四海五湖之仇,如果说目光能杀人的话,姚远投向我的目光,早已经把我碎尸万段了, “姜一,我劝你老老实实的把店关了,好好的去念你的书,” 一脸杀意的瞪着我,姚远咬牙切?的说道, 我实在想不明白,姚远这货他到底那里来的勇气和自信, 就凭着他带来的这几个人,能让我把店关了吗, 这就难怪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家主骂他蠢货了, 想至此,我针锋相对的问着姚远道:“如果我不关店呢,” 姚远怒道:“如果你不关店,那我就砸了你的店,废了你的人,看你在我的面前还怎么嚣张,” 而听到姚远这话,我不由的笑了,姚远这是癞蛤蟆打喷嚏,可真是口气不小啊, 就凭着他,或者他带来的这几个人,想砸了我的店,废我的人,他也太小看了我一点, 一念至此,我沉着脸问着姚远道:“你确定要砸我的店,废我的人,” 姚远刚想说话,那个小雨叫大哥的男子却主动说道:“小远你少说两句,还是让我和姜一来说吧,” 听到这话,在看了一眼这男子之后,姚远哼了一声,并没有再说什么, 接下来小雨叫大哥的男子和小雨两个人往前走了两步,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叫姚辉,姚远是我堂弟,很高兴能认识你,” 说着话的同时,这位姚远的堂兄很友好的向我伸出了他的右手, 我这人就是这样,别人怎样对我,我就怎样对人, 姚远的这位堂兄对我表现的很客气,我同样对他也表现的很客气, “我也很高兴能认识姚兄,不知道姚兄有什么指教呢,” 握住了姚辉的右手和他说话的同时,我往他的脸上仔细的看了看, 而这一看,却让我从姚辉的脸上竟然看出了不少的东西, 只见姚辉的山根低陷发青,脸色苍白,双目无神,这说明他前段时间恐怕被人给拘禁过, 作为天道门三大家族的姚家嫡系,像姚辉这种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被拘禁呢, 这时姚辉说道:“姜一,虽然我们两个是萍水相逢,第一次见面,但我却有一种和你相见恨晚的感觉,” 听到姚辉这话,我微微的一笑,结合我所看的姚辉的面相,对于姚辉的情况我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我说道:“我和姚兄也有着同样的感觉,不过看姚兄你的气色不是很好,你的身体可需要好好的调养一下啊,” 这时那个叫小雨的女孩插言说道:“我大哥从小就体质弱,再加上前段时间他还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大半年,他的气色看上去能好就怪了,” 小雨这样一说,我完全就能够肯定,被秦家抓去做实验的,必然是姚辉无疑, 看来在我完成了九黎苗寨的任务之后,秦家把姚辉也放了出来, 这样算起来姚辉能重获自由和我有很大的关系,这就难怪他对我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看来我们远古八族的传人之间还真的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而就在我正胡思乱想着之时,姚辉一脸认真的对我说道:“姜一,我说我跟你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这并不是客气话,” 我同样也很认真的点了点道:“我对姚兄你也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我这也不是客气话,” 而见我一脸认真的样子,姚辉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既然你把我当作朋友,那我就跟你说句肺腑之言,”姚辉说道, 我说:“姚兄你尽管说,” 接下来姚辉往王家家主和其他两个一直都没有说话的中年人的脸上看了一眼,然后这才说道:“据我所知,你建立天机门的目的和天道门一样,也是为了维护天道公正,守护人族安危,” 对于姚辉这话,我并没有否认,而是点了点头, 而姚辉见我点了点头,却长叹了一口气, 随后姚辉说道:“姜一,天道门有好几千年的底蕴,难道你认为你所建立的天机门,能和天道门分一杯羹,” “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难道你就不懂吗,” 姚辉这话一出口,姚远这货看着我的目光里当时就流露出了明显的鄙夷之色, 甚至不仅姚远,王家家主和那两个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的中年人,脸上都浮现出了一抹不屑之色, 其实姚辉说的一点都没错,就连我自己都很清楚,以天机门目前的规模和实力和有着几千年底蕴的天道门根本就不是同一个重量级别的, 而根据姚辉所说的话和他的语气,看来受到了秦家的影响,天道门已经容不下还没有成气候的天机门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面对着天道门的打压,天机门能够支撑多久, 就算我今天能顶得住他们姚家的这一波,当天道门内的三家十派,以及其他那些家族同时都向天机门发难之时,我还能顶的住吗, 但在我看来,人一辈子有时候却需要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精神, 只有这样,才能成就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