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 洞天福地 - 天命神相

第五百九十二章 洞天福地

青羊观的大门是那种又厚又重的双开门的木门,而且门上面还包着一层厚厚的黄铜,看上去非常的高端大气上档次, 但在我一拳轰出之后,随着“轰”的一声巨响,青羊观的大门应声而开, 甚至右边的那扇门直接被我的拳头给打飞了出去, 接下来我就霸气而威武的昂首挺胸从青羊观内走了出去,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给青羊观的弟子们所造成的震撼,简直是无与伦比, 甚至不要说青羊观的那些弟子们了,就算是对青石道人和青木道人这两个地阶巅峰的高手,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本来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对自己能够突破仙凡之隔成为天阶的存在还是有一定的信心的, 但在这一次和我一战之后,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的心头却蒙上了阴影, 同样是地阶巅峰的高手,他们两个和我之间的实力差距为什么会大到这种程度呢, 实力达不到我这种程度,他们如何能突破仙凡之隔,成为天阶仙一级的存在呢, 当然,对于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会以及青羊观的弟子们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肯定不会在意, 离开青羊观之后,在距离青羊观最近位置,我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了下来, 而就在进入了小旅馆的房间之后,我立刻把房门关了起来,然后启动了天视地听之法中的地听之法, 青羊观被我大闹了一场,青石道人被我给揍了,青木道人累成了狗,如果和我想的一样,青羊观和石原家族之间有什么关联的话,我相信通过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这两个人所说的话,肯定能监听到一些线索, 果不其然,在我启动了天视地听之法之后没多久时间,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说话声音,就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甚至不仅仅是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就连青羊观的关注青羊道人的说话声音同样也传进了我的耳朵里面, 只听见青石道人有些不满的说道:“大师兄,你为何眼睁睁的看着我和二师兄在姜一的手上吃了亏,却一直都没有现身,” 青木道人同样也有些不满的说道:“大师兄,就算姜一那小子实力不凡,我们师兄弟三人同时出手的话,我就不相信治不了他,” “被他把我们两个全都给收拾了,这叫我们两个在那些弟子们的面前颜面何存,” 而就在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的话音刚落之后,青羊道人说道:“二位师弟,你们是有所不知,姜一那小子不仅实力提升的很快,而且在他的身边还有不少的高人保护,” “我之所以没有现身出来,其实并不是我怕了姜一,而是我怕姜一身边的高人出手,” 听到青羊道人这话,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同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但在沉默了片刻之后,青石道人有些沉不住气的说道:“姜一的身边能有什么高手,难不成天机一脉派了人在保护姜一,” 青木道人却接着青石道人的话茬说道:“天机一脉要守护万妖谷,这是我们天道门三家十派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天机一脉是不可能会派出太厉害的高手保护姜一的,” 而在听到青木道人和青石道人的话之后,青羊道人听起来好像有点儿不耐烦的说道:“反正姜一的身边有高人保护,你们知道这一点就行了,” 青羊道人这话一出口,青木道人就很识趣的闭上了嘴,但青石道人却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 “大师兄,前段时间你从华山回来之后,鼻青脸肿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难道是被姜一身边的高手给揍的,” 青石道人这货有点儿愣,想到了什么就说什么,但他的这番话说出口之后,却让青羊道人有点儿恼火, “给你说了姜一的身边有高手保护,你非要逼逼个没完没了吗,” 说话时青羊道人的声音提高了至少三十个分贝,但青石道人却好像故意的一样说道:“大师兄,看来你是真的被姜一身边的高手给揍了,”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青石道人的这话一出口,青羊道人立刻就怒了, “滚,给我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青羊道人怒斥着道, 而在青羊道人怒斥声之后,青石道人在那里叨叨着道:“原来大师兄你也被揍了啊,这下我心理平衡多了,” 我估计一边在说这话,青石道人一边在往外走, 而听到青石道人的话,青羊道人被气疯了, “滚,给我滚,你要是敢对那些弟子们乱说,我就把你逐出青羊观,” 就这样,在青羊道人大声咆哮了片刻之后,青石道人应该被轰了出去, 而在青石道人被轰了出去之后,青木道人和青羊道人又一次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在沉默了大概有两三分钟的样子之后,青木道人率先打开了话题, “大师兄,我们青羊观可从来都没有吃过这种亏,你真的能咽下这口气吗,” 当青木道人的这话说出口之后,我明显的听到青羊道人把牙?咬的噔噔直响, 但青羊道人的声音里却有些无奈的说道:“咽不下这口气又能怎样,以我们青羊观的实力,已经收拾不了姜一了,” 听到青羊道人这话,青木道人说道:“姜一这一次打了我们两个不说,他连我们青羊观的大门都打破了,他这摆明了是没有把我们青羊观放在眼里,” “作为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一,我们青羊观可是存在了上千年的门派,我就不相信把洞天福地的老祖宗们请出来,都收拾不了姜一这个混蛋,” 听到这里,我不由的暗暗在想,青木道人所说的这个洞天福地是什么地方, 看来青羊观的实力并不仅仅是表面上这样, 甚至不仅仅是青羊观,恐怕天道门三家十派中的其他家族和门派也和青羊观一样, 我记的秦楚楚说天道门三大家族的真正实力,绝对是我无法想象的,恐怕和青木道人所说的这个洞天福地有很大的关系, 一念至此,我就更加全神贯注的听起了青木道人和青羊道人的对话, 只听见青羊道人说道:“世俗界的环境被污染成了这种样子,对于在洞天福地中生活惯了的那些老祖宗们来说是根本就无法接受的,我们所呼吸的空气,对于洞天福地的那些老祖宗们来说就好像毒气一样,” “你觉的那些老祖宗们会为了收拾姜一这一个小屁孩,从洞天福地之中出来吗,” 青羊道人这话说出口之后,青木道人有些不服气的说道:“我们青羊观都快要被人给灭了,我就不相信洞天福地的那些老祖宗们会无动于衷,” 听见青木道人这话,青羊道人却冷笑了两声,然后说道:“你说的一点都没错,就算是我们青羊观被人给灭了,洞天福地的那些老祖宗们也舍不得出来的,” 青木道人闻言愣了片刻,然后问着道:“洞天福地真的有这么夸张,” 青羊道人说道:“我当年有幸跟着师父他老人家进去过一次洞天福地,只有进入过洞天福地的人,才知道什么叫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的感觉,” “在洞天福地之中,你身上的三万六千个毛孔,都能够吸收纯净无比的真元力,二十来岁达到地阶巅峰,对于洞天福地的原住民来说,是一件再也普通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你现在还觉的洞天福地的那些老祖宗们,会因为姜一而离开洞天福地吗,” 听到青羊道人这样一说,青木道人就没话可说了, 他修炼了大半辈子,目前才处在地阶巅峰的状态,而在洞天福地之中,二十来岁就达到地阶巅峰却是一件再也平常不过的事情, 这样一来就能够说明,对于洞天福地之中的人来说,地阶巅峰并不算是什么, 地阶巅峰的我,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在这种情况之下,青羊观在洞天福地的那些人又怎么可能会离开洞天福地,来对付我这个在他们看来不入流的角色, 接下来在又沉默了片刻之后,青木道人愤愤不平的说道:“大师兄,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青羊道人闻言沉默了片刻,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其实我也咽不下这口气,” 作为同门师兄弟,青木道人对青羊道人可谓是非常了解,听到青羊道人说出这话,青木道人的声音里就带了一丝惊喜的问道:“大师兄,你是不是有办法对付姜一,” 青羊道人说道:“既然我们对付不了姜一,难道就不能借别人之手对付他吗,” 青木道人说道:“大师兄,您指的是,” 青羊道人说道:“姜一到丰都鬼城来的目的,肯定是为了破坏石原家族的计划,和抓住石原家族的人,” “而石原家族已经和鬼城的那位丰都大帝达成了协议,现在就住在丰都大帝的宫殿之中,” 听到这里,青木道人对青羊道人的计划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大师兄,你的意思是说,让丰都大帝和石原家族的人去对付姜一,”青木道人问着道, 青羊道人说道:“没错,今天姜一来我们青羊观,说明他对我们青羊观已经产生了怀疑,” “既然这样,那我们不妨透露一点消息给他,让他去对付石原家族的人和那位丰都大帝,” 青羊道人的话刚说完,青木道人就连声称赞了起来, “大师兄你这一招高明啊,不仅撇清了我们青羊观和石原家族之间的关系,而且还能借刀杀人,借助石原家族和丰都大帝的力量,把姜一那小子给灭了,” 听到青木道人这话,青羊道人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 一边笑着,青羊道人一边说道:“丰都大帝的手下,黑脸鬼王有两个,紫面鬼好几十个,还有一万多个摄青鬼,以姜一的实力,能对付的了吗,” 青木道人随声附和着道:“除了丰都大帝的人之外,石原家族也派了不少厉害人物过来,那八个甲贺派的忍者,每一个的实力都不在我之下,” 青羊道人笑道:“如果得悉了丰都大帝和石原家族已经达成了协议,即将展开行动的消息,姜一肯定会带着夏家的人跟丰都大帝决一死战的,到时候不仅能把姜一除了,就连夏家也能一并灭掉,” 青木道人这时猛的拍起了青羊道人的马屁, “大师兄你的这一招一石三鸟之计可真是高明啊,如果把夏家也给灭了,那川渝两省的地盘,不就落到我们青羊观的手中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