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 鬼毛都没有 - 天命神相

第五百七十三章 鬼毛都没有

从西安到深圳坐飞机只需要两个半小时,在接到了我的电话之后,黎月立刻就打了一辆车去了咸阳机场。 买了当天的飞机票之后,在下午五点多的时候,黎月就已经和我们会面了。 而就在黎月和我们会面没多久之后,熊队就打电话给我,说袁总要见我们两个。 这会儿外面值班的保安是郑海冰和小兰陵,黎月想进入中金大厦,根本就不用费任何力气。 所以当听见我长叹了一口气之后,黎月就闪亮登场了。 因为修炼的是蛊术的缘故,所以黎月这丫头的身上带着一股让人生畏的气息。 这会儿面对着黎月,尤其是听到了黎月所说的话之后,袁总和熊队竟然情不自禁的发抖了起来。 在这两个人的眼里,笑颜如花的黎月竟然比袁总养的紫面鬼还要可怕许多倍。 不过黎月这会儿却没有搭理他们两个,而是笑眯眯的看着我。 “姜一,你是不是想让我控制他们两个?” 自从破了坠龙谷的案子之后,黎月这丫头就从来都不叫我哥了。 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个多月时间没有见我,从进门之后,黎月这丫头的眼睛一直都盯在我的身上。 对于袁总和熊队两个人,她反而却直接无视了。 其实对于黎月所发生的变化,我发现已经很长时间了。 我隐隐约约的感觉,黎月这丫头把她对蚩尤的崇拜和感情已经转移到我的身上。 但黎月是我表妹,我们两个之间绝对没有这个可能! 更何况我不能做出对不起陈婉秋的事情,我不能在陈婉秋之外喜欢上任何一个别的女人! 然而,我却已经做了对不起陈婉秋的事情,而且对秦楚楚还余情未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更不能和黎月之间有任何瓜葛。 但这会儿面对着笑颜如花的黎月之时,我却只能连连的点头。 因为只有依靠黎月的手段,才能牢牢的把袁总和熊队控制起来,让他们两个全力以赴的配合我。 所以,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小月,帮我控制他们两个,但你能不能不叫我的名字?要知道你可是我妹妹!” 在向黎月提出了请求的同时,我不忘强调了一边我和她之间的关系。 但黎月却撅着个嘴说道:“我才不愿意做你妹妹呢!” 而在说着话的同时,随着黎月的双手一扬,两道粉红色的烟雾就从她的手中弹射而出,等到袁总和熊队两个人反应过来之时,那两道烟雾已经弹射到了他们的脸上。 接下来随着黎月打了一个响指,袁总和熊队就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嚎叫之声,在地上打起了滚。 片刻之后,黎月又打了一个响指,袁总和熊队两个人就好像两团烂泥一样躺在了地上,看上去连嚎叫的力气都没有了一样。 而就在这时,随着袁总和熊队两个人口吐白沫,有好几条像蜈蚣一样的黑色虫子,从他们两个的嘴里爬了出来。 而就在这几条虫子爬了出来之后,袁总和熊队两个人好像变的好受了一点一样,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但从地上爬了起来之后,袁总和熊队看着黎月的眼神,就好像从地狱中钻出来的厉鬼和恶魔一样。 而这时黎月却目光冰冷的扫了一眼袁总和熊队,然后说道:“像这样的蛊虫,在你们两个的身体之内,我种下了至少一百条!” “通过这些蛊虫,我可以控制你们的身体,甚至连你们的念头,我都能在第一时间感知到!” “所以,就算是你们两个想死,只要我不同意,你们都做不到!” “而我,却可以让你们两个每隔一段时间,就尝试一下刚才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听到黎月这话,不要说熊队和袁总两个人了,就连我都快要崩溃了。我在想,如果黎月这丫头给我偷偷的下了蛊,那岂不是连我都要被她给控制了? 我的蚩尤金身能够刀枪不入,但能防住黎月的蛊虫吗? 万一要是黎月这丫头给我偷偷的下个情蛊什么的..... 想到这里,我简直有点儿不敢往下想了。 而就在我正胡思乱想着之时,袁总和熊队两个人挣扎着爬到了我的面前。 袁总直接抱住了我的大腿,声音里带着哭腔说道:“姜先生,我答应你!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我连一次都不想再体验了!” 而见此情形,黎月这丫头一脸得意的笑了起来。 “咯咯咯.....” 一时间整个袁总的办公室里面都充满了黎月那银铃般的笑声。 我这会儿虽然借助黎月的手段达到了目的,但只要一想到黎月那恐怖至极的蛊术,我就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在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蛋蛋那家伙对我有多么重要。 如果蛋蛋这个天地阴阳兽在我的身旁,我就一点都不用担心黎月的蛊术了。 然而蛋蛋好像在进化一样,自从上次陷入了昏睡之中以后,它已经整整的睡了好几个月了,而且连一点要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一念至此,表情复杂的看了黎月一眼之后,我把袁总从地上拽了起来。 和袁总相顾对视着的同时,我安排着道:“我需要你给那个什么渡边淳一打电话,把中金大厦这边所发生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他,但绝对不能提到任何有关天机门的情况!” “至于我叫你打电话的目的,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要知道袁总对天机门不了解,但石原家族对天机门的了解,可能比天道门三大家族还更要清楚。 所以我才向袁总强调,绝对不能在渡边淳一的面前提到天机门这三个字。 而听见我的安排之后,袁总就像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的点头,满口答应着道:“你的目的是让渡边淳一来一趟,我一定会按照您吩咐的去做的!至于天机门这三个字,我绝对不会说的!” 听到袁总的回答之后,我表示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在仔细的想了想之后,我另外交代着道:“具体怎么说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但你一定要记住一点,绝对不能让渡边淳一产生怀疑!” 袁总连连点着头道:“这一点请姜先生您放心,我会在今天晚上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用我办公室的座机给渡边淳一打过去,这样他就不会怀疑了!” 仔细想想,我觉的袁总的这个想法还是有一定的道理,就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在袁总的身上留了一道相气,对他也启用了天视地听之法。 这样一来袁总给渡边淳一打电话的时候无论是说了什么,我全部都能听个一清二楚。 就这样,在安排好了一切之后,我们就离开了袁总的办公室。 当然,在我们离开之前,莎莎已经搞定了那七个逃离的鬼,把他们全部都给吞噬了。 再又吞噬了三个紫面鬼和四个摄青鬼之后,莎莎的鬼体变的更加凝实了,实力又提升了一大截。 这会儿的莎莎不要说遇到紫面鬼了,我觉的就算是遇到了实力相对差一点的黑脸鬼王,莎莎都有一战之力了。 接下来我们一帮人在附近找了一个餐馆美美的大吃大喝了一顿。 因为黎月是个女孩子,她不方便和我们这些男的住在一起,所以当我们大吃大喝了一顿,到了休息的时间之时,我在中金大厦的附近的一家酒店开了两间房,一间给黎月住,一间给我住。 而我之所以要在中金大厦附近的酒店开一间房住,就是想用天视地听之法听一下袁超他会在电话之中跟那个渡边淳一说些什么? 就这样,在修炼完毕我们姜家祖传的功法之后,我打开了酒店的电视,看了一会儿午夜剧场,等到差不多三点钟的时候,就静心凝神的启动了天视地听之法,监听起了袁总那边的动静。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之后,袁总就开始拨打电话。 因为是半夜的缘故,渡边淳一可能睡的比较死,所以袁总在打了好几次电话之后,电话那头才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袁桑,半夜打电话给人是很不礼貌的行为!难道你不懂吗?” 电话那头的渡边淳一言语间对袁总打扰了他的美梦非常的不满,而这时,袁总的声音里却充满着惶恐的说道:“渡边先生,大事不好了!” 听到袁总这话,电话那头的渡边淳一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妙,立刻就沉声问道:“袁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竟然大半夜给我打电话?” 袁总急忙说道:“前天熊刚安排了两个保安去巡楼,但第二天上午的时候,那两个保安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熊刚问他们有没有见到什么?他们两个的回答,却是什么都没有!” “熊刚觉的这件事很蹊跷,就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当天就赶到了深圳!” 听袁总说到这里,渡边淳一打断了他的话问道:“是不是已经惊动了天道门的人了?那两个保安是不是有问题?” 袁总非常肯定的回答着道:“起初我和您一样,也是这样想的,我把那两个保安,也当成了天道门的人!但我今天下午到深圳之后见了那两个保安之后,却完全能够肯定,那两个保安绝对不是天道门的人!” “他们两个是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普通人!甚至我已经把他们两个给控制了起来!” 听到袁总这话,电话那头的渡边淳一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如果那两个保安真的是普通人的话,那为什么他们两个能够安然无恙呢?” 听到渡边淳一这话,袁总立刻说道:“我也觉的这件事非常诡异面,就等到了晚上天黑之后去每一座楼转了一圈,结果和那两个保安一样,却什么都没有碰到!” 听袁总这样一说,渡边淳一说道:“D座的地下负二层你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吧?你有去那里看过吗?” “袁总回答着道:“渡边先生,正是因为去D座的地下负二层看过之后,我这才半夜三更的给您打了电话过来!” 听到袁总这话,渡边淳一就觉的情况有些不妙了,急忙问道:“地下负二层是什么情况?” 而这时的袁总的声音里却带着无尽的惶恐说道:“渡边先生,地下负二层里面什么都没有了!不要说鬼了,连一更鬼毛都没有!” 听见袁总这话,电话那头的渡边淳一就大声的咆哮着道:“八嘎!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