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偈语 - 天命神相

第五百四十三章 偈语

这年头的和尚和尼姑什么的,几乎成了一种职业。 而且这种职业,还是一个挺赚钱的职业。 但像这种用受尽人间苦难的方式来修行的僧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一般的稀有。 所以在经历了二十几年的时间验证之后,当地的居民对这个苦行僧都表示很敬佩,全都说他是一个真正的修行者。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经常会有老百姓主动施舍一点食物给这个苦行僧。 不过这名苦行僧虽然会接受当地居民施舍给他的食物,但他却从来连声谢谢都不说。 除了念经打坐个吃一点食物之外,他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会说。 在花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一直都没有发现任何状况之后,我对这个苦行僧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我隐隐约约的觉的,这个苦行僧和揭开镇龙柱的秘密有很大的关系。 这一天下午,我带着秦楚楚和黎月去了那个苦行僧居住的桥洞。 当我们三个人站在苦行僧的对面,听他念了整整一下午的《金刚经》之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而就在我们三个正打算离开找个地方去吃晚饭之时,那个苦行僧竟然主动开口跟我们说起了话。 “敢问三位施主,你们可是为镇龙柱而来?” 这个苦行僧看上去衣衫褴褛,蓬头污面的,但说起话来之时却声音洪亮中气十足,而且他直接说到了关键之处,这让我更加肯定了我的判断。 于是我一脸恭敬的回答着道:“大师您说的没错,我们三个确实为镇龙柱而来!” 听到我这话之后,苦行僧的双手合十,闭着双目念了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 念完这声佛号之后,这名苦行僧站起了身子对我说道:“师尊让我等了二十几年,终于把你们等来了!” 听到苦行僧这话,我不由的对这个苦行僧的身份做起了猜测。 他所说的师尊,难道是? 这时秦楚楚问着这名苦行僧道:“敢问大师您的法号是什么?” 苦行僧答道:“当年师尊给我取的法号名叫觉慧,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记的!” 而听到苦行僧报出了他的法号之后,秦楚楚的眼睛明显的一亮。 “西岩寺的现任主持觉明大师应该跟你是同一辈的吧?”秦楚楚双手合十,非常礼貌的问着苦行僧道。 而听到秦楚楚这话,苦行僧的那张污浊不堪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苦笑之色。 “你说的觉明大师是我师弟,没想到他现在做了西岩寺的主持方丈。” “南无阿弥陀佛!” 苦行僧在说完话之后念了一声佛号。 但从这声佛号里,我却好像感受到了一点与众不同之处。 出家人其实也是人,所谓六根清净无欲无求其实是很难做到的。 就算是那些高僧大德,也很难彻彻底底的做到这一点。 所以我感觉这名苦行僧在用诵念佛号的方式,来压制他对那个觉明大师的怨恨。 而在这时,秦楚楚已经确定了这名苦行僧的身份。 只见秦楚楚说道:“觉慧大师,您应该就是禅真大师的四名亲传弟子中的大弟子,也是常年侍奉在禅真大师身边的那位吧?” “按道理来说禅真大师圆寂之后,西岩寺主持方丈应该由您来做的,您为什么会在这里苦修呢?” 而听见秦楚楚这话,觉慧大师长叹了一口气。 “唉!” 接下来觉慧大师就给我们三个说起了当年的往事。 原来当年在觉慧大师把禅真大师临死之前所说的话告诉了天道门的人之后,在天道门内部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所有人都相信了觉慧大师所说的话,认为三十年之后那条孽龙会脱困而出,残害无数的天下苍生。 然而就算是集合了整个天道门的资源,从天道门三家十派,乃至各大家族抽调了无数的能人异士过来,但却和我一样并没有在镇龙柱所在的位置发现任何的异常状况。 在这种情况之下,就有人对觉慧大师所说的话产生了质疑。 尤其是禅真大师的四名亲传弟子之中的二弟子觉明,他不仅认为觉慧大师在胡说八道瞎扯淡,而且他还认为禅真大师的死和觉慧大师有很大的关系。 因为作为禅真大师的亲传大弟子,如果禅真大师死了,那西岩寺主持方丈的位子肯定会落到他的身上。 就这样,当各种谣传愈演愈烈之后,就连西岩寺和禅真大师同辈的几位高僧也认为镇龙柱一案纯属扯淡,禅真大师的死有些蹊跷。 不过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够证明禅真大师的死和觉慧大师有关,所以西岩寺的那几名高僧把觉慧大师逐出了西岩寺,让觉明坐上了西岩寺的主持方丈之位。 当觉慧大师说到这里之时,我们三个都已经非常的清楚明白。 有关觉慧大师害死了他师父的谣言,肯定出自西岩寺的现任主持方丈觉明大师无疑。 看来和现实社会中的人一样,为了一己私利,为了达到自己卑鄙无耻的目的,这些长年累月诵念着佛号的佛门子弟,照样会做出卑鄙无耻下流的事情! 对于觉慧大师的遭遇,我们三个都感到非常的同情。 然而觉慧大师虽然对觉明有不小的怨恨,但他的心态却非常的豁达。 只见觉慧大师说道:“其实做不做西岩寺的主持方丈,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所在乎的,是不想背上一个害死师尊的名声!” “这二十多年以来我一直都住在这个桥洞里诵经礼佛,就是为了和以前一样,常伴在师尊的左右!” 听到觉慧大师这话,我好像从他的话里面听出了一点什么。 于是我一脸恭敬的问着觉慧大师道:“按照大师你所说,难道尊师的阴魂还驻留在阳间?甚至就在这附近?” 面对着我所提出的问题,觉慧大师闭着眼睛摇了摇头,又念了一声佛号。 “南无阿弥陀佛!” 沉默了许久之后,觉慧大师说道:“就算是茅山宗的宗主和正一教的掌教出手,都没有招来我师尊的阴魂!我肯定不能确定师尊的阴魂是否还在阳间?” 听到觉慧大师这话,我们三个人都感到有些失望。 然而就在这时,觉慧大师又说道:“在圆寂前的那一个晚上,师尊他亲口对我说过另外一番话!他说他所说的这番话,除了两女一男之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也正是因为师尊所说的这番话,即便是觉明陷害我,几位师叔师伯把我逐出了西岩寺,我都没有为自己辩驳一句!” “我在这里苦修了二十几年,一来是我总有一种感觉,师尊他就在这附近!二来就是为了等待你们三个人的出现!” 听觉慧大师说到了这里,我们三个人全部都震惊的目瞪口呆。 在二十几年之前,禅真大师就已经知道我们三个会来这里,难道当年的禅真大师,已经修炼把五眼之中的佛眼修炼出来了? 也正是因为修炼出了佛眼,他才能看到过去未来之事?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秦楚楚问着觉慧大师道:“当年禅真大师对你说了什么呢?” 觉慧大师闻言又声音洪亮的念了一声佛号。 “南无阿弥陀佛!” 而在觉慧大师念了这声佛号之后,我们三个人全都双手合十以表示对觉慧大师和禅真大师的尊重。 对于我们三个所表现出来的态度,觉慧大师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满意,然后这才说道:“当年师尊留下了几句偈语,看你们能不能从中领悟到什么?” 偈语的内容是:“九龙凝聚时,孽龙脱困日!唯有舍身入魔化龙臂,方能解救苍生获功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