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一网打尽 - 天命神相

第六百零二章 一网打尽

在丰都鬼帝手下的那些鬼眼里,石原正江和那八个甲贺流的忍者是他们一伙的,所以他们不可能向石原正江他们发起攻击。 而在雍大将军手下的阴兵眼里,石原正江和那八个忍者是人而并不是鬼。 在没有弄清楚这九个人是敌是友之前,他们自然是不会向石原正江他们发起攻击。 而此时此刻,无论是丰都鬼帝还是石原正江他们。要想逃出生天,求得一条生路的话,就必须把他们所有的高端战力全部都联合到一起。 在这种情况之下,作为黑脸鬼王的阴长生和王方平就显的非常重要了。 这会儿见王方平和阴长生两个有些犹豫不定,石原正江为了拉拢他们两个,不得不代表着石原家族,给了他们两个一个天大的诱惑和郑重的承诺。 正常情况之下,石原正江给出的这个条件,对一心想成就鬼中至尊之位的阴长生和王方平来说,绝对是个天大的诱惑。 但在听到我所说的那句跟着自己的心走之后,王方平和阴长生,却毅然而然的做出了决定。 虽然为了成就鬼中至尊之位,他们做了丰都鬼帝的手下,但从本质上来说,阴长生和王方平却和丰都鬼帝大不一样。 当年活着的时候。阴长生和王方平做了无数造福当地老百姓的事情,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丰都当地的老百姓才给他们建立了祠堂,把他们当成了当地的保护神,留下了丰都大帝的传说。 然而现在的这位丰都鬼帝,他活着的时候是一名杀人魔王,死了之后却打算和石原家族合作,把整个重庆都变成一个人间地狱。 这对于阴长生和王方平来说,本来就是他们所不愿意的! 正如雍大将军所说的一样:“生为七尺男儿,不去抵御外敌,斩杀贼寇,竟然向自己的同胞挥舞屠刀!” 这是他们最排斥最无法接受的事情! 但这却是丰都鬼帝以前曾经做过。现在又打算要做的事情! 就这样,在想通了所有的一切之后,阴长生和王方平两个悍然出手。 而他们两个所出手的对象。却并不是雍大将军,而是丰都鬼帝! 丰都鬼帝本身就处在下风,他是万万没有想到,阴长生和王方平竟然会对他出手! 于是,在措不及防之下,丰都鬼帝就悲剧了! 王方平的一刀砍在了丰都鬼帝的后背,阴长生的一枪更狠,直接捅穿了丰都鬼帝的鬼体。 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丰都鬼帝这会儿所面对的,是三个和他同级的黑脸鬼王。 尤其是在王方平和阴长生两个的偷袭之下,丰都鬼王立刻就受了重伤。 然而,雍大将军在这会儿也抓住了机会,又是重逾山岳的一戟狠狠地砸了下来。 本身就受了重伤,再加上雍大将军这一戟,丰都鬼王的天子剑终于掉落在了地上。 而随着天子剑掉落,雍大将军的那一戟也落了下去,狠狠地砸在了丰都鬼帝的身上。 在这一戟之下,丰都鬼帝的鬼体立刻就频临崩溃! “我好恨啊!我不甘啊!” 而就在丰都鬼帝一脸不甘的发出了刺耳尖锐的嚎叫声之时。王方平拦腰又是一刀,直接把丰都鬼帝的鬼体砍成了两截。 阴长生一枪刺了过去,刺穿了丰都鬼帝的上半截鬼体,并且把丰都鬼帝的鬼体挑在了他的长枪之上。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急忙就招呼起了莎莎。 “莎莎,赶快去吞了丰都鬼帝!” 要知道丰都鬼帝的可是达到了黑脸鬼王的级别。而且还是一个煞气滔天的厉鬼。 如果莎莎吞噬了他的鬼体,那对于莎莎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机缘。 甚至很有可能让莎莎直接晋级到黑脸鬼王这个级别! 而莎莎一旦晋级到了黑脸鬼王这个级别。她的制造幻象的能力就能进一步的提升。 恐怕到了那个时候,在黑脸鬼王这个级别之中,莎莎又会成为近乎无敌的存在! 虽然丰都鬼帝是雍大将军和阴长生王方平三个联手除掉的。但这会儿我却并没有跟他们三个客气。 因为达到了黑脸鬼王巅峰之后,要想突破到鬼中至尊,必须得有天大的机缘才行。 就算是吞噬了丰都鬼帝的鬼体,对雍大将军和阴长生他们三个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好处。 更何况雍大将军常年在地府的各大地狱征战,几乎每天都有无数的厉鬼死在他的手下,要想吞噬厉鬼,对他来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就这样,在我大声招呼了一声之后,莎莎毫不客气的冲上前去吞噬起了丰都鬼帝那残缺不全的鬼体。 虽然这会儿的丰都鬼帝还没有彻彻底底的消失在天地之间,但却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能发出了刺耳的嚎叫之声,一点一点的被莎莎所吞噬。 在这种情况之下,石原正江见大势已去,就打算夺路逃走,但夏覆海和夏家的其他两名族老一直都盯着石原正江他们,又怎么可能会给他们逃走的机会? 我这次本来就是打算一网打尽,一个都不会放过的,夏覆海又怎么可能会让我的计划失败? 正好因为莎莎的帮助。让夏覆海并没有损耗功力,这就使的他的禹王鼎派上了大用处。 “你们跑的了吗?” 见石原正江和那八个忍者想溜,夏覆海爆喝了一声,然后直接把他的禹王鼎往半空中抛了起来。 作为一件有无上威能的镇国神器,禹王鼎不仅有防守和进攻的能力,而且还有一种特别吊炸天的功能。 这种功能。就是禁止和封锁的功能。 之前夏覆海把禹王鼎变大了好几倍,把王方平扣在了下面,其实用的就是禹王鼎的封锁能力。 而这会儿在夏覆海把禹王鼎向上抛起来之后。禹王鼎一边高速的旋转着,一边变的越来越大。 转眼之间,铃铛一般大小的禹王鼎,就变的如同一个巨大的水缸一般,高悬在了石原正江和那帮忍者的头顶。 而从这个水缸一般大小的禹王鼎之内,竟然释放出了一股力量,把石原正江这帮人全部都封锁在了里面,让他们连动无法都无法动一下。 当然,以夏覆海的实力让禹王鼎发出这样的威能,肯定会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耗尽他的功力。 换句话说夏覆海耗尽功力的那一刻,禹王鼎的禁止和封锁功能就会失效。 石原正江这帮人又会重获自由! 然而,夏覆海虽然耗尽了他的功力,但却给我们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就在夏覆海耗尽了功力,禹王鼎慢慢的掉落之时,我和雍大将军,以及上百名雍大将军手下的阴兵,外加阴长生和王方平,已经团团的把石原正江和那八个甲贺流的忍者围了起来。 忍术的概念由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提出,其实是一种借助金木水火土五行的优势隐藏自己身体的术法。 石原正江和八个甲贺流的忍者虽然擅长躲避和遁逃的忍术,但他们的忍术却骗不过我的眼睛。 在我的相气全面启动的情况之下,无论是甲贺流的忍术还是伊贺流的忍术,都没有任何卵用! 更何况鬼类的感官是最灵敏的,当面对着雍大将军和他手下的鬼级别的阴兵之时,石原正江和那八个甲贺流的忍者,根本就无所遁形! 此时此刻的石原正江和那八个甲贺流的忍者,可以说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石原正江,我看你们能往那里逃?” 说着话的同时,我那金光灿灿的打神鞭已经高悬在了半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