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生死情劫 - 天命神相

第五百零五章 生死情劫

“如果你也喜欢他,你也可以为他而死,那就让我给你们种蛊吧,” “老修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快点做出决定,” 见婉安一直沉默着没有表态,黎月就催着她道, 听到黎月这话,婉安看了一眼被我抱在怀里的貅爷,然后一脸迷茫的说道:“我不知道我究竟喜欢不喜欢他,我很难说清楚我对他的感觉,” “我不否认我对他有好感,但对我而言,他却更像我的朋友和亲人,” 听到婉安这话,黎月轻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这时婉安却突然话锋一转,语气很坚决的对黎月说道:“老修为了我可以不要他的命,我为了他同样也可以,” “你就把生死同命蛊种在我们两个身体之内吧,” 但婉安的这话刚一出口,夏覆海立刻就把头摇的像拨浪?一样, 只见夏覆海一脸激动的说道:“你跟小修没有感情基础,要是在你的身上种了生死同命蛊,你会死的你知道吗,” “站在我一个当父亲的角度,我坚决不容许你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你只顾着报答小修为你所做的事情,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办,让你妈怎么办,” “我们好不容易找回了你,难道你就忍心让我们又一次失去你吗,” 说着话的同时,夏覆海竟然挡在了黎月的身前,好像生怕黎月给婉安立刻就种下生死同命蛊一样, 站在夏覆海的角度,作为一个父亲,他这样做无可厚非, 而被夏覆海这样一说,婉安脸上的表情就更加迷茫了, “我要是不救老修的话,他会死的,我不想让他死,”婉安泪流满面的哽咽着说道, 夏覆海同样也哽咽着说道:“可就算是给你种下了生死同命蛊,你也未必能救活小修,甚至你也会死,” “作为你的父亲,我绝不会让你冒这个险,那怕是被千夫所指,被人唾骂我忘恩负义,我也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女儿死在我的面前,” 而见此情形,黎月长叹了一口气, 随后黎月摇着头说道:“婉安姐姐,如果你真的不能确定你喜欢老修的话,那这生死同命蛊我是不会给你种的,你要知道,爱一个人,不是施舍,那怕是你愿意把你的生命施舍一半给老修,他也不会接受,而且接受不了的,” 听到黎月这话,婉安往貅爷看去,一脸自责和痛苦的说道:“难道一定要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在我的面前吗,我真的不想让你死啊,但我又真的不能肯定,我究竟是喜欢你还是不喜欢你,” “我真的不能肯定啊,” 而就在婉安痛苦的呐喊着之时,叶罗妮这丫头往前走了一步,走到了黎月的面前, 只见叶罗妮一脸决绝的对黎月说道:“把生死同命蛊种在老修和我身上吧,我喜欢老修,我愿意为他而死,” 而看着一脸决绝的叶罗妮,黎月却摇了摇头道:“你喜欢老修我们大家都知道,但老修要是不喜欢你,那只会让你白白的搭上你的一条命,叶子姐姐,我不会把生死同命蛊种在你身上的,” 无论是黎月还是我,都认为老修喜欢的是婉安,所以黎月并不看好叶罗妮,不愿意把生死同命蛊种在她的身上, 但叶罗妮却态度很坚决的说道:“不管老修他喜不喜欢我,我只知道我喜欢他就行了,” “他要是死了,我绝对不会独活,” “就算是他不喜欢我,就算是中了生死同命蛊之后我会死,但只要能和他死在一起,我就心满意足,无怨无悔了,” 而听到叶罗妮这话,我们所有人全部都被感动了, 尤其是我,立刻就想到了陈婉秋曾经对我所说过的话,和这会儿的叶罗妮所说的是何其的相似, “姜一,你什么都不要跟我说,我是自己愿意的,” “上一次在我们两个分别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见到你的机会,那我就绝不放弃,” “昨天晚上你叫了一晚上那个名字,但从现在开始,我只需你叫我的名字,我要你彻彻底底的忘了她,” 也不知道是因为老修还是叶罗妮,或者是因为陈婉秋,我这会儿只感觉到我的心好痛好痛,,,,,,, 这种痛很难用语言来形容,可以说是痛彻心肺,痛彻入骨,甚至痛彻我的灵魂, 而这时,叶罗妮又往前走了一步,半蹲到了地上,蹲在了老修的身前,然后用她的手抚摸着老修的脸, 在这同时,叶罗妮用充满深情的目光注视着貅爷,然后缓缓的说道:“以前你没有回来的时候,我就听他们说过很多次有关你的故事,” “而从那个时候开始,在我的心目之中,就有了你的影子,” “甚至我做梦的时候,都无数次的梦到过你,” “直到你回来之后,我发现你的样子,竟然和我的心目中所想的那个男人一模一样,我在梦中所梦到的人,也好像就是你这个样子,”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经常会有意无意的和你接触,甚至故意让你陪着我一起去贵州,” “或许在你的心中有一个别的影子,也或许介意我的过去,” “所以就算是我已经无数次的像你表明了心迹,但你却始终都对我敬而远之,” “我是多么的希望,我会成为像妮可,罗宾那样的女人,让你疯狂的爱上我,” “但我却很清楚的知道,我配不上你,我和你这辈子永远都没有可能,” “现在有这样的一个机会,能让我为你而死,能让我和你死在一起,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 “这辈子我和你没有可能,下辈子我一定要让你疯狂的爱上我,” “下辈子,我不会再羡慕和嫉妒妮可,罗宾,因为下辈子的你,一定会爱上我,” 叶罗妮说到这里之时,貅爷的双目之中竟然有两行血泪流了下来,呼吸越来越微弱,距离死神降临,只剩一步之遥,, 而这会儿我才算是反应了过来, 我之前所算到的貅爷和叶罗妮有生死劫,这会儿不正好应验了吗, 他们两个,能度过这场生死情劫吗, 这时叶罗妮对黎月说道:“黎月妹妹,种蛊吧,无论能不能救活老修,我都要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而见叶罗妮决心已定,再加上老修看上去确实不行了,黎月就没有再说什么,只见她的双手一弹指,就看见两道像七色彩虹一样的烟雾从她的手中弹射而出,被弹到了叶罗妮和貅爷的鼻孔处, 转眼之间,那两道七色彩虹一般的烟雾就顺着叶罗妮和貅爷的鼻子钻了进去,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叶罗妮把她的双眼闭了起来,坐在了貅爷的对面, 只听见叶罗妮低声的吟诵着道:“蝴蝶为花醉,花却随风吹,花舞花落泪,花哭花瓣飞,花开为谁落,宁死落叶随,” 婉安一直默默的看着叶罗妮,脸上的表情显的非常复杂,她看上去好像有点儿羡慕,有点儿后悔,但更多的却是内疚, 而随着叶罗妮把那几句让人心碎的诗句念完,我们就看到她那满头乌黑靓丽的头发,竟然渐渐的变成了灰白色, 她那靓丽白皙的皮肤,竟然渐渐的失去了光泽和弹性, 她那精致而秀美的面容,竟然在渐渐的变老, 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内,叶罗妮由一个年轻漂亮的大美女,竟然变成了一个头发灰白的中年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