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 - 天命神相

第五百七十二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

袁总的养鬼之术是他在年轻的时候跟一个茅山宗的弃徒所学, 后来他的师父因为经常运用邪术害人,被茅山宗给抓了起来正了门规, 在袁总的眼里,他的手段和他师父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但像他师父那么牛逼的人,却依然逃脱不了被天道门三家十派中的茅山宗抓走,正了门规的下场,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不要说整个天道门了,就算是天机门三家十派中的茅山宗,在袁总看来,都是强大到他无法想象的存在, 一旦中金大厦的事情闹的太大,天道门的人找上了门来,那他的下场就不会比他师父强到那里去, 然而这位三长老却说只要他诚心诚意的替他们做事,就算是天道门的顶级高手找上门来,都未必能奈何得了他, 袁总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心里面却认为三长老对天道门的实力并不了解,他不过是夜郎自大的在吹牛逼而已, 可当三长老拿出了那些玉器,让藏身在玉器之中的那些鬼现身了之后,袁总被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作为一个养了十几年鬼的养鬼人,对于鬼的等级,袁总可是非常清楚的, 他养的那十个鬼,耗费了他无数的心血和精力,甚至花了不少的金钱,才让那十个鬼中的六个达到摄青鬼的级别,四个达到了红厉鬼的级别, 但在达到了这样的级别之后,以他的手段和实力已经无法供养和镇压这十个鬼,所以这十个鬼闹腾了起来之后,差点儿把他给弄了个家破人亡, 后来渡边淳一出现之后,三下五除二就收复了这十个鬼,用一个聚魂幡把这十个鬼给收了去, 而此时此刻,三长老拿出来的玉器之中藏身的十个鬼,就是他以前养的那十个鬼, 但让他感到万分震惊的是,以前的那四个红厉鬼,竟然全部都成了摄青鬼, 以前的那六个摄青鬼,竟然全部都晋级到了紫面鬼的级别, 袁总可是非常的清楚,以他师父从茅山宗所学来的养鬼手段,花了一辈子的时间,都没有养成一个紫面鬼,这会儿才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三长老就把他的六个摄青鬼,全部都变成了紫面鬼, 三长老的这手段,简直可以用逆天这两个字来形容了, 而正如三长老所说,如果他能掌控这六个紫面鬼,四个摄青鬼的话,恐怕真的就算是天道门的顶级高手来找他的麻烦,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 考虑到这一点之后,基于对三长老的逆天手段的信心,再加上他根本就没得选择,所以袁总就咬了咬牙,答应了替三长老和渡边淳一做事, 就这样,在拍着胸脯答应了三长老,说他一定会全力以赴帮三长老和渡边淳一做事之后,三长老就帮他掌控了那十个鬼, 这十个鬼变的比以前强大了无数倍,可以帮袁总做许多事情,在生意上帮了袁总不少的忙,这使的袁总这段时间一直都忙于生意,根本就没有时间到深圳来,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袁总把这边的事情全权交给了熊队负责,让他按照三长老的安排,大量的招收保安,一旦时机成熟,就安排保安去巡楼, 不过在安排保安巡楼之前,根据渡边淳一的要求,熊队必须打电话告诉香港的袁总,而袁总得打电话告诉渡边淳一, 按照以往的情况,每次安排去巡楼的保安,第二天一准会失踪,但这一次我和武顺却安然无恙, 所以熊队才急忙打电话给了袁总, 而袁总虽然早已经考虑到天道门会介入,但仗着他身上有十鬼护身,他才决定亲自到深圳来先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再说, 不过袁总却万万都没有想到,他所依仗的十鬼,在我的面前却不堪一击, 这会儿听袁总说到这里,我基本上算是弄清楚了中金大厦这件案子的情况,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袁总所说的那个三长老,应该是石原家族的三长老石原正林, 而那个渡边淳一,应该是石原家族所培养出来的风水师, 估计渡边淳一所肩负的使命,应该和我在上海所遇到的那个石原进二是一样的, 至于石原家族和mystery组织之间的关系,在我看来这已经不需要证据去证明了, mystery组织这个臭名昭着的组织,必定是石原家族在操纵, 如果我能够有足够的证据证明mystery组织是石原家族在操纵的话,那整个石原家族,将会成为世界公敌, 不过要做到这一点,我还得下一点功夫, 而要做到这一点,袁总就成了一个很关键的人物, 一念至此,我就对着袁总正色说道:“帮助日本人残害本国同胞,你罪无可恕,罪恶滔天,如果你想将功赎罪,减轻一点惩罚的话,那你就必须按照我所说的去做,” 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很清楚,这会儿听到了我所说的话,袁总沉默了片刻之后问着我道:“如果我按照你所说的去做,那会不会赦免了我犯下的罪过,让我继续拥有现在的一切,” 我瞪了袁总一眼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自己最清楚,让那么多的人因为你而死,你的罪过怎么可能会被赦免,你还想继续拥有现在的一切,简直是痴人做梦,” 见我这样说,袁总索性就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接下来袁总说道:“即便是我全力配合你们,最终的下场却还是要死,那我有什么理由按照你所说的去做,” “而且就算是我死了,你们也不会难为我的家人,但如果我配合你们做事,那些日本人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家人,” “既然这样,那不如让我的家人过的好一点,” 听到袁总这话,我对着袁总正色说道:“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全力以赴的配合我做事,你家人的安全我一定能够保证,” 而见此情形,袁总却跟我讨价还价了起来, “我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赦免了我犯下的错误,让我继续拥有现在的一切,” “如果你们天机门和天道门是同样级别的机构的话,那你们天机门有这个权力,” “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答应不了我的这个要求,那只能说明天机门和天道门不在一个档次上,” 说这话时袁总的态度看上去有点儿嚣张,甚至有点儿把天机门不放在眼里的意思, 但我却很清楚的知道,袁总这个生意场上打滚了大半辈子的生意人,这会儿把他在生意场上的谈判手段,用到了我的身上, 然而袁总却忘了一点,在我的面前,他根本就没有谈判的资格和条件, 所以当面对着看上去有点儿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袁总之时,我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而就在我长叹了一口气之后,一个甜美而清脆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这个世界上怎么有那么多人总喜欢自以为是呢,” “死亡,其实并不可怕,而最可怕的,其实是生不如死,” 随着声音传来,清纯而又美艳的黎月从外面走了进来, 黎月这会儿穿着一身天蓝色的牛仔服,看上去清纯的就像一个女高中生一样,而且她那美艳无双的脸上,还带着一脸甜蜜的笑容, 当然,黎月这一脸甜蜜的笑容肯定是针对我的, 但在面对着一脸笑容的黎月之时,袁总和熊队却不由自主的有一种浑身发冷,后背生寒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