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你们非要跟我打,我有什么办法! - 天命神相

第五百九十一章 你们非要跟我打,我有什么办法!

青木道人的纯钧剑会被我的脑袋撞断,但青石道人却并不认为我的脑袋能撞断他的狼牙棒, 毕竟他的狼牙棒又大又沉,要是砸在了我的脑袋上,就算是砸不烂我的脑袋,我也绝对不会好受, 但让青石道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狼牙棒还没有砸中我的脑袋之时,我的拳头已经打到了他的肩膀上, 最关键的一点,我这一拳的力量,是他根本就无法想象的, 青石道人原本对自己的抗击打能力充满了信心,但他的十三太保横练和铁布衫在我的蚩尤魔臂面前,却如同纸糊泥捏的一样, 随着我的拳头打中了他的右肩,青石道人的身体就飞了出去, 其实这还是我没有用全力的结果,而且我还刻意打在了他的肩膀上,并没有打在他的心口处, 如果我这一拳打在了他的心口处,在我用尽了全力的情况之下,我这一拳绝对能打穿青石道人的身体,要了他的命, 不过目前而言,我还没打算用这种手段对付青羊观的人,所以我才用了三分之一的力量,故意打在青石道人的右肩上, 而随着青石道人的身体被我一拳打飞,跌落到地上之后,吐了一大口血,包括青木道人在内,青羊观的弟子们,全部都大吃了一惊, 能够一拳把抗击打能力最强的青石道人打成这个样子,就算是青木道人,也觉的简直不可思议, 这才多长时间,我的实力竟然提升到了这种地步, 尤其是我的近战能力,简直是让人恐怖, 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除了天道门三大家族的那三位老祖宗之外,要论近战能力,又谁是我的对手,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青木道人暗暗的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绝对不和我近战,绝对不靠近我的身体, 一念至此,青木道人往后退了几步,刻意和我之间拉开了一段距离, “上一次被你弄断了我的纯钧剑,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纯钧剑重铸,”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上一次的情况再次上演了,” 看着他手中的纯钧剑之时,青木道人就像看着自己的初恋情人一样, 不过他说话的语气之中,却充满了自信, 而就在话音一落之后,青木道人连连的挥舞起了手中的纯钧剑, 顷刻之间,无数道耀眼无比的剑罡自青木道人的剑尖上激射而出,向着我的身体激射而来, 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当青木道人所发出的一道道如同流星一般的剑罡激射而来之时,我只能用手中的打神鞭来抵挡, 就这样,随着青木道人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的整个身体就被裹在了一团银色的光芒之中, 而我在不断用打神鞭抵挡青木道人所发出的剑罡的情况之下,在青羊观的这些弟子们看来,我的身体被裹在了一团金色的光芒之中, 虽然青木道人看上去好像占了上风头,因为他在攻击,我在防守,但像这样持续不断的发出剑罡,对青木道人的消耗也是巨大的, 上一次在夏家之时,在他发动了这样的攻击之时,我被他给弄的手忙脚乱,在他的手下吃了大亏, 要不是他的判断失误,打算用他的纯钧剑打算把我劈成两半的话,说不定我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下,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这会儿青木道人的罡气都快消耗的差不多了,我却好像能游刃有余的抵挡他所发出的剑罡, 其实青木道人并不知道,就算是我不用打神鞭抵挡他所发出的剑罡,他的剑罡对我也造不成任何伤害, 不过有关蚩尤金身的秘密,我并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所以我才用了一个比较笨的办法,消耗着青木道人的罡气, 我的相师等阶已经达到了地阶巅峰,而且经过好几次功德金光的洗礼之后,我的身体的反应速度各个方面,全都超越了青木道人, 所以这会儿面对着青木道人所发出的一道道剑罡之时,我能从容应对,很轻松的破解, 就这样,在又坚持了几分钟之后,青木道人发出剑罡的频率和速度就渐渐的没有那么密集了, 而且时间拖的越久,青木道人所发出来的剑罡越来越少,越来越慢, 终于,青木道人停止了攻击, 当看着气定神闲,一脸云淡风轻之色的我之时,累的像狗一样的青木道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用他手中的纯钧剑指着我, “你,你,,,,,,” 纵然是想破了脑袋,青木道人也很难想象,在这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之内,我的实力竟然能提升到这样的一个地步, 他这会儿累成了狗,我看上去却一点事都没有, 他好歹也是青羊观除了青羊道人之外的第一高手,却连我这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都打不过, 这特么的真是太没天理了, 这会儿的青木道人,很难用语言来具体形容他心目之中的感受, 而就在青木道人一脸的不服气,一脸的紧张和恐惧的用他手中的纯钧剑指着我之时,面带着淡淡的笑容的我,脸色却突然变的阴沉了下来, “你不服气是吧,那我就让你彻底的心服口服,” 说着话的同时,我手中的打神鞭已经自动飞起,高悬于半空之中, 而见此情形,看着金光灿灿的打神鞭悬挂在半空之中,青羊观的弟子们全部都发出了阵阵惊呼之声, 我能够做到这一步,至少从外在的表象上来说,比青木道人就要牛逼很多了, 而就在这时,随着我的口中大喊了一个“中,”字,那金光灿灿的打神鞭就向着青木道人的脑门上砸了下去, 青木道人虽然这会儿累成狗了,但要是被我的打神鞭砸中了他的脑袋,他的小命就得玩完, 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尤其是在生死存亡之时,青木道人体内的最后一些潜能,都被我给压榨了出来, 在我的打神鞭落下之时,青木道人举起了他手中的纯钧剑挡住了我的打神鞭, 然而,这会儿主动发起进攻的一方却成了我,青木道人能挡得住我的第一鞭,第二鞭,第三鞭,但当我的第四鞭落下来之时,随着沧浪一声响,青木道人手中的纯钧剑应声而断, 青木道人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把纯钧剑重铸,而这一次却被我的打神鞭又给打成了两截, 不过这会儿的青木道人已经没有功夫心疼他的纯钧剑了,因为我的打神鞭高高悬起之后,即将又一次落下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青木道人除了认输之外别无选择, “我认输,姜一我认输了,你别打了,” 说着话的同时,因为体力耗尽累成了狗的青木道人浑身乏力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因为青木道人毕竟是青羊观的二号人物,在没有证据能够证明青羊观和石原家族之间有联系的情况之下,我要是把青木道人给打死了,那势必要引发天道门和天机门之间的冲突, 所以青石道人我仅仅打了他一个轻伤,这会儿见青木道人主动认输,我就控制住了打神鞭,并没有再往下打, “我不过是到青羊观来转一圈而已,你们非要跟我打,我有什么办法,” “既然已经打完了,那我就告辞了,” 极度嚣张的丢下了一句话之后,我再也没有理会青羊观的一帮人,扭头转身就走, 而且在走到了青羊观的大门前之后,我并没有从里面打开青羊观的大门,而是直接一拳轰了过去,把青羊观的大门轰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