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度鬼 - 天命神相

第五百三十一章 度鬼

当年因为许多四九城的老百姓议论困龙升天,所以被篡权夺位的永乐大帝朱棣给砍了头, 而且朱棣还叫人把这些人的尸体填进了锁龙井的这个大坑里, 后来海水倒灌上来,淹死了许许多多四九城的居民,这些居民的尸体也被退回的海水冲进了锁龙井的这个大坑里,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在锁龙井的这个大坑里面有成千上万的冤魂, 当我和秦楚楚顺着锁龙井的铁链往下爬了十几米之后,就听见有凄惨的鬼哭声传来, 而且越往下爬,鬼哭声就越来越洪亮,越来越噪杂, 可以想象,当几千名冤死的鬼一起发出了啼哭声之时,那是一副什么样的场景, 不过为了破锁龙井的案子,就算是听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还得继续往下爬, 而在我们两个又往下爬了几十米之后,就有无数个凄惨而阴森的声音从下面传了上来, “呜呜呜,,,,” “我死的好惨啊,” “我不甘心啊,我要出去,” “我不想被困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我不想做鬼,我要做人,” 作为天道门三大家族秦家的女儿,秦楚楚自然有手段能在黑暗之中看到井里面的鬼, 而这会儿当低头看到了在我们两个的身下那数不清的鬼之后,秦楚楚的那张俏脸,立刻就被吓的煞白煞白的, 这些鬼有的是在水里面淹死的,尸体被泡的肿胀肿胀的,有的是被砍了头的无头鬼,脖颈处鲜血淋淋,但却没有脑袋, 总而言之,这些鬼的样子看上去都极其的阴森恐怖,尤其是当达到了一定的数量集中在一起之后, 而且这些鬼全都举起了他们的双手,好像在等着我们下去一样, 要知道这个大坑里面可足足有几千名甚至上万条冤魂,我们目前所能看到的,仅仅是冰山一角,沧海一粟而已, 如果我们两个再往下爬,被井中的厉鬼给包围之后,肯定会被撕成碎片,尸骨无存, 甚至不用我们往下爬,井中的这些厉鬼发现了我们两个之后,就会扑上来把我们两个撕成碎片, 要知道这些鬼生前本来就死的很冤枉,再加上被困在这个暗无天日的井里面几百年,他们肯定是怨气滔天, 这会儿见到了我们两个大活人,这些鬼不把他们的怨气全部都发泄在我们两个的身上才怪呢, 一念至此,我觉的一分钟的时间都不能耽搁了, 于是我大声的对着脚下面的那些鬼说道:“你们是不是不想再被困在这里,你们是不是想转世轮回,投胎做人,” 就像被困在黄河之中的那些水中冤魂一样,锁龙井中的这些冤魂,同样也不能去阴曹地府,转世轮回, 所以听到我这话之后,我脚下面的那些鬼一下子全都炸窝了, 有好几个看上去极其恐怖和恶心的淹死鬼直接飘了上来,把我和秦楚楚团团的围了起来, “你说什么,难道你们两个能让我们转世轮回投胎做人吗,” 一个浑身肿胀五官都已经变形了的淹死鬼和我面面相对,一脸狰狞的问着我道, 因为距离我很近的缘故,这个淹死鬼身上的那股子令人作呕的腐臭味儿,直接钻进了我的?子,让我差点儿吐了出来, 但此时此刻,我和秦楚楚却连动都不能动一下, 因为我们两个的任何举动,都有可能会激怒了这井里面成千上万的冤魂厉鬼, 我屏住了呼吸,尽量让我闻不到那股子让人恶心的腐臭味儿,然后才回答着道:“只要你们相信我们,我可以用《度人经》度你们去地府,让你们有机会轮回转世,投胎做人,” 听到我这话,这个淹死鬼有点儿不相信的问着我道:“你说的那《度人经》凭什么能度我们去地府,你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 我反问着这个淹死鬼道:“如果你们不愿意相信我的话,那你们还得被困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现在有一个这样的机会,你们为什么不愿意尝试一下呢,” 听到我这话之后,淹死鬼想想也对,马上就问着我道:“那需要我们怎么做,你才能把我们度入地府,” 我说:“你们只需要排着队在我的面前即可,” 接下来围着我和秦楚楚的几个淹死鬼就排成了一排在我的面前,我就对着他们念起了《度人经》, 这井中的冤魂全都死了有五六百年时间了,几个淹死鬼排成一排,我念了好几遍《度人经》才把他们度去了地府, 而当看到这几个淹死鬼的鬼体化成了虚无,被度去了地府之后,我脚下的那些厉鬼们一下子全部都沸腾了, “快度我去地府,我要轮回转世,投胎做人,” “我连一刻钟都不想在这里了,快度我,快度我,” 转眼之间,有好几十个井中的冤魂飘了上来,把我和秦楚楚给围了个严严实实, 这些鬼的鬼体几乎都贴到了我和秦楚楚的身上,他们身上所发出的那股子腐朽而又难闻的味道,快要把我们两个给熏昏了, 《神相天书》中的《度人经》只有结合我们姜家的相气念出来才能把鬼度去地府,所以秦楚楚就算是跟着我听了几百遍《度人经》她早就背会了《度人经》的内容,但她却还是度不了鬼,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劝着秦楚楚让她上去, 但秦楚楚却宁可被这些厉鬼围着,忍受着这些厉鬼身上所发出的让她作呕的气味,也不愿意离开, 最终没有办法,我让秦楚楚在往下爬一点,让她和我处在同一个高度,和我面面相对, 毕竟面对着我比面对着那些狰狞恐怖的厉鬼要好一点, 就这样在秦楚楚抓着铁链和我处在了同一高度之后,我就转过了头对着我面前的一群冤魂念起了《度人经》, 而秦楚楚则以最近的距离看着我的后脑勺, 秦楚楚如果对我有什么歹心,想杀死我的话,她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动作,我就会掉落在这深不见底的锁龙井之中,,,,,, 如果说放在以前,我肯定是不会给秦楚楚这样的机会的,但现在的我,对秦楚楚却没有任何戒心, “昔于龙梵天中,景霄幽歌大链化土,受元始度人追度上世亡魂无量上品,元始天尊当说是经,周回十过,以召十方,,,,,,” 就这样,整整的一个晚上,我在锁龙井之中一直都在念着《度人经》, 我不知道把多少冤魂度去了地府,也不知道我念了多少遍《度人经》, 等念到天亮的时候,我口干舌燥,浑身发软,体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甚至不要说我了,就连陪了我整整一夜的秦楚楚,身体都有点儿顶不住了, 但在这个锁龙井之中,有成千上万个冤魂,我一个晚上度去地府的,最多也就几百个, 要想把所有的冤魂都度去地府,估计没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肯定是搞不定的, 但毕竟我们两个的体力都需要补充,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两个就会掉到深不见底的锁龙井之中, 本来井中的冤魂是不愿意放我们两个离开的,但在我解释了一番,并且答应他们晚上肯定还会来之后,这些冤魂们不得不放我和秦楚楚上去, 当我和秦楚楚从锁龙井里面爬出来的时候,黎月就站在锁龙井的旁边,一看到我从井上面跳了下来,黎月这丫头就扑上来紧紧的抱住了我,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没事的,” 别看黎月这丫头平时大大咧咧的,但这会儿的她却真情流露,分明是替我担心了整整一个晚上, 而看到黎月抱住了我,秦楚楚立刻就冷哼了一声,脸上布满了阴云, 但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之下,我要是把黎月推到了一边,肯定会伤透了黎月的心, 我实在是做不出来这种事, 就在这时,一直紧盯着锁龙井这边的动静的赖老和姚家众人,当发现我和秦楚楚从锁龙井里面出来了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尤其是姚远这货,在第一时间他就出现在了锁龙井所在的广场上, 但当看到秦楚楚黑着个脸站在我的身后,我却抱着黎月之时,姚远那英俊的五官,瞬间就扭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