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青羊观 - 天命神相

第五百八十七章 青羊观

“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杀杀杀杀杀杀杀!” 这两句话和七个杀字,就是赫赫有名的七杀碑上面所篆刻的字。 而根据野史记载,这充满了杀气和暴戾之气的七杀碑,就是大顺皇帝张献忠所立。 当年张献忠入川,在攻破成都之后,下令屠城三日,成都重庆两地,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于他的屠刀之下。 而且在三日之后他停止大杀,但每天还要杀数百人以树其威。 根据历史记载,在一年半左右的时间里,仅仅在川渝两地,张献忠下令杀死的人,数量至少在十万人以上。 而且张献忠杀人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理由,甚至可以说他杀人杀的没有任何人性。 据说有一天晚上,他的小儿子经过他住的宫殿,张献忠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结果张献忠的小儿子可能没有听到,所以并没有理会张献忠。 于是张献忠在一怒之下就下令手下的人把他的小儿子给杀了。 而在第二天上午,张献忠一觉睡醒来之后,想起他杀了自己的儿子,就迁怒于他身边的侍妾们没有劝他。 就这样,在责问那些侍妾们为什么没有救他的儿子之后,张献忠又下了一道命令,把他的侍妾们也全部都杀了。 据说张献忠还创造许多种奇葩的杀人名堂。 譬如派遣将军们四面出击,“分屠各州县”,名曰“草杀”。 上朝的时候,百官在下边跪着,他招呼数十只狗下殿,狗闻谁就把谁拉出去斩了,这叫“天杀”。 他想杀读书人,就假称开科取士,把各地的学子骗来杀掉。 有时候杀掉人,他就派人把所杀掉人的人头砍下来摆成一堆,手掌剁下来摆成一堆,耳朵鼻子这些割下来摆成一堆。 甚至,在打下了一座县城之后,他把当地妇女的小脚全部都砍了下来堆成了山,带着他心爱小妾去参观。 总而言之,张献忠的疯狂和残暴,尤其是他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的屠杀行为,在过去的几千年历史之中,绝对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像张献忠这种生前杀人无数的人,死后必定是煞气滔天。 虽然距离张献忠死后到现在才几百年的时间,但像张献忠这种煞气滔天的鬼,成长的度就绝非普通的鬼所能相提并论。 几百年的时间,成就黑脸鬼王之位,对张献忠来说应该不是难事! 甚至如果给张献忠上千年的时间,让他和邙山鬼王武安侯白起一样,成就鬼中至尊之位都不无可能。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夏覆海说的没错,张献忠活着的时候最大的执念就是做皇帝,所以他才在成都称帝,建立了大顺皇朝。 然而,他的皇帝并没有做多久,就被清军打败,在川北之地中箭而亡。 纵观过去的几千年历史,死在川渝之地的绝世凶人,除了杀人魔王张献忠之外,还真的找不出第二个。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夏覆海才认为丰都城的那位丰都大帝,就是在川渝两地杀人无数的杀人魔王张献忠。 而夏覆海这样一说,我也觉的他说的非常有道理。 这样一来对我而言就面临着一个问题。 在夏家查不出任何线索的情况之下,我就很有必要到丰都城去走一趟。 如果和我猜的一样,青羊观和石原家族,甚至丰都城的那位鬼中帝王,他们全部都勾结到了一起的话。 那我就灭了他们! 一念至此,我让夏覆海替我准备了一些东西,在酒店休息了一天之后,第二天上午,我就背着一个双肩背包,以一个普通游客的身份去了位于长江北岸的丰都鬼城。 早在十几二十年以前,丰都城就被打造成了一个旅游胜地。 鬼城内以各种阴曹地府的建筑和造型而著名。 比如哼哈祠、天子殿、奈河桥、黄泉路、望乡台、药王殿这些阴曹地府的典型建筑,在丰都的旅游风景区都能看到。 在丰都城以西,有一座占地好几百亩的古建筑群,这里面雕栏玉砌的宫殿林立,犹如古代帝王的皇宫一般。 而在通往这个建筑群的必经之路上,有一个占地数十亩的道观。 这个道观就是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青羊观的总部所在。 青羊观的观主青羊道人,还有青羊观的几大长老和护法,以及青羊观的那些精英弟子,平时都在这座道观之中。 到丰都城来游玩的旅客,基本上都会到青羊观来转一圈,所以青羊观的香火非常的旺盛。 但许许多多的游客想通过青羊观到那一座占地几百亩的古建筑群去游览之时,却会被青羊观的人阻止。 青羊观的人给出的理由,是那座古建筑群还没有开好,等到开好之后才会开放,供游客游览。 然而,已经过去了好几年的时间,那座古建筑群却一直都没有开放。 但根据丰都城内的居民所说,每天到了晚上,从那栋古建筑群里面就会穿出古代乐器的鸣奏之声,甚至还有许多人齐声喊着“万岁”“陛下”这样的称呼。 当我背着一个双肩背包,带着一副墨镜来到了青羊观之时,已经下午两点多钟了。 和许多游客一样,在青羊观的几个大殿里转悠了一圈,在三清道尊的塑像面前毕恭毕敬的上了个香之后,我来到了青羊观的一座高塔内。 站在这座塔的塔顶,从上往下看就可以看到那座占地好几百亩的古建筑群。 在我把相气运用双眼之后,就能看到有无数股阴气和煞气在那座古建筑群里面。 这还是在白天的情况之下,如果是在晚上,当这些阴气和煞气汇聚之时,恐怕连遮天蔽月都能做到。 很显然,那位鬼中帝王丰都大帝,和他手下的上万名阴魂厉鬼,应该就在这座古建筑群之中。 站在塔顶观察了片刻之后,我从塔上下来,直接往青羊观的后院走去。 青羊观分前院和后院,前院的那几座大殿是用来让游客们参观和上香的,而后院则是青羊观的人平时用来居住和练功的地方。 但如果要去那座古建筑群,就必须经过青羊观的后院。 当然,青羊观的后院只容许青羊观的人进入,普通游客是禁止进入的。 而这会儿的我,却和几个从塔顶上下来的游客,一同来到了青羊观的后院门口。 这会儿在后院门口,站着几名身穿着青色道袍的青羊观弟子,这几个人的年龄都不是很大,但一个个看上去都牛逼哄哄的。 当看到我们一帮人走了过来之时,这几个青羊观弟子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明显的很不耐烦之色。 “这里是道观禁地,游客止步!”一名身材细长,年龄看上去二十多岁的青羊观弟子说道。 “小道长,我们想去那座古建筑群看看,是不是从这里走啊?” 一名年龄在四十来岁的中年大叔很客气的说道。 听到中年大叔这话,另外一名同样也是二十多岁,但身材比较壮实的青羊观弟子很不客气的说道:“都说了这里是道观禁地,你们是聋子吗?” 而见此情形,我就往前走了一步,走到了那位中年大叔的身前。 接下来我很不客气的质问着那名青羊观弟子道:“我们不过是问一下而已,你们有必要用这种方式说话吗?” 听到我这话,其他几个游客也纷纷响应。 “对啊!我们不过是问一下而已,你们这是什么态度?” “这那有随便问个路,就骂人是聋子的?” 而就在其他的几名游客指责着这名青羊观弟子之时,这名青羊观的弟子反而却恼羞成怒了。 “你他妈的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管我们青羊观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