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七色七虫七情花 - 天命神相

第五百零一章 七色七虫七情花

这名夏家族老很清楚的知道,在夏覆海的心目之中他有什么样的地位。 夏覆海或许能原谅别人,但却绝对不会原谅他! 站在他的角度,只有让夏翻江坐上夏家的家主之位,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才能保全!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迫不及待的站了出来,要替夏翻江打第四局生死擂台。 在这名族老看来,夏覆海这边现在所剩下的四个人之中,黎月和貅爷是最好对付的,其他的两名夏家族老,他就未必有把握能打赢。 而抽签所抽出来的结果,正好遂了他的心愿。 黎月这丫头看上去一副纯真可爱的样子,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甚至不要说这名夏家长老了,夏翻江这边的人全都认为他们能扳回一局。 黎月应该和婉安一样主动认输,连比武台都不用上去。 但黎月却微微一笑,轻轻一跳就率先跳上了比武台。 随后黎月站在比武台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那名夏家长老,一脸自信的说道:“想让我认输,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而听见黎月这话,宋金波这厮立刻就交代起了那位夏家族老。 “这个小妹妹我看上了,你可以打败她,但不能伤到她!”宋金波说道。 “宋少您放心,我夏良辰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让她乖乖的认输的!” 一脸得意的吹了个牛逼之后,这名夏家族老一抬脚就跳上了比武台。 “你说你有至少一百种方法让我乖乖的认输,那我说我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你信不信?” 和这名叫夏良辰的夏家族老相顾而立,黎月这丫头笑着说道。 而面对着黎月那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看上去黎月就好像在跟他开玩笑一样。 这让夏良辰对黎月所说的话根本就不以为然。 “小丫头,你的人不大,口气倒是不小啊!”夏良辰一脸傲然的说道。 “我的口气是大还是小,你很快就会知道了!”黎月这丫头阴阴的笑着说道。 “既然你这么不听话,就别怪夏爷爷我打你的屁股,把你从比武台上踹下去!” 说着话的同时,夏良辰伸出双手往前一扑,他的那两只手竟然伸向了黎月胸前的那个关键部位。 这死老头竟然对黎月用上了这么下流的招式。 而见此情形,夏覆海和夏家的其他两名族老脸色一下子就变的很难看。 毕竟夏良辰目前还顶着一个夏家族老的身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对黎月使出了这么下流的招式,丢的可是整个夏家的人。 当然,黎月肯定不会让夏良辰得逞,在轻轻一转身躲过之后,一道红色的烟雾就从黎月的手中弹出向着夏良辰的身上射去。 作为夏家的族老,夏良辰也算是一名顶级高手,在他侧身一闪之后,就躲开了黎月所弹出的这道红色烟雾。 然而接下来从黎月的双手之中不断的弹射出了各种颜色的烟雾。 这些烟雾的颜色有橙色,黄色,绿色,蓝色,青色,紫色,加上之前的红色,总共是七种颜色。 不过这七种颜色的七道烟雾,却没有一道弹射在夏良辰的身上。 而在弹射完这七种颜色的烟雾之后,黎月连连的倒退了几步,然后笑吟吟的站在比武台的中央,看着离她不远处的夏良辰。 片刻之后,随着那七彩的烟雾随风飘散,夏良辰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没想到小丫头你竟然是个用毒高手!”夏良辰有点儿得意的笑着说道。 黎月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脸上依然是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 这时夏良辰继续说道:“小丫头,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要多!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要多!我的江湖经验,可不是你所能想象的!” 黎月笑嘻嘻的说道:“是吗?” 夏良辰很装逼的说道:“在你弹出了七彩毒烟之时,我在第一时间就屏住了呼吸!你现在还认为你的毒能毒到我吗?” 听到夏良辰这话,黎月收回了她脸上的笑容,然后一脸认真的对夏良辰说道:“我想送你两个字,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受?” 夏良辰一脸得意的说道:“你想送我那两个字啊?是不是佩服两个字?” 只见黎月正色说道:“傻逼!你就是一个傻逼你知道吗?” 而听到黎月这话,夏良辰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这时黎月继续说道:“我弹出的七彩烟雾,根本就不是毒烟好不好!” “虽然蛊毒不分家,但我从来都不会用下毒这种低级手段的!” 随着黎月的话一出口,不仅仅是夏良辰,就连夏翻江这边的人和夏覆海这边的人,脸上的表情全都生了变化。 夏翻江和青羊观的三大高手眉头紧皱,一脸的凝重之色。 宋金波和夏明远两个人本来对黎月还有些少儿不宜的想法,但这会儿就算是借他们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靠近黎月半步了。 夏覆海这边的两名夏家族老以及婉安,全都露出了一脸的惊喜之色。 我和夏覆海早就知道了黎月的身份,倒是并没有太过意外。 而作为黎月对手的夏良辰,这会儿却一脸的震惊和恐惧,用他的手指指着黎月。 “你,你,你是一个蛊师?” 问这话时夏良辰的手指在哆嗦,身体也在哆嗦,就连说话的声音都结结巴巴的。 要知道蛊师的手段神秘莫测,可以杀人于无形之中。 得罪了一名蛊师,自己是怎么死的往往都不知道! 而且还会死的凄惨无比! 和黎月之前所说的一样,她会有至少一百种以上办法让他生不如死! 这时黎月笑嘻嘻的对夏良辰说道:“我刚才射出七彩烟雾,不过是为了转移你的视线而已!趁着你躲闪七彩烟雾的功夫,我在你的身上下了一种名叫七色七虫七情花的蛊!” “我劝你还是乖乖的从比武台上跳下去认输!不然的话,你很快就会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滋味?” 听到黎月这话,夏良辰就不敢轻举妄动了,但比武台下的宋金波和夏明远却有点儿不信这个邪。 只见夏明远说道:“二爷爷,她肯定是在吓唬你!之前我把就被他们给骗了,你可千万不要上当啊!” 宋金波也随声附和着道:“对!我觉的明远说的很对!这小美女肯定是在吓唬你!” 而对于夏明远和宋金波的怀疑,黎月表现的很无奈一样。 只见黎月这丫头一脸无奈的说道:“我其实很不想让我表哥看到我身上的这一面的!因为我怕他从此之后会害怕我和躲着我!” “但我要是不表现出这一面,你们这些人又不相信我!” 说到这里之时,黎月长叹了一口气。 而随着黎月叹了这一口气,夏良辰立刻就捂着肚子痛苦的嚎叫了起来。 而且从夏良辰的眼睛,鼻子,耳朵里,全部都流出了嫣红的鲜血。 夏良辰的一张老脸,简直扭曲的不成人样,看上去比鬼还要恐怖。 “黎月小姐,我认输!求求您放过我!” 在主动向黎月认输之时,或许是因为太过于痛苦的缘故,夏良辰竟然跪了下来,跪在了黎月的面前。 而见此情形,宋金波和夏明远两个就好像被几十万匹草泥马给践踏过的一样,一脸懵逼的愣在了那里。 就连夏翻江和青羊观三大高手,以及夏覆海这边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黎月的七色七虫七情花,竟然厉害到了这种程度! 不要说夏良辰了,就连青羊观剩下的两大高手,都在暗自庆幸,好在他们的对手不是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