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 天命神相

第四百九十五章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因为我明确的告诉婉安,我需要她爸做出一个决定, 所以夏覆海和两名夏家族老在到了龙泉山庄之后,就直接来了我住的房间, 而这会儿在房间里面,只有夏覆海和夏家的两名族老和我四个人, 作为夏家这个千年世家的家主,夏覆海自然是知道这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站在夏覆海的角度,他认为如果他想让我诚心诚意的帮他保住夏家的家主之位,那他必须得答应我所提出的条件, 我要整个夏家都加入天机门,在夏覆海看来是一件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过我要是和大魔王蚩尤牵扯到了关系,那他就需要好好的衡量一番了, 所以,在我的话说出口之后,夏覆海虽然没有表示很意外,但他却并没有立刻做出回答, 沉默了片刻之后,夏覆海对两位夏家族老说道:“三叔,四叔,你们两个能不能先回避一下,我有句话想单独问一下小姜先生,” 其实两位夏家族老早就猜到了夏覆海想问我什么,但大魔王蚩尤牵扯太大,夏覆海却不想让他们两个牵扯进来, 说白了,就是无论我做出任何一种回答,夏覆海都没打算让这两名夏家族老知道,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夏覆海对我的一种保护,也是对两名夏家族老的一种保护, 由此可见,做为一个千年世家的家主,夏覆海绝非是一个简单人物, “那我们到外面守着,不让任何人靠近,” 夏家的两名族老自然是能够理解夏覆海的一片苦心,一脸恭敬的答应了一声之后,就转身走出了房间, 而在等到那两名族老从房间里面走出去之后,夏覆海又盯着我从头到脚的又打量了起来, “姜一,我希望你能实话实说,你和大魔王蚩尤之间,究竟有没有关系,” 盯着我打量了许久之后,夏覆海终于把他想问的问题问了出来, 其实对于夏覆海提出这个问题,我早就有了思想准备, 但我却一直都没有想好,我是应该告诉夏覆海事实真相呢,还是欺骗夏覆海,说我和大魔王蚩尤没有关系, 而这会儿当夏覆海主动问了出来之后,我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夏家主,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我问着夏覆海道, 听到我这话,夏覆海的眉头一皱,脸色变的有点儿难看, 其实我这个回答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说明了什么,夏覆海是不难听出我话里的弦外之音的, 所以又沉默了许久之后,夏覆海几乎是咬着牙?问着我道:“我现在只想知道,你还是不是以前的那个姜一,” 当夏覆海问出这番话之时,我竟然非常的感动,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从夏覆海脸上的表情和他问话时的语气里,我感受到了他对我的关心, 很显然,夏覆海把我当成了婉安的朋友,把我当成了一个他的晚辈, 一念至此,我态度很恭敬的对夏覆海说道:“我还是以前的那个姜一,谢谢你,夏伯伯,” 看着我一脸恭敬的态度,听见我对他的称呼,夏覆海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才放下了心来, “那你告诉我具体是怎么回事吧,”夏覆海说道, 接下来我就把有关那次九黎苗寨的任务经过和大魔王蚩尤在我的意识海之中的情况全部都告诉了夏覆海, 甚至连我为什么会对秦楚楚做出那种事的原因和过程我全部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夏覆海, “夏伯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绝对不会让蚩尤吞噬了我的灵魂,占据我的身体的,” 听到我所说的这番话,我意识海中的蚩尤很不满的哼哼了好几声, 但夏覆海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接下来夏覆海和我相顾对视,然后正色说道:“姜一,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有点儿难听,但你必须要接受,”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让夏覆海继续说, 夏覆海就直言说道;“如果你一直是你,不会受到大魔王蚩尤的影响,那只要你帮我保住了我的家主之位,保住了我们夏家,我们夏家加入天机门,没有任何问题,” “但如果你的心性受到了大魔王蚩尤的影响,做出了什么违反常理的事情,那我们夏家不仅会退出天机门,而且还会成为天机门的敌人,” 对于夏覆海的这副态度,我表示非常的认同,他能把丑话说在前面,就足见他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 于是我对夏覆海说道:“夏伯伯,对于现在的天机门而言,确实非常需要夏家的支持,但就算是你不愿意让夏家加入天机门,站在婉安朋友的角度,我们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无论我这番话是发自肺腑还是客套话,夏覆海听了都非常的高兴, “姜一,就冲着你们对我们家婉安的这一番情谊,我们夏家就没有理由不加入天机门,” “三天之后的上午,我会专门派车来接你们的,只要你帮我保住了家主之位,帮我保住了夏家的千年传承,我们夏家就会成为天机门的夏家,而不是天道门的夏家,” 说完这番话之后,夏覆海大声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 而且一边笑着,夏覆海一边往房间外走去, 而看着夏覆海那魁梧的背影,我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以马家家主的消息之灵通,他是不可能不知道周家因为我和大魔王蚩尤有牵扯,所以来找我的麻烦,而且差点儿把我给干掉了的, 马天雄那么老奸巨猾的人,他对我和大魔王蚩尤之间的关系就没有产生一点怀疑吗, 但他为什么只字未提呢, 难不成我和大魔王蚩尤之间的关系,都在老谋深算的马天雄的算计之中, 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想到了这一点之后,让我隐隐约约的有一种被马天雄给算计了的感觉, 但此时此刻,我却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我们四个人把成都市内的名胜古迹全都逛了一遍,把成都的各种小吃美食,全部都吃了一遍, 这两天来黎月这丫头死死的缠着我,就像一个牛皮糖一样,无论我走到那里,她都会主动挽着我的胳膊,就算是我想尽了一切办法,都很难把她甩开,,,,,, 或许是因为受到黎月这丫头的影响,叶罗妮有时候有意无意的也会主动挽住貅爷的胳膊, 貅爷起初是拒绝的,但在他拒绝了好几次之后,当叶罗妮露出了一脸的委屈之色,眼睛里面有泪花在打转之时,貅爷只能一脸无奈的主动伸出了他的手, 而当看到貅爷主动伸出了他的手,叶罗妮当时就破涕为笑,这丫头竟然没有挽住貅爷的胳膊,而是直接握住了貅爷的手, 被叶罗妮握住了手,貅爷这个道上混的老大级人物,竟然脸红红的,就好像喝了酒一样,,,,, 就这样,我们四个人度过了愉快的两天时间,而在这两天时间之内,考虑到婉安的安全和我们四个人的突然出现给夏翻江所带来的震惊,夏覆海并没有让婉安陪着我们, 第三天上午八点,婉安亲自开着那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来接我们, 大概九点钟左右的样子,婉安把车开到了他们夏家的练武场, 而当我们四个人从车上走了下来之时,夏明远和夏翻江父子两个第一眼就看到了我, “姜一,你怎么来了,” 夏明远问这话时咬牙切?的,脸上一脸狰狞, 他看着我的眼神就好像我跟他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