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赖老 上 - 天命神相

第五百一十四章 赖老 上

虽然对天机门的理念他表示认同,但作为一家之主,他首先要为家族的发展考虑, 理想固然重要,但生存却更加重要, 加入天机门对齐家来说是一个机会,同样也存在着很大的风险, 所以站在齐家家主的角度,他想了解天机门的实力,在我看来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 但女人一般都比较小气,尤其是黎月这丫头更是一点都不能接受别人对我的不好, 齐家家主的所作所为,在她看来就是对我的刁难, 所以在不知不觉之间,她竟然给齐家家主的身上下了蛊, 要说九黎族的大长老有这种手段,我一点不感到奇怪,但黎月这丫头却做到了这一点,这就让我对她的实力有点儿无法把握了, 难不成黎月这丫头也和九黎族的大长老一样,她的蛊术已经修炼到了无形无影,无处不在的地步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黎月这丫头她究竟有多么恐怖,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齐家家主没弄明白黎月话里的意思,有些莫名其妙的问着黎月道:“你是怎么出手的,” 黎月闻言笑了笑,用她的右手打了一个响指, 接下来我们就看到齐家家主抱着他的肚子一脸痛苦的呻吟了起来, 豆大的汗珠立刻就从齐家家主的额头和两鬓如雨一般的流了下来, 很显然,这会儿的齐家家主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张家众人和胡家家主算是见识了黎月这丫头的厉害,一个个瞪着眼睛,张着嘴巴愣在了那里, 而见此情形,我急忙阻止了黎月, “小月,赶快收了你蛊,齐家主是我们的长辈,你不能这样对他,” 见我这样说,黎月又打了一个响指,而随着黎月打了这个响指,齐家家主立刻停止了呻吟,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一脸恐惧的看着黎月, 在这同时,无论是张家诸人还是胡家家主,全部都把目光投注到了黎月身上,一个个看着黎月的眼神就好像见了鬼一样, 此时此刻,长相绝美的黎月在他们的眼里,比地狱之中的恶鬼还要恐怖, 就这样在盯着黎月沉默了片刻之后,齐家家主苦笑着道:“没想到黎月姑娘竟然这么厉害,恐怕就算是老张所说的那位胡小姐,也不过如此吧,我齐树林算是心服口服了,” 听到齐家家主这话,张家家主也点着头道:“黎月小姐的手段,比胡小姐还要诡异和恐怖,天机门有这样的高手,那我们对天机门就更有信心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感觉张家家主说话的语气有些言不由衷,尤其是他看着黎月的眼神里充满了忌惮, 仔细想想之后,我很快就找到了原因, “小月,你现在就把齐家主的蛊给我解了,无论齐家最终会不会加入天机门,齐家主都是我们的长辈,我们的朋友,”我沉着脸对黎月说道, 听到我这话,黎月有些不满的撅着嘴说道:“大长老总共就给了我这么一只无形之蛊,我还舍不得用在他的身上呢,” 说完这话之后,随着黎月把手一伸,齐家家主竟然不由自主的张开了他的嘴,我们就看见一条有两三寸长的白色虫子从他的嘴里面飞了出来, 而这个白色虫子在落到了黎月的手掌心之后,转眼之间就消失不见,就好像钻进了黎月的身体之中一样, 看着黎月的这番手段,我们所有人全部都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许久之后,齐家家主第一个反应了过来, “冰城齐家齐树林,见过门主,感谢门主帮我解除了黎月姑娘种下的蛊,” 说着话的同时,齐家家主对我竟然弯着腰行起了礼, 我急忙伸出双手扶住了齐家家主, 随后我瞪了黎月一眼说道:“我表妹太任性了,齐家主还请见谅,我保证她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了,她要再敢给我们天机门的任何一个人下蛊,我就和她断绝关系,” 听到我这个承诺,黎月很不满的哼了一声,但齐家家主这些人却长出了一口气,放下了心来, 接下来我就和东北这三大家族的家主详细谈了一下有关加入天机门的具体环节, 等到我从长春回到西安,在一个共同约好的日子,西北马家,成都夏家,吉林张家,辽东胡家,冰城齐家,这五家会同时对官方和天道门宣布,脱离天道门,加入天机门, 一旦这五家加入了天机门,天机门就拥有了和官方谈判的资格和权力, 如果能够证得官方的同意,能让天机门也成为一个天道门一样的机构,那天机门就算是正式有了和天道门叫板的资格, 这是马家家主给我定下来的计划,而到目前为止,我基本上算是完成了一半, 剩下的就是和官方的高层人物接触,让天机门被官方所承认了, 和东北三家谈好了之后,我和黎月就离开了长春,返回了西安, 当然,在离开长春之前,我和黎月专门去见了一次刘恋和胡莉莉, 刘恋和胡莉莉的生活我并不想打扰,所以我并没有要求他们两个也加入天机门, 我只是告诉胡莉莉,我最近有可能需要她帮我一个忙, 如果有必要的话,可能需要她来一趟西安, 胡莉莉说我救了她的命,在某种程度上就等于救了她和刘恋两个人, 所以无论我提出任何要求,需要任何帮助,她都不会拒绝, 到时候只需要我打一个电话,她和刘恋两个人就会飞来西安, 我和黎月到达西安的当天,就给马家家主打了一个电话,把我成都之行和长春之行的结果告诉了他, 听到我所说的情况之后,马家家主高兴的哈哈大笑,说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只要吉林张家加入天机门,辽东胡家和冰城齐家肯定也会加入, 听到马家家主这话,我越来越觉的马天雄这人简直深不可测, 吉林张家和辽东胡家以及冰城齐家这三家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三家和姚家的矛盾他全都了解的一清二楚,所有的一切全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不过目前而言,就算是一切都在马天雄的算计之中了,我还得按照马天雄所说的去做, 两天之后,西北马家,成都夏家,还有东北那三家,同时宣布脱离天道门加入天机门, 而就在这三家宣布加入天机门的当天,马天雄带着我去了四九城郊外的一座私人庄园, 这座庄园的周围有荷枪实弹的士兵在守卫,普通人连靠近都靠近不了, 到了庄园门口附近,马天雄打了一个电话,一会儿之后就从庄园里面开出了一辆红旗轿车, 这辆红旗轿车是一个穿着黑色中山装的年轻小伙子开的,在把车停到我们两个身旁之后,他就挥了挥手示意我们两个上车, 而在我和马天雄上了车之后,开车的年轻小伙子就把车直接开进了庄园之内, 这座庄园占地至少好几千亩,庄园内部树木成荫,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花草草,但建筑物却并不是很多, 作为姜氏一族的嫡系传人,阵法和风水术是我最擅长的,而当红旗车开进了庄园之后,我就明显的感觉到这座庄园内部的树木和花花草草,全都排列的非常有序, 只要一进入这座庄园,就好像进入了一个巨大的阵法之中一样, 如果不按照正确的路线行走,在这座庄园内部,可以说步步都是杀机,处处都有陷进, 车子开进了庄园之后,开了大概有十分钟左右,最终停在了一栋木楼之下, “上去吧,赖老在二楼等你们,”开车的年轻人板着个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