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南宫宇 - 天命神相

第五百八十八章 南宫宇

青羊观的这些人平时都跋扈惯了,根本就没有把普通人放在眼里, 这会儿见我们几个普通人竟然质问他,青羊观的这几个人就全部都火了, 尤其是那名身材强壮的青羊观弟子,说话的时候指着我的?子,态度极其的嚣张, 对于这种货色,我一点都没有客气,直接一个耳光甩了过去,甩在了他的脸上, “啪,” 这名青羊观的弟子也算是一个练家子,普通人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但在我的面前,他连做一个战五渣的资格都没有, 融合了蚩尤金身的我,就算是仅仅用出了十分之一的力气,也把他一巴掌给打趴在了地上,连嘴里的牙都掉了好几颗出来, 正常情况之下,作为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一,从来都没有人敢在青羊观内撒野,但我这会儿一出手就把一名青羊观的子弟打趴在了地上,这让其他的几个青羊观的弟子一时之间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直到被我打趴在地上的那货捂着嘴巴从地上爬了起来,其他的几个人才算是反应了过来, “小子,你知道打了我的后果是什么吗,”被我打趴在地的那货捂着嘴巴怒视着我说道, 这货自认为是一个高手,但被我这个普通人一巴掌直接给打趴下了,让他隐隐约约的觉的有点儿来者不善,所以跟我说话之时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两步, 其他的几个青羊观弟子并没有感觉到这一点,反而往前走了几步,把我包围了起来,打算替被我打的那个出头, “连我们青羊观的人都敢打,我看你小子是没听说过我们青羊观的名声,”那名比较瘦的青羊观弟子说道, “打了我们青羊观的人,比犯了法还要严重你知道吗,”另外一名青羊观的弟子说道, “在我们青羊观撒野,小子你死定了,”还有一名青羊观的弟子说道, 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很多人的想法都是这样,尤其是出来游玩的时候, 这会儿看我和青羊观的这几个人起了冲突,那几个游客全部都连连倒退了好几步,尽量和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然后站在一旁看起了热闹, 但面对着青羊观的这几名普通弟子之时,我却一点压力都没有, 带着墨镜的我,斜眼看着这几名青羊观的弟子说道:“就你们几个这样的货色,有什么资格在我的面前嚣张,” 听到我这话,那几个青羊观的弟子全部都被气的?子都歪了, 作为天道门三家十派中青羊观的弟子,从来就没有人在他们的面前像我这么嚣张过, “揍这小子,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在我们青羊观撒野,打死了都无所谓,” 就这样,除了之前被我一巴掌打趴下的那位没有出手之外,其他的几个青羊观弟子全部都一边叫嚣着一边对我出手了, 然而,不要说现在的我了,就算是刚出道时的我,对付这几个战五渣都不用费太大的力气, 拳打脚踢之间,我很轻松的就把这几个青羊观的弟子给打趴下在了地上, 而见此情形,之前被我打趴下的那货就对着后院的门大声的喊了起来, “南宫师兄,南宫师兄快来啊,有人到我们青羊观来撒野来了,” 其他的几个青羊观的弟子这会儿领教了我的厉害,再也不敢对我出手,一个个全部都从地上爬了起来同样也对着后院的门口大喊了起来, “南宫师兄,南宫师兄快来啊,我们被人给打了,” 从这帮人的表现来看,他们应该把收拾我的希望寄托在了这个南宫师兄的身上, 青羊观观主的亲传弟子宋金波当时号称是青羊观年轻一代最厉害的一个,但他却死在了貅爷的手中, 看来这个南宫师兄,应该是除了宋金波之外青羊观的弟子之中比较厉害的一个人物, 而就在我对这个南宫师兄的实力做着判断之时,一个身穿着银色道袍,身材修长,长相还算英俊的青年男子几个起落之间就来到了后院的门外, 不过这名青年男子长相虽然比较英俊,但他的脸上却带着一脸的冷傲之色, 当看到那几名被我给揍的?青脸肿的青羊观弟子之时,他的脸上流露出了明显的不屑和鄙视之色, “怎么回事,” 看了一眼带着墨镜的我之后,这位南宫师兄沉着脸问着那几个青羊观的弟子道, 一名青羊观的弟子立刻说道:“南宫师兄,我们不让他们进后院,他就把我们给打了,你可要替我们做主啊,我们青羊观的人可从来都没有吃过这样的亏,” 听到这名弟子的回答,南宫师兄的目光就投注到了我的身上,盯着我仔细打量了一番, 毕竟青羊观的弟子比普通人要厉害的多吗,我轻轻松松的就能把这帮人给打了一个?青脸肿,这就足见我不是普通人, 甚至这位南宫师兄还在那里暗自思量,如果换做是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轻轻松松的把这几个人全部都揍了一个?青脸肿吗,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这位南宫师兄脸上的倨傲之色就没有之前那么明显了, “鄙人南宫宇,青羊观大长老青木道人是我师父,能把我这几个师弟打成这样,想来你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吧,” 报出了他的名号,甚至把他师父也抬了出来之后,南宫宇就试探着问起了我的身份, 但对于我而言,南宫宇还是一个小角色,我今天到青羊观来的目的,可并不是他, 所以,我一脸傲然的说道:“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如果你一定想要知道,就让你师父出来见我,” 南宫宇自认为对我已经算是很客气了,但我却表现的这么嚣张,竟然一点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一样,这让南宫宇就有点儿接受不了了, 在盯着我打量了片刻之后,南宫宇带着点儿试探的意味说道:“就算是昆仑派的高涵天,也不敢在我们青羊观这么嚣张吧,” 在南宫宇的印象之中,天道门三家十派年轻一代的弟子,昆仑派的高涵天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 所以南宫宇就拿昆仑派的高涵天试探起了我, 如果我知道高涵天,就说明我是天道门三家十派中除了青羊观之外某一家或者某一派的弟子, 当然,高涵天我肯定知道,而且我们两个的关系还可以, 只要一有空,高涵天隔三差五的还会给我发个手机短信,打个电话什么的, 这会儿在南宫宇提到了高涵天,让我不由的想起了他那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当时去石原家族的时候,高涵天还是天道门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我的实力比他差了一大截, 但现在的我,已经和他不在同一个级别上了, 甚至不仅仅是我,就连秦楚楚的实力都已经远远的超越了他, 一念至此,我无比嚣张的对南宫宇说道:“高涵天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要么让开路让我进去,要么叫你师父出来,别在这里跟我逼逼个没完没了,” 作为青羊观大长老的亲传弟子,自从宋金波死在貅爷的手里之后,南宫宇就顺理成章的成了青羊观年轻一代的第一人, 可以说除了青羊观的几个核心人物之外,从来都没有人敢不给他南宫宇面子, 但我却一点都没有把他这个青羊观年轻一代第一人放在眼里,这是南宫宇所无法接受的, 于是南宫宇阴沉着脸对我说道:“要想让我师父出来,你先得证明你有这个本事才行,” 听到南宫宇这话,我不由的长叹了一口气, 这年头怎么有这么多自以为是的傻逼,明明不是对手,却非要主动送上门来被我虐成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