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天有五贼 - 天命神相

第五百八十一章 天有五贼

因为受到了黎月的影响,我这会儿以为黎月要死了。 欺骗黎月的事情我做不出来,但这会儿面对着黎月临死之前所提出来的最后一个要求,我却很难拒绝她! 尤其是当黎月气如游丝一般,看上去好像随时都会离开这个世界一样之时,我更加不忍心拒绝她这最后一个要求。 所以即便是当着我的这帮兄弟的面,我也毫不犹豫的抱着黎月轻轻的吻上了她的嘴唇。 要说放在平时,如果我和黎月当着武顺他们的面亲吻的话,他们肯定会在一旁起哄。 但此时此刻,他们几个却全都露出了一脸凝重的表情,默默的看着我吻上了黎月的嘴唇。 说实话当我吻上黎月的嘴唇之时,我的双眼之中早已经泪如泉涌,因为我生怕就在和我亲吻的时候,黎月她咽下了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口气,死在我的怀里。 然而,就在这关键的时刻,却发生了一个戏剧性的变化! 本来我只是想轻轻的吻一下黎月就算了,但谁知道就在我吻上了黎月的嘴唇之时,这死丫头竟然伸出了她的双手,把我的脖子紧紧的搂了起来。 而且,她竟然还给我来了一个变被动为主动! 就在黎月这丫头越来越过分,越来越主动之时,我终于反应过来了。 靠! 这是一个即将要死的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这死丫头,她肯定是在骗我! 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个念头,我急忙挣脱了黎月的双手。 当我往黎月的脸上看去之时,却看到她的脸上带着一丝坏坏的笑容和得意之色。 一时间我很难用语言来形容我的感受。 说实话,如果黎月这丫头没事的话,我真想揍她一顿。 但看着她身上满身的鲜血,我又有点儿不大放心。 于是我问着黎月道:“小月,你的身体有没有事?” 黎月笑着说道:“我们九黎一族的蛊术,其实源自上古之时的巫术,而有句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叫做巫医不分家!” “蛊术,能够杀人于无形,也能够救人于危难!你可不要忘了老修和叶子是我救的!” “那一刀虽然刺穿了我的身体,但在没有伤到要害的情况之下,却要不了我的命!” “难道你就没有发现,我的伤口部位已经不往外流血了吗?” 说这话时黎月还被我抱在怀里,她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柔情蜜意。 但在听完了黎月所说的话,看了一眼黎月受伤的地方之后,我只恨不得把这死丫头给丢到地上。 原来真的和她所说的一样,她被武士刀刺穿了的伤口,竟然已经停止了流血。 我因为太过于紧张的缘故,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如果我注意到了这一点,就不会被黎月这丫头给骗了! 不过虽然黎月的蛊术保住了她的命,但她受的伤却还是挺重的。 我这会儿就算是再恼火,也不能真的把黎月给丢到地上。 于是我一脸无奈的看着黎月说道:“你这丫头,怎么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而黎月却很认真的看着我说道:“谁跟你开玩笑了?我可是很认真的!现在你亲了我,你要为我负责!” 听到黎月这话,见黎月没有性命之忧,武顺这帮人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甚至苏天和小兰陵还跟着瞎起哄,说我应该对黎月负责。 我算是被这帮人给打败了,但却对他们无可奈何。 面对着石原家族的那帮人之时,我就像一个从地狱之中钻出来的恶魔一样,但面对着我身边的这帮兄弟之时,我却一点都凶不起来。 反而我却经常被他们调侃! 不过这一次的事情对武顺他们几个人的触动很大,让他们深刻的感受到了自己实力上的不足。 但他们和我不一样,要想在短时间内在实力上有一个巨大的提升,却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 如果我能突破天阶,成就天阶神相之位,炼制出造化仙丹的话,那或许能让他们的实力提升一大截。 但突破天阶成就神相之位,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能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之内,有一个黄阶九品的菜鸟,成为地阶一品的高阶相师,这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在过去的几千年之中,我们姜氏一族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像我这样! 如果我轻轻松松的就突破了仙凡之隔,成就了天阶神相之位,那简直就太逆天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即便是我获取了再多的功德,在机缘未到的情况之下,我还是无法突破。 但我的机缘在那里呢? 在什么情况之下我才能突破? 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头绪! 甚至我在想,我要不要去一趟万妖谷,问一下我爷爷他老人家,他是怎么突破到天阶,成就神相之位的呢? 不过事有轻重缓急,在去万妖谷之前,我必须得把石原家族的计划反馈给官方。 按照渡边淳一所说,石原家族在几年之前就已经开始布局,深圳,上海,重庆,广州这四个人口众多的大城市,石原家族全都派了人过去。 石原家族派到上海的应该是石原进二,但在阴错阳差之下,石原进二那帮人已经被我给灭了,石原进二所布下的风水局也全部都被我给破了。 而深圳这边,随着渡边淳一被我用打神鞭打碎了脑袋,石原正林和那十二个忍者也全部都死在了我的手中,石原家族派到深圳的人就只剩下石原八子中的石原三郎了。 而石原三郎中了黎月的蛊术,在金蚕蛊的摧残之下,已经和一个死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需要去一趟深圳四大邪地中的其他三大邪地,破坏掉渡边淳一所布下的风水局,深圳这边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了广州和重庆两个地方。 重庆是夏家的地盘,而夏家现在属于天机门,所以重庆那边天机门可以派人去查。 但广州是叶家的地盘,而叶家属于天道门,我就很有必要把这一情况反馈给官方,让官方来做决定。 如果官方还是让我接手这个案子,那我肯定不会拒绝。 如果官方让叶家或者天道门接手,那我就直接去重庆。 这件事我认为事关重大,连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 总而言之,我认为绝对不能让石原家族在这两个城市布下九曲连环锁魂阵。 只要查到任何蛛丝马迹,就应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石原家族派来的人展开行动。 而就在当天晚上,在把黎月送去了医院之后,我就给灵异调研局的林局打了一个电话,把我所了解的情况全部都反馈给了他。 对于我所说的情况,林局非常的重视,不过广东毕竟是天道门的地盘,要是连续把两个案子交给天机门的话,天道门那边肯定会有意见。 考虑到这一点之后,林局说和天道门那边商量之后再做决定。 到时候是我继续接手这个案子去广州,还是转交给天道门,他会打电话告诉我。 而就在我挂了林局的电话没多久之后,赖老竟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在电话中他很详细的询问了我有关中金大厦这个案子的情况。 不过让我感到有些奇怪的是,对于石原家族和sr组织之间的关系,赖老好像并不意外。 甚至对于石原家族的野心,赖老也没有表现的很震惊一样。 而在我说完了中金大厦的情况之后,赖老很突然的对我说道:“你爷爷让我带句话给你!” 听到赖老这话,我不由的有点儿激动,我爷爷他通过赖老会带什么话给我呢? 这时赖老说道:“天有五贼,这是你爷爷带给你的话,你自己去领会吧!” 说完这话之后,赖老直接挂了电话,而我整个人却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