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夏家加入 - 天命神相

第五百零六章 夏家加入

这几分钟的时间,给我们的感觉就好像过了好几十年一样, 不过在这几分钟的时间之内,不仅叶罗妮的外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已经频临死亡的貅爷,同样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貅爷那苍白如纸,已经没有血色的脸,渐渐的变的红润了起来, 他那已经失去了神采的眼睛,渐渐变的明亮了起来, 他那微弱到几乎让人感受不到的呼吸,也渐渐的恢复了正常, 换句话说在叶罗妮付出了她的生命为代价,种下了生死同命蛊之后,频临死亡的貅爷,竟然活了过来, 让我们所有人全都没有想到的是,貅爷他对叶罗妮并不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竟然喜欢上了叶罗妮, 因为如果貅爷他不喜欢叶罗妮的话,黎月所种下的生死同命蛊根本就起不到作用,貅爷他根本就恢复不了, 这场生死情劫,他们两个竟然是用这种方式度过的, 貅爷脱离了危险,固然是一件好事,但当看到发生在叶罗妮身上的变化之后,我们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目光在貅爷和叶罗妮两个人的身上来回打量了许久,婉安终于有些沉不住气的问道:“老修,你没事了,” 本来叶罗妮一直在闭目等死,但在听到婉安的这话之后,就睁开了她的双眼, 而当叶罗妮睁开双眼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他对面的貅爷, 此时此刻,貅爷的一双眼睛正死死的盯在叶罗妮的脸上, 虽然叶罗妮那娇美的容颜已经变的远远不如以前,但貅爷看着叶罗妮的眼神里,却充满了无尽的爱恋,就好像永远都看不够的一样, “你,你没事了,” “我,我还活着,” 问出这话之时,叶罗妮一脸的激动, 因为如果他们两个都还活着,那就说明他们两个都深爱着对方,都可以为对方而死, 原本以为这辈子她没有任何可能被貅爷喜欢,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幸福却来的是如此的突然, 而这时,貅爷没有回答婉安,而是用充满着深情的目光看着叶罗妮,然后缓缓的说道, “在我回来之后的第二天,姜一就给我说了有关你的事情,” “对于你,我一直都充满了钦佩和敬重,从来都没有看不起过你,”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发现你经常会有意无意的跟我接触,” “或许如你所说,因为在我的心中始终有一个影子存在,所以我一直都对你敬而远之,” “但这一次来到成都之后,我却突然发现,婉安并不是我心目之中存在了许久的那个影子,” “而你在不知不觉之间,却成了我心目之中的那个影子,” “你之前所说的一切,我全部都听到了,你可知道我听见你所说的那些话之时,我的心有多痛吗,” 本来貅爷被我抱在怀里,但这时他却挣扎着坐了起来,然后半跪在叶罗妮的面前,伸出双手把叶罗妮紧紧的搂在了他的怀里, 叶罗妮顿时就泪如泉涌,但这会儿她所流出的,却是幸福的眼泪, “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吧,上天对我真是不薄啊,” 同样用她的双手紧紧的抱着貅爷,叶罗妮在那里喃喃自语着, 而看着叶罗妮和貅爷两个人抱在一起,婉安一边流着泪,一边也在喃喃自语着, “祝福你们,祝福你们两个,” 黎月这丫头和我相顾对视了一眼,有些后怕的拍了拍她的胸口,在那里自言自语的小声说道:“还好没有把生死同命蛊种在婉安身上,要不然的话,我就害死老修和婉安了,” “这男女之间的感情,可真是让人说不清楚啊,” 我这会儿已经站起了身子,就站在黎月的身旁,听到黎月这话,我就故意对她说道:“男女之间的感情,确实让人说不清楚,尤其是自己喜欢的人究竟是谁,往往很难弄清楚的,” 我话里的意思其实很明显,但黎月这丫头却偏偏装作没听明白, 她故意对我说道:“我不管你喜欢谁,我只知道我喜欢你就行了,” 对于黎月这话,我对她正色说道:“先不说我们两个之间的兄妹关系,其实你喜欢的那个人,准确来说你所崇拜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我,” 被我这样一说之后,黎月就表情复杂的站在那里,陷入了沉默之中, 就这样在我们一众人的注视之下,貅爷和叶罗妮两个人一直拥抱在一起,等到他们两个分开,相互搀扶着从地上站起来之时,已经是十来分钟之后了, 而见貅爷和叶罗妮从地上站了起来之后,夏覆海走到了貅爷和叶罗妮的面前,对着他们两个弯下了腰, 而且在弯下腰的同时,夏覆海一脸真诚的表达出了他对貅爷和叶罗妮的感激之情, “小修,你用你的生命保全了我们夏家,你是我们夏家的恩人,” “叶子,你用你的生命救了我们夏家的恩人,我替我们夏家感谢你,” 而见此情形,貅爷和叶罗妮两个人急忙伸出手扶住了夏覆海, “夏伯父你万万不可如此,无论是为了天机门,还是为了婉安,我这样做都理所当然和义不容辞,”貅爷扶着夏覆海左胳膊道, “夏伯父你不能这样,我们实在是受不起你这一礼,”叶罗妮扶着夏覆海的右胳膊道, 而在被貅爷和叶罗妮一左一右从两边扶住之后,夏覆海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此时此刻,夏家的人除了那两名族老因为受了重伤被送去了医院之外,其他的人都在比武台下, 这些人之中绝大多数是忠于夏覆海的,还有几十个人之前是夏翻江的手下,但在夏覆海亮出了禹王?之后,这几十个人就主动背叛了夏翻江, 不过夏覆海让这几十个人跪下之后一直都没有让他们起来,所以这会儿他们还跪在地上, 而这会儿见貅爷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夏覆海就又一次亮出了他的禹王?,走到了比武台的边缘,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能让禹王?认我为主吗,” 夏覆海手里拿着禹王?,居高临下的看着夏家的那些人,突然问出了一个他们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抬起头仰视着手里拿着禹王?的夏覆海,这会儿在夏家的人眼中,夏覆海就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者一样, 片刻之后,比武台下面几个忠于夏覆海的夏家人稀稀拉拉的回答着道:“我们不知道,还请家主明示,” 只见夏覆海先往我看了一眼,然后这才说道:“那天跟小姜先生谈了一番之后,我就给了小姜先生一个承诺,只要他能帮我们夏家度过这次劫难,我们夏家就脱离天道门,加入天机门,” “而就在当天晚上,我从接任了家主之位以后从来都不离身的禹王?,却突然发出了翁鸣之声,我仔细一感应,就发现我和禹王?之间竟然建立了一种联系,” “一直都不肯承认我的禹王?,在我给小姜先生做出了一个承诺之后,竟然承认了我,” 说到这里,夏覆海突然转过了身子,走到了我的面前, “就连我们夏家祖传的禹王?都因为天机门而承认了我,我们夏家还有什么理由不脱离天道门,而加入天机门,” “夏家现任家主夏覆海,见过门主,” 而随着这番话说出口,夏覆海双手作揖,对我行了一礼, 而且在这同时,比武台下整个夏家的所有人全部都跪在了地上, “我等见过门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