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心眼 天眼 神眼 - 天命神相

第五百七十九章 心眼 天眼 神眼

经过这段时间以来的朝夕相处,在不知不觉之中,黎月这丫头在我的心目之中已经占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 我不止一遍的告诉过自己,黎月是我的妹妹,是除了我父母和爷爷奶奶之外最亲的亲人! 这会儿当看到那名忍者的武士刀从背后直刺而入,刺穿了黎月的身体之时,我整个人就好像疯了一样! 我的脑海之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如果黎月死在了这名忍者的手中,那我一定要屠了石原家族! 无论是sr组织还是石原家族,我连一个人都不会放过! 我会用这个世界上最残忍最暴戾的方法替黎月报仇! 一念至此,我身形一晃,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那个忍者的身后。 连打神鞭我都没有用,直接一拳轰了过去。 随着嘭的一声响,那个忍者的脑袋被我一拳给轰了个粉碎。 鲜血和脑浆顿时就四处飞溅,溅了我一身一脸。 但我却并没有理会这些,一脚踢飞了那个忍者的身体,拔出了他刺在黎月身上的武士刀,然后把黎月抱在了我的怀里。 因为我的这一拳太过于残暴的缘故,那些忍者们全部都被吓到了。 这会儿见我抱着黎月,一个个全都握着手中的武士刀愣在那里,并没有发动进攻。 石原三郎被黎月所发出的那团金光击中之后,就一直在地上打滚,发出了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声。 看着石原三郎的那副惨样,石原正林心如刀绞,但却无可奈何。 本来他以为这是一个必胜之局,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除了头部之外,身体和双臂全都刀枪不入。 而且就算是石原三郎穿了天蚕衣,黎月的蛊术照样也能对付他!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黎月所发出的那团金光,应该是蛊虫之中最霸道的金蚕蛊。 据说金蚕蛊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可以咬破天底下的任何东西。 在石原三郎穿了天蚕衣的情况之下,还能让石原三郎中蛊,恐怕只有金蚕蛊才能做到这一点。 而此时此刻,黎月被武士刀刺中的部位却在不断的往外涌着鲜血。 虽然被刺中的不是致命位置,但如果一直这样血流不止,黎月肯定会死的。 “小月,你怎么样?”看着黎月的伤口处鲜血不断的往外涌出,我心头的杀念越来越强,我身上那股暴戾无比的气息越来越重。 “你不要管我,杀了他们!不然我们所有人,全都得死!” 从我的怀里强行挣扎出来之后,黎月直接倒在了地上,但临倒地前,她所说的话却清晰的传进了我的耳朵。 和这帮忍者相比,武顺小兰陵郑海冰他们的实力远远的不够。 在这种情况之下,小兰陵他们反而成了我身上最大的弱点。 一旦这帮忍者用小兰陵他们来牵制我的话,我们这帮人全都得死。 所以黎月说的一点都没错,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杀光了石原正林这帮人。 这就是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于人的道理。 一念至此,我的脑海之中就只剩下了一个字。 那就是杀! 之前我还想着让石原正林和渡边淳一指证石原家族,但这会儿,我却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在我无法掌控局势的时候,为了我的兄弟和亲人的安危,我只能选择用最简单和粗暴的方法! 更何况我这会儿因为受到了蚩尤魔性的影响,已经无法控制自己想杀人的强烈念头了! “杀!给我杀了他!” “给我砍掉他的腿!” 石原正林这会儿也很清楚的知道,现在的这种局面不是我死就是他们死,所以当看到我发起了进攻之后,也赤红着双眼下达了命令。 而且在这同时,石原正林连连的往地下丢了好几个闪光弹。 “轰!轰!轰!” 随着几声巨响响起,耀眼无比的光芒一次又一次的闪现。 sr组织的那些忍者因为受过训练,所以并不受闪光弹的影响。 但我这会儿却闭上了双眼。 佛门的五眼六通,修炼到了至高境界的时候,可以开佛眼,而这佛眼可以看到过去未来之事。 我们姜家的功法修炼到了一定程度之时,可以开启心眼,天眼和神眼。 而我这会儿虽然闭上了双目,但却已经开启了心眼。 在我的相师等阶达到了地阶一品的时候,我的心眼就早已经开启。 虽然心眼并不能像佛眼一样看到过去未来之事,但只要心眼开启,方圆千米之内的情况,我全部都可以不受任何影响的一览无余。 如果我的相师等阶能够突破天阶,成就天阶神相之位,我的天眼就会开启。 而那个时候,我就能启动天视地听中的天视之法。 在天眼悬空之下,只要身上附着了我的相气,无论距离多远,我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这个人的行踪。 “杀!” 见我闭上了眼睛,几个忍者大声吼着就从四面八方向我发起了攻击,而且这几个忍者全部都主攻我的下盘。 但我却并没有和这几个忍者纠缠,一个闪身就来到了另外一个忍者的面前,以快若闪电疾风的速度来了一记双峰贯耳。 “嘭!” 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响起,这个忍者的脑袋就被我轰了一个粉碎。 而且在这同时,我还用意念控制着打神鞭,一鞭下去打在了另外一个忍者的脑袋上,把这个忍者的脑袋打了个稀巴烂。 “他竟然不受闪光弹的影响!我们的忍术对他没用!” 见此情形,一名忍者发出了惊呼,但他的话音刚落,我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此时此刻,对于这名忍者来说,我比十八层地狱之中的恶鬼还要恐怖。 当看到一脸杀意,浑身上下充满着暴戾气息的我之时,这名忍者丢下了手中的武士刀,转身身子撒腿就跑。 但这会儿已经晚了! 随着我在他的身后一拳挥出,我的拳头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 紧接着,我竟然做出了一个残暴至极,血腥至极的动作。 我用双手直接把这个忍者的身体撕成了两半。 一时间血肉四处横飞,鲜血四处飞溅。 就算是石原正林这帮人全都是冷血无情的畜生,他们也害死过不少的人,但像我这么残暴而血腥的手段,他们却是生平仅见。 所谓恶人还需要恶人磨,在此情此景之下,面对着像杀人魔王一般的我之时,石原正林这帮人快要被吓疯了! “杀!给我杀了他!不杀了他,我们都得死!” 歇斯底里的下达着命令的同时,石原正林却把正在地上打滚惨叫着的石原三郎拦腰抱了起来。 很显然,石原正林已经打算跑路了! 那些忍者就算是全都死在我的手中,他也不会在乎,但石原三郎是他的儿子,他却不能舍弃。 不过石原正林却万万没有想到,早在昨天晚上,我就做好了布置。 在中金大厦的周围,我已经布下了一个简易版的封天锁地大阵。 早在石原正林这帮人来了之后,我就已经启动了阵法。 石原正林这帮人如果跟我拼死一战,齐心协力主攻我的双腿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但这会儿的他们被我吓破了胆,已经毫无战意,反而给我创造了机会。 “杀!” 随着我一声声的大声怒喝,金光闪闪的打神鞭一次又一次的打在了那些忍者的身上或者头上,转眼之间又有好几个忍者被打倒在地,死于非命。 而抱着石原三郎的石原正林,却好像一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无论怎么走都离不开中金大厦的范围。 因为我布下的这是一个简易版的封天锁地大阵,所以渡边淳一看破了阵法的生门所在。 “三长老,往东北方向走!” 听到渡边淳一这话,我不由的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你他妈的叫什么叫!我打死你这个混蛋!” 怒骂着渡边淳一的同时,我一记打神鞭下去,就把渡边淳一的脑袋给打了个粉碎。 袁总和熊队这会儿就站在渡边淳一的身边,当看到渡边淳一的脑袋被打神鞭打爆之后,这两个人当即就崩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