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面见鬼帝 - 天命神相

第五百九十七章 面见鬼帝

“自从夏桀无道,败坏了成汤的江山之后,你们夏家已经有好几千年,不能让禹王鼎认主了,你怎么可能让禹王鼎认主,”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不要说王方平了,就连阴长生也露出了一脸的不信之色,在那里喃喃自语着道, 而这时夏覆海往我看了一眼,脸上流露出了一脸的感激之色, 随后只见夏覆海说道:“当年夏桀无道失德,所以禹王鼎才不让我们夏家的人认主,” “但现如今我们夏家加入了天机门,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全都是维护天道公正,守护人族安危的事情,让禹王鼎重新认主,是一件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 夏覆海的这番话说的铿锵有力,义正言辞,说的阴长生和王方平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就显的有点儿不大自然, 想当年他们两个在修仙之时,也算是做了无数件好事,不然的话也不会被丰都当地的人建了祠堂纪念他们,这才留下了丰都鬼城的传说, 但现如今他们为了成就鬼中至尊之位,却做了丰都鬼帝的手下,这确实并不是他们的本心, 然而,一旦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就很难回头, 他们既然已经上了丰都鬼帝的贼船,就只能跟着他一条道走到黑, 一念至此,王方平的面色一沉,厉声说道:“不管你有没有让禹王鼎认主,鬼帝大人的命令我们必须遵守,” “要想见鬼帝大人,你必须过了我这一关,” 说着话的同时,王方平已经用阴气凝聚出来了一把大刀握在了手中, 而见此情形,夏覆海把手中的禹王鼎往上一抛,禹王鼎就停留在了他头顶的半空之中,高速的旋转了起来, 在旋转的过程之中,禹王鼎很快就由一个铃铛大小,变成了一个水桶那么大小, 本来阴长生和王方平还有点儿不大相信夏覆海已经让禹王鼎认主,但这会儿见到禹王鼎高悬于夏覆海的头顶,阴长生和王方平两个人已经不得不相信了, 不过即便是夏覆海已经让禹王鼎认主了,王方平却不会随随便便的认输, 双手握着手中用阴气凝聚出来的大刀,王方平一招力劈华山,向着夏覆海的身体劈了过来, 但夏覆海却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任凭王方平的大刀劈了下来, 说实话我还是有点儿担心夏覆海的,因为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夏覆海真正意义上的使用禹王鼎, 但看着夏覆海那一脸淡定的表情,我还是没有冒冒然的采取行动, 而就在这一刹拉之间,王方平的大刀已经砍在了夏覆海的头顶上, 别看王方平的大刀是用阴气凝聚而成,但一个黑脸鬼王用阴气凝聚而成的大刀又岂能小觑, 如果真的砍在了夏覆海的脑门上,夏覆海一定会落得一个被劈成两半的下场, 然而,奇迹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就在王方平用阴气凝聚出来的大刀砍到了距离夏覆海的脑袋不到一厘米的距离之时,纵然是王方平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却再也砍不下去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放下了心来, 但夏家的三名族老脸上却没有任何担心之色,反而看着王方平的目光之中,露出了一丝鄙夷之色, 看来这三名夏家族老应该是已经体验过禹王鼎的威力了, 而就在这时,傲然挺立在禹王鼎之下的夏覆海很装逼的说道:“我们夏家的禹王鼎可攻可守,只要高悬于顶门之上,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王方平,我劝你还是认输吧,” 这才一个照面,王方平肯定不会轻易认输,所以在听到夏覆海的话之后,王方平怒吼了一声,先收回了大砍刀,然后又一次双手握刀,用尽了全身上下的所有力气,拦腰一刀向着夏覆海的身体砍去, 然而,这依然没有任何卵用, 在夏覆海的身体周围就好像有一道天然的屏障一样,无论王方平怎么砍,都砍不到夏覆海的身体, 而就在王方平的招式用老,旧力用尽,新力还未生之时,夏覆海抓住机会发起了反击, “看我禹王鼎的厉害,” 随着夏覆海怒吼了一声,他头顶的禹王鼎突然间从半空中坠落,自上而下扣向了王方平, 而且在这同时,禹王鼎突然变的如同一个水缸般大小, 措不及防之下,王方平直接被禹王鼎扣在了里面, 就这样,在不到几分钟的时间里,王方平这个黑脸鬼王,竟然被夏覆海的禹王鼎给镇压了, 而见此情形,阴长生露出了一脸的紧张之色, 他和王方平活着的时候在一起修炼,死了之后又一起做鬼,对于他而言,王方平在他心目之中的地位没有人能够超越, 就算是那位丰都鬼帝,在他心目之中的地位都远远无法和王方平相提并论, “你把方平怎么了,快放了我的兄弟,” 说话间阴长生已经用阴气凝聚出了一杆长枪,双手握枪问着夏覆海道, 这会儿夏覆海的禹王鼎扣着王方平,我生怕夏覆海对付不了阴长生,就往前走了两步挡在了夏覆海的身前, 夏家的三名族老也往前走了几步,呈半圆形把阴长生包围了起来, 而这时,夏覆海却一脸淡然的伸出了右手, 随着夏覆海伸出了右手,扣着王方平的禹王鼎很快就变回了铃铛大小,飞回了夏覆海的手中, 王方平看上去好像并没有事一样,但我却很明显的能感觉到,王方平的鬼体比之前要虚弱了不少, 看来被禹王鼎扣了这么一会儿,给王方平还是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这时夏覆海手中托着禹王鼎,一脸傲然的问着阴长生道:“阴长生,你是不是也想领教一下我们夏家禹王鼎的厉害,” 在看了一眼脸色有些苍白,鬼体有些虚弱的王方平之后,阴长生却摇了摇头, “你既然已经让禹王鼎认主了,那我们兄弟两个认输,跟我们去见鬼帝大人吧,” 说完话之后,阴长生收回了阴气所化的长枪,扶着鬼体有些虚弱的王方平,往宫内深处缓步走去, 这时夏覆海站在我身旁,在王方平和阴长生往前走了几步之后,我听见夏覆海长出了一口气, 接下来一边跟在阴长生和王方平的身后往宫内走去,我一边用传音入耳之法问起了夏覆海, “夏家主,使用禹王鼎是不是对你的消耗很大,”我问着夏覆海道, 夏覆海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阴长生和王方平,然后这才用传音入耳之法对我说道:“门主,其实镇压王方平我已经用尽了全力,要是阴长生对我动手的话,就只能靠你出手了,” “好在阴长生的胆子比较小,被我给诈唬住了,” 听到夏覆海这话,我不由的莞尔一笑,看来阴长生和王方平只顾着修炼,头脑还是简单了一点, 被夏覆海给诈唬了一下,就把阴长生给吓住了, 这样一来我们这边只出动了一个人,就把丰都鬼帝的两大黑脸鬼王给打败了,对我们天机门来说,也是一件相当长脸的事情, 在这样想着的同时,我继续问着夏覆海道:“夏家主,你的禹王鼎等一下还能不能用,你只需要帮我们几个防守个一两分钟就可以了,” 夏覆海回应着道:“我只需要调节一下,帮我们几个防守个几分钟时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听到夏覆海这话,我就没有了任何后顾之忧, 接下来我们五个人跟在阴长生和王方平的身后往前走了大概五六百米的样子,就来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宫殿之下, 这座宫殿总共有九百九十九个台阶,但在这九百九十九个台阶之中,有九百个台阶是在宫殿之外的, 而在这九百个台阶的两边则站满了手握着刀枪剑戟,脸上青面獠牙的阴兵, 我大概估算了一下,在这九百个台阶的两边所站的阴兵,数量至少在两千名以上, 跟在了阴长生和王方平的身后,走了九百阶台阶之后,我们就来到了宫殿的入口处, 在这种情况之下,站在入口处的我们五个人,就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宫殿内的情况, 在宫殿内的最高处,一张金黄色的龙椅摆放在正中央,一个身穿着衮龙袍,头戴着冲天冠,把自己打扮的像个古代帝王一样的黑脸大汉就坐在龙椅之上, 很显然,龙椅上的这位,就是丰都鬼城的那位鬼中帝王, 而在这宫殿内的九十九阶台阶上,分别站立着一帮打扮成了文臣武将的鬼, 这些鬼的等级大部分都是紫面鬼那个级别的, 我大概的数了一下,在这个大殿之中,紫面鬼的数量竟然差不多有一百来个, 而就在把我们带到了大殿门口之后,阴长生和王方平两个按照古代时候的规矩,让我们现在殿外等候,他们两个先进去通报, 就这样,在我们五个人的注视之下,阴长生和王方平步入了大殿之中,在走到了距离那位丰都鬼帝九个台阶的位置之后,阴长生和王方平两个全部都双膝跪地,跪了下来, 古代规矩就是这样,九是至尊之数,作为臣子,距离帝王的位置最少也要有九个台阶, 而在跪了下来之后,阴长生双手作揖,脸上带着一丝比较惶恐的表情说道:“启禀鬼帝大人,那夏家之主已经让禹王鼎认主了,我们两个不是他的对手,” 听到阴长生的话,那位鬼帝大人的眉头一皱,脸色一沉, 不过在沉默了片刻之后,那位鬼帝大人说道:“夏家家主已经让禹王鼎认主了,我倒是忘了这件事,你们两个奈何不了他也属正常,” “你们两个站起来归位,宣他们上殿吧,” 鬼帝此言一出,阴长生和王方平两个就站起了身子,分左右两边站在了距离鬼帝最近的台阶上, “宣天机门门主姜一等人上殿,” 接下来随着阴长生大声的喊了一声,宫殿内站在台阶两边的这些紫面鬼们,就一个接着一个的喊了起来, “宣天机门门主姜一等人上殿,” 转眼之间,就喊到了距离我们最近的一个紫面鬼这里, 而看着这帮鬼好像在演宫廷剧一样,我不由的哑然失笑, 这位丰都鬼帝还真是过足了皇帝的瘾, 接下来我们五个人就昂首挺胸的往宫殿内走去,但在走到了差不多一半之时,一名穿着将军服的紫面鬼就在那里厉声大喝了起来, “大胆,在我们鬼帝陛下的面前还不跪下参拜,” 随着这名穿着将军府的紫面鬼大喝了一声,其他的紫面鬼也纷纷响应, “在我们鬼帝大人的天威之下,你们焉有不跪之理,” “跪下,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