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关门打狗 中 - 天命神相

第五百七十五章 关门打狗 中

在生意场上混了大半辈子,袁总的演技确实不错, 所以渡边淳一即便是觉的有点儿不大对劲,却并没有怀疑到袁总的头上, 因为大厦里经常闹鬼,所以中金大厦里面上班的人有一个习惯,只要一过了下班时间,大厦里面的人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走的一干二净, 所以当我们七个人走进了A座一楼之时,整个大厦里面已经没几个人了, 此时此刻,袁总和渡边淳一还有熊队三个人正在袁总的那个装修的非常豪华大气的办公室内, 而渡边淳一的那三名手下,却昂首挺立的站在袁总的办公室外面, 渡边淳一这会儿正一脸傲然的坐在袁总的老板椅上,而袁总和熊队却有些惶恐的站在渡边淳一的面前, “熊刚,你去把那两个保安带过来吧,” 看了一眼渡边淳一之后,袁总对着熊队挤了挤眼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 熊队答应了一声,正打算转身往外走,而这时我们七个人却已经走了过来, “不用带了,我们自己来了,” 随着话音一落,只看到我的身影一闪,就已经从外面闯进了袁总的办公室, 我所使用的这一招,就是当初我爷爷用过的缩地成寸之法, 不过因为我的相师等阶还没有突破天阶,所以并不能像我爷爷那样,一脚踏出就出现在几百米之外, 但在一个闪身之间跨越十几米甚至几十米的距离,对我而言却不难做到, 在看到我们六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之时,渡边淳一的那三个手下就如临大敌一般, 然而就在他们的眼睛一眨之间,我已经从外面闯进了袁总的办公室,并且站在了渡边淳一的面前, 这下子不要说外面的那三个人了,就连渡边淳一都被吓了一大跳, 至于袁总和熊队,他们早就领教过我的可怕,反而表现的比较正常, “你,你是什么人,”从袁总的老板椅上站了起来,渡边淳一一脸紧张的问道, 从我穿的保安制服上渡边淳一已经大概猜出了我应该是那两个保安之一, 但这会儿就算是打死他,他也绝对不会相信我的身份是一名保安, 在渡边淳一看来,我很有可能是天道门的人, 但天道门除了天道门三大家族的那三位老祖宗之外,他实在是想不出来那一个顶级高手能做到像我这样, 更何况我的相貌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在天道门年轻一代之中,更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像我这样, 不过在我即将张嘴说出我的身份的那一刹拉,渡边淳一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 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的苍白如纸, 而在这同时,我已经把我的身份说了出来, “我是天机门门主,姜一,” 听到我这话,渡边淳一的脸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而熊队和袁总同样也被震惊到了, 如果武顺说的没错,天机门和天道门是同样级别的机构的话,那我这个天机门的门主,在地位和权势上岂不是相当于天道门的门主, 但我的年龄却仅仅才二十出头, 这特么的是何等的卧槽, 而就在袁总和熊队两个人暗自震惊之时,渡边淳一却已经想明白了所有的一切, 因为我天机一脉当代传人的身份,再加上我干掉了好几个石原家族的重要人物,所以对石原家族的任何一个人来说,我是他们的生死大敌, 尤其是我在上海虐杀了石原进二那几个人的情况通过一些渠道传到石原家族之后,石原家族的人对我恨之入骨,视我为心腹大患, 有句话叫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莫过于你的敌人,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石原家族对我的一举一动全部都了解的很清楚, 甚至天道门三家十派中的许多门派对我的了解都不如石原家族的人, 作为石原家族的那位老祖宗亲自培养的风水师,渡边淳一对我的情况自然是了解的非常清楚, 我能在上海杀了石原进二,就能在深圳杀了他, 所以这会儿听到我报出了名字,渡边淳一就已经绝望了, “我早就应该猜到是你了,因为只有你,才有这种手段,” 说这话时,一脸绝望的渡边淳一浑身乏力的一屁股坐了下去,瘫坐在了袁总的老板椅上, 此时此刻的渡边淳一,已经不难想象到他的下场, 他很有可能会像石原进二和石原正名一样,被我虐杀,死了之后连个全尸都没有, 甚至连灵魂都会消失在天地之间, 但渡边淳一却并不知道,我之所以会用那么残忍的手段虐杀了石原进二和石原正名,是因为那时候受到了蚩尤魔性的影响, 而现在的我,在没有受到刺激的情况之下,轻易是做不出来那样的事情的, 更何况渡边淳一对我来说还有很大的用处,我又怎么可能会杀了他, 接下来我并没有跟渡边淳一说任何废话,直接让黎月出手, 而黎月这丫头和武顺他们几个早就收拾了渡边淳一的那三个手下,这会儿已经走进了袁总的办公室, 在黎月给渡边淳一下了蛊之后,先让渡边淳一和他的三个手下体验了一番生不如死的滋味, 看着渡边淳一和他的三个手下在办公室里面满地打滚,发出的惨叫声如同鬼哭狼嚎一般,袁总和熊队两个人感同身受一般, 片刻之后,黎月终于停止了折磨渡边淳一和他的三个手下, 但在这同时,黎月却一脸寒霜的说道:“你们的身体之内,被我种下了几百个蛊虫,就连你们的思想和意识,我都能通过蛊虫感知到,所以就算是你们想死,也得我同意才行,” 听到黎月这话,渡边淳一几个人彻底绝望了, 落在了我们的手里,尤其是被黎月这丫头下了蛊之后,连死亡都成了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但生不如死的这种滋味,发自灵魂深处的这种痛苦,渡边淳一几个人却再连一次都不想体验, 就在这时,我走到了渡边淳一的面前,居高临下一脸冷漠的看着他, “说吧,把你知道的所有一切,全部都说出来,如果你不想每隔十分钟就享受一次刚才的那种滋味的话,” 此时此刻,趴在地上的渡边淳一,对我而言就好像一只卑微的蝼蚁一般, 当听到我说的话之后,渡边淳一的信念彻彻底底的崩溃了, 即便是他曾经在石原家族的那位老祖宗面前发过誓,说他这辈子绝对不会背叛石原家族,会用自己的生命为石原家族尽忠, 然而所有的一切,在黎月那恐怖之极的蛊术面前却是一个笑话, 就这样,在渡边淳一稍微休息了一下,恢复了一点体力之后,就给我们讲起了石原家族的计划, 原来石原家族的那位老祖宗不知道在修炼一个什么样的邪法,竟然需要大量的阴魂, 所以石原家族从几年以前就开始布局,在我们国家人口密度最大,最繁华的几个大城市全都派了人过去, 四九城虽然也是一个人口密度非常大,有几千万人口的城市,但四九城作为我们国家最重要的一个城市,无论是官方还是天道门都有大量的能人异士坐镇, 所以石原家族并不敢冒冒然的派人去四九城, 但除了四九城之外,上海,重庆,深圳,广州,这四个城市的人口最多和最密集,所以石原家族全部都派了人过去, 而石原家族派过去的这些人,全都和石原进二,渡边淳一一样,是精通风水的高手, 他们到这些城市的目的基本上全都一样,是为了布下一个《九曲连环锁魂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