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气势和威压 - 天命神相

第五百八十九章 气势和威压

在我看来南宫宇就是一个战五渣,他跟我单挑,就是找虐, 然而在南宫宇看来,他可是青羊观年轻一代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 如果当着他的这些师弟的面,在我这个来历不明的人面前认怂的话,那叫他以后在青羊观怎么混, 还没跟我动手,就去请他师父青木道人出来,这种事他是绝然不能做的, 所以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打败我,南宫宇还是决定向我发起挑战, “小子,只要你能打败我,就有资格让我师父出来见你,” 说着话的同时,南宫宇左手一记黑虎掏心,右脚却来了一招横扫千军,左手右脚同时向我发起了进攻, 和其他的几个青羊观的弟子相比,南宫宇确实要厉害了一点, 但对于我而言,如果那几个青羊观的弟子连战五渣都算不上的话,南宫宇充其量也就是个战五渣而已, 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在任何一个方面,他跟我都不是一个级别的, 就在南宫宇的左手和右脚所发起的攻击还没有击中我的身体之时,我的右脚就如同羚羊挂角一般的神出鬼没,正面踹在了他的胸口, 而被我的这一脚踹中之后,南宫宇的整个人直接从后院的门外面倒飞进了后院里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要知道南宫宇可是青羊观年轻一代中的第一高手,但在我面前的表现和他们几个却没有任何的区别, 恐怕就算是天道门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高涵天,也未必能做到这一点, 在这种情况之下,无论是南宫宇还是青羊观的这几个弟子,全都深刻的感受到了我的不同寻常, 此时此刻的他们,已经完全不敢把我当作他们同一个级别的存在了, 在他们这些人的眼中,我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和他们师门长辈同一个级别的高度了, 想到了这一点,南宫宇从地上爬了起来之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跑, 不过守护后院的门是他们的职责所在,其他的几个青羊观的弟子虽然有感于我的强大,却并不敢擅离职守, 就这样,在其他的几个青羊观的弟子一脸紧张的和我相顾对视了片刻之后,就听见有脚步声从后院中传了过来, 我顺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去,远远的就看到穿着一身黄色道袍的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一脸肃穆的跟在南宫宇的身后正从后院内往外走来, 而看到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青羊观的这两大高手同时出动了之后,几个青羊观的弟子长出了一口气,一个个看着我的眼神就流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要知道青羊观可是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一,就算是青羊观的人杀了人,世俗间的法律也不能惩治青羊观的人, 但我却在青羊观闹事不说,而且还把青羊观的人给揍了, 这会儿青羊观的两大顶级高手来了,又岂能饶了我, 轻则打我一个生活不能自理,重则要了我的小命都不无可能, 转眼之间,南宫宇就带着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从后院走了出来, “师父,就是他,不仅要闯进后院,还把我和一帮师弟们全部都打了,” 一看到我,南宫宇就好像见到了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指着我说道, 而因为我带了一副墨镜的缘故,一时半会儿之间,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并没有认出我的身份, “无量天尊,敢问我们青羊观那里得罪了道友,让你打上了门来,” 虽然没有认出我的身份,但青木道人也绝非简单之辈,仔细想想就能想到我肯定是故意来找茬的, 这会儿面对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这两个老熟人,我却并没有摘下眼镜, “据说青羊观的后面还有一座鬼城,我只不过是想去看看而已,但你们青羊观的弟子却阻拦我,而且还出言不逊,我揍他们难道不对吗,”我说道, 虽然我没有摘下墨镜,但这会儿听到了我的声音,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的脸色全都变了, 看到我的时候,他们就觉的有点儿熟悉,这会儿听到了我的声音,让他们一下子就确定了我的身份, “姜一,你是姜一,” 说这话时青木道人一脸的阴沉之色,双目之中寒光闪闪,身上杀气腾腾, 当时在夏家比武台上,我用脑袋撞断了他的纯钧剑,并且用打神鞭把他给打了个半死,这让青木道人岂能不对我恨之入骨, “姜一,你肯定是姜一,” 青石道人那一次虽然没有受伤,但青松道人和他情同手足,最终却死在了那名夏家族老的手中, 而那名夏家族老之所以会杀了青松道人,却是因为中了黎月的蛊术,被黎月所控制的缘故, 所以青石道人就自然而然的把这笔账记在了天机门的头上, 我作为天机门的门主,青石道人这会儿认出了我的身份,他自然是恨的咬牙切?, 不过和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这两个不同的是,在听到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叫破了我的身份之后,南宫宇和那几个青羊观的弟子却被吓的连站都站不稳了, 他们想到了天道门年轻一代第一高手高涵天,却万万没有想到,我竟然是比高涵天要牛逼无数倍的人物, 就算是他们青羊观的观主,以及他们青羊观的三大顶级高手,全部都在我的手上吃过大亏, 仅仅被我给揍了个?青脸肿,对他们而言是何其的幸运, 甚至可以说被我这样的高手给揍了一顿,却没有被我给打死,对他们而言简直是一种荣耀, 他们甚至可以拿这件事在人面前装逼,说某年某日自己被天机门主给揍过一顿,但就算是天机门主实力非凡,也没有把他们给打死, 而这会儿见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认出了我的身份,我就摘下了墨镜,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跟这两个人打起了招呼, “青木道长,青石道长,别来无恙啊,” 跟这两个人打招呼的同时,我偷偷的把两道相气附着在了这两个人的身上, 做了这件事之后,我到青羊观来的主要目的,其实已经算是达到了, 但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既然已经来了,我还得把这场戏继续演下去, 这时青石道人厉声说道:“姜一,随便找个借口,就把我们青羊观的弟子痛打一顿,你真的当我们青羊观好欺负吗,” 青木道人一脸阴沉的看着我,还算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青石道人看上去却有点儿按耐不住了, 不过我依然是做出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笑嘻嘻的对青石道人说道:“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我想去青羊观背后的那座鬼城看看,但你们青羊观的弟子对我出言不逊,我这才教训了一下他们,” “难道以我天机门门主的身份,连教训几个青羊观弟子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更何况我这一次去青羊观背后的那座鬼城,是有官方的授权的,就算是你们青羊观的观主青羊道人,也没有资格阻拦我,” 自从我这天机门的门主被官方认可之后,有了权势加身的我,身上自然而然的带了一定的上位者的威压和气势, 虽然我说话时脸上的表情笑眯眯的,但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却明显的感受到了我身上的那股子上位者的威压和气势, 甚至他们有一种感觉,就算是他们青羊观的观主青羊道人,身上的威压和气势和我相比都差了那么一点点, 其实他们有这种感觉是很正常的,因为我天机门门主的地位和天道门门主是平级的, 官方给我的权力,和天道门的门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