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坦然承认 - 天命神相

第五百四十七章 坦然承认

禅真大师是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西岩寺的前任主持,而作为禅真大师的亲传弟子,觉慧大师对大魔王蚩尤肯定有一定的了解。 之前亲眼目睹了我被大魔王蚩尤上身收服了孽龙了,并且把那条孽龙所化的左臂融入了我的左臂的整个过程,要说觉慧大师猜不到我和蚩尤之间的关系,那绝对没有人会相信的。 而大魔王蚩尤这个逆天之人,可以说是整个天道门的公敌。 一旦我和大魔王蚩尤的关系,被觉慧大师给说了出去之后,那这个世界虽大,但却不会有我的立足之地!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看着趴在地上痛哭流涕的觉慧大师,黎月这丫头竟然对他起了杀念。 要说黎月这丫头有这种想法我并不奇怪,但秦楚楚她也表现的这么坚决,就让我感到有些意外了! 按道理说我对秦楚楚做了那样的事情,她应该是对我恨之入骨的,但这会儿为了替我保守秘密,她竟然毫不犹豫的亮出了她的两把短剑,要把觉慧大师置于死地! 一个女人在什么情况之下,才会有这样的表现呢? 难道秦楚楚她? 想到这里,我有点儿不敢往下想了! 说实话,我到宁可秦楚楚她恨我,她无时无刻的想杀了我! 这样我反而会好受一点! 一念至此,我急忙堵在了觉慧大师的身前。 “你们两个要干什么?你们要是敢动觉慧大师一根头发,我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们!” 当我瞪着眼睛说出这话之后,黎月这丫头急的直跺脚。 “哥,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他要是泄露了你的秘密,你觉的你还有活路吗?” 秦楚楚也板着个脸道:“天道门三大家族的真正实力,其实你并不了解!只要和蚩尤扯上了关系,那我可以保证,你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听到秦楚楚这话,我不由的暗暗在想,难道天道门三大家族的实力,并不仅仅局限于一个天阶高手? 而在这时,趴在地上大声恸哭的觉慧大师却坐了起来,把腿一盘,双手合十,闭上了双眼,做出了一个他平时念经打坐的动作。 “南无阿弥陀佛!” 念了一声佛号之后,觉慧大师说道:“人生在世不过百年,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师尊他老人家已经离去,对这个世界我还有什么可以眷恋的?” “如果我的死能让两位女施主安心的话,那两位女施主请尽管动手!” 本来秦楚楚和黎月两个人打算杀了觉慧大师灭口,但这会儿看到觉慧大师面对生死之时那么坦然,他们两个反而却下不去手了。 看着双腿盘坐的觉慧大师,黎月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秦楚楚摇了摇头收起了双剑。 这时我一脸恭敬的对觉慧大师说道:“如果她们两个真的杀了大师您,那我们三个人这辈子将永远都无法安心了!” 觉慧大师和禅真大师可以说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我眼睁睁的看着黎月和秦楚楚杀了觉慧大师,那恐怕我不仅一辈子不能安心,就连我的功德都会大大的受损。 当然,能够利用功德提升相师等阶,这是我们姜家人最大的秘密,就算是秦楚楚和黎月,我都不能让他们两个知道。 觉慧大师听到我所说的话,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面无表情的闭着眼睛说道:“生有何欢,死又何惧?两位女施主要是能帮我摆脱这副臭皮囊,我不仅不会恨两位女施主,我还会感谢两位女施主的!” 觉慧大师所说的话虽然和禅真大师听起来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但意义却大大的不同。 因为在我看来,禅真大师对他说这番话,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安慰他,但觉慧大师这会儿说这番话,却说明他已经存了死意。 恐怕就算是黎月和秦楚楚不杀他,觉慧大师也不想活了。 不过站在我的角度,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觉慧大师这位一代高僧大德就这样死去。 于是我一脸凝重的对着觉慧大师说道:“觉慧大师,如果您真的是这样想的,那您就大错而特错了!” “虽然您是禅真大师的亲传弟子,而且跟随了他好几十年,但我说的难听一点儿,您并没有从禅真大师的身上学到任何东西!” 所谓乱世要用重典,重症需下猛药,对于存着必死之心的觉慧大师,我不得不用重话来刺激他。 而听到我说他跟随了禅真大师几十年,却并没有从禅真大师的身上学到任何东西之时,觉慧大师那紧闭着的双眼立马就睁了开来。 甚至觉慧大师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恼怒之色。 “我从懂事起,就跟随在师尊的身边,听他讲经说法,诵念佛经!我可以直言不讳的告诉你,师尊的四大亲传弟子,无论是对佛法的理解还是个人实力,没有一个人在我之上!” 觉慧大师说出这番话的意思,其实是在反驳我说的话。 但他所说的这番话,却正是我想听到的。 只要觉慧大师他还有情绪,那我就有办法让他产生活下去的想法和动力。 “觉慧大师,不知道您有没有想过,尊师禅真大师他为何要舍弃肉身,以他的无上念力和魂力,布下了一个九龙伏魔印,镇压那条孽龙?”我问着觉慧大师道。 觉慧大师基本上不假思索的回答着道:“我们佛门中人以慈悲为怀,师尊他不忍天下苍生受苦,见不得那条孽龙残害生灵,所以他老人家才会舍弃肉身,以他的无上念力和魂力,去镇压那条孽龙!” 听到觉慧大师的回答,我先是一脸崇敬的连连点头,然后反问着觉慧大师道:“禅真大师为了天下苍生能这样做,我姜一深表敬佩,但大师您呢?” “您除了跟随在禅真大师身边几十年,毕恭毕敬的侍奉他老人家之外,敢问您为天下苍生做了什么?” 我这番话问的很不客气,但却如同暮鼓晨钟一般,震撼着觉慧大师的心灵。 “除了跟在师尊身边,侍奉他老人家之外,我还做过什么?” 就在觉慧大师一脸迷茫的自言自语着之时,我继续说道:“为了天下苍生,禅真大师他可以连命都不要,这是大胸怀,大慈悲,大功德!” “他老人家是否借此成就了无上之位咱们暂且不说!但您呢?” “如果您因为禅真大师他老人家的离去,就这样连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念头都没有了,你觉的能对的起禅真大师他老人家对您的教诲吗?” “就算是您舍弃了这身臭皮囊,又能有什么意义呢?” 随着我字字诛心的话语说出口,觉慧大师那迷茫的双眼渐渐变的清明了起来,最终把他的目光投注在了我的身上。 其实我还想再说几句狠话的,但被觉慧大师的眼睛盯着,我就实在是不好意思再刺激他了。 而就在这时,觉慧大师双目如电的看着我,咬着牙齿一字一顿的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之前被你融入身体的,是大魔王蚩尤被镇压了的左臂吧?而之前的那一个你,是被蚩尤上了身之后的你,对吗?” 听到觉慧大师这话,看着觉慧大师那寒光闪闪的双眼,黎月的那张俏脸立刻就沉了下来,秦楚楚更是直接亮出了她的一双短剑。 只要觉慧大师有任何再进一步的动作,我完全能够肯定,黎月和秦楚楚这两个女人,一定会要了他的命。 但我却摆了摆手,示意秦楚楚和黎月不要轻举妄动,然后很坦然的点了点头。 “大师您说的一点都没错,之前我确实是被大魔王蚩尤给上了身!”看了秦楚楚和黎月一眼之后,我云淡风轻的说道。 因为在我看来,觉慧大师可以说是我的救命恩人,黎月和秦楚楚基本上都已经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所以我没必要在他们三个的面前藏着掖着的。 不过这可是我第一次当着黎月和秦楚楚的面正式承认了我和蚩尤之间的关系。 而听到我这话之后,黎月先是面露喜色,但随后却又紧皱起了眉头。 秦楚楚虽然板着个脸,但她的眼神里面却流露出了明显的担忧之色。 这时觉慧大师见我对他的问题正面做出了回答,却面露欣慰之色,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以表示对我的认可。 接下来觉慧大师说道:“就连我都能猜到你身上所发生的情况,我师尊他老人家不可能猜不到!” “但我师尊为了你,却心甘情愿的耗尽了他毕生修炼所得来的念力和灵魂之力!” “这就足见你在我师尊的心目之中有什么样的地位!” “我完全可以肯定,我师尊他开了佛眼之后,肯定还看到了有关你的另外情况!” 说到这里,觉慧大师站起了身子,双手合十弯下了腰。 “姜施主,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您能够答应我!” 见觉慧大师表现的这么恭敬,而且还对我行了这么大的一个礼,我急忙伸出双手扶住了觉慧大师道:“大师您有什么话尽管说,不必对我这样!” 接下来被我扶起了身子之后,觉慧大师直视着我的双眼,和我对视了片刻,然后这才说道:“既然我师尊他老人家认定了你,那从此之后,我将追随在你的左右,为这天下苍生,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听到觉慧大师这话,我顿时就激动的无以复加。 有秦楚楚这个秦家的女儿作证,我就能名正言顺的宣布破了镇龙柱的案子,也能够把禅真大师所做的一切全部都公诸于众。 在这种情况之下,自然就能还觉慧大师一个清白。 而作为禅真大师的四大亲传弟子之首,就连西岩寺的主持方丈,都是觉慧大师的师弟,这就足见觉慧大师在佛门之中的地位。 如果能让觉慧大师这位佛门的高僧大德加入天机门,那不仅能增加天机门的整体实力,而且对天机门来说,这还是一件无上荣耀的事情。 既然觉慧大师主动提了出来,那我还有什么理由会拒绝他? 一念至此,我双手合十毕恭毕敬的对着觉慧大师行了一礼,然后说道:“觉慧大师,我以天机门门主的身份,邀请您加入天机门!” 觉慧大师重重的点了点头,双手合十,声如洪钟一般的念了一声佛号。 “南无阿弥陀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