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心血来潮 - 天命神相

第六百零四章 心血来潮

青羊观的人虽然没有现身,但并不代表着青羊观不会关注丰都鬼帝的宫殿之中的动静。 雍大将军带着一千多名紫面鬼级别的阴兵出现,把丰都鬼帝手下的上万名厉鬼杀的杀,抓的抓,闹腾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青羊观的人又怎么可能不会知道? 尤其是雍大将军和他手下的阴兵撕裂苍穹离开时的场景,被青羊观的许多人看在了眼里。 而能够轻而易举的穿越阴阳两界的屏障,只有阴曹地府直属的阴兵能够做到。 很显然,正因为有那些阴兵的帮助,我们一行人才能安然无恙的从丰都鬼帝的帝宫中平安离开。 而随着我们的平安离开,就代表着丰都鬼帝已经被那些阴兵抓走或者消灭,石原正江和那八个甲贺流的忍者,恐怕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在心里面有鬼的情况之下,青羊观的几个核心人物在面对着我之时,又岂能不感到惶恐和畏惧? 既然我能请来阴兵灭了丰都鬼帝和石原家族的九大地阶高手,恐怕灭掉他们青羊观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但青羊道人他们那里知道,站在我的角度,在没有掌握到确凿的证据的情况之下,暂时是不能把青羊观给灭了的。 因为一旦我灭了青羊观,那势必会引发天道门和天机门之间的冲突,以天机门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和天道门之间产生冲突。 虽然我能从地府召唤雍大将军和十殿阎君,但我召唤他们对付鬼还可以,如果我召唤他们对付人的话,恐怕十殿阎君和雍大将军是万不可能会答应的! 所以即便是我很想铲除掉青羊观这颗毒瘤,但目前而言却时机还未成熟。 不过这会儿面对着青羊观众人流露出的一脸畏惧之色时,我的双目之中却闪烁出了两道寒光,一个一个的从青羊观诸人的身上扫过。 而当面对着我那闪烁着寒光的双目之时,青羊观诸人之中实力相对差一点的,一个个全都打了一个冷颤,哆嗦了一下。 就连青羊观的观主青羊道人和他的两个师弟,都不敢和我的双目对视,把他们平时那高傲无比的头颅低了下去。 在这时我沉着脸厉声说道:“为了突破天阶,你们连自己是谁都忘了!但你们要知道,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说完这话之后,我连看都不愿意看青羊观的人一眼,直接往前走去。 但在听到我这话之后,青羊道人师兄弟三个的脸色全部都变了。 要知道石原家族给他们的承诺只有他们师兄弟三个人知道,但我这会儿却当着他们的面说了出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是怎么知道这一情况的? 难道是他们三个人之中的某一个告诉了我? 一念至此,青羊道人师兄弟三个在一脸震惊和惶恐的同时,相互之间在目光之中做起了交流。 但他们从对方的目光之中却并不难看出,并不是他们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泄露了这个秘密。 难道是我算到的?或者说采用了别的手段?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的手段也太逆天了一点! 像我这样的人,谁在我的面前能有秘密可言? 一念至此,青羊观的这三大核心人物,竟然同时生出了以后绝对不能和我为敌的念头。 而就在青羊观的三大核心人物正胡思乱想着之时,跟在我身后的夏覆海从他们的身边走过。 “我们夏家的三长老死在了石原家族的人手中,希望你们青羊观明天能够把他的尸体送过来!” “还有,我希望从此以后,你们青羊观的人,不要插手我们夏家在川渝两地的任何事情!” 说话时夏覆海一脸的冷傲,但青羊观的三大核心人物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甚至青羊观的观主青羊道人还在那里连连的点着头,一脸惶恐的答应着道:“一定,一定,我们青羊观一定做到!” 而听到青羊道人的答复,夏覆海和夏家的两名族老的嘴角边顿时就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自从天道门把青羊观派到丰都鬼城来坐镇之后,青羊观一直就在跟夏家抢地盘,甚至在很多方面都打压夏家。 因为实力相对来说比青羊观要差一点,所以被青羊观打压了这么多年,导致夏家的人都感到很憋屈。 而这会儿他们夏家的人终于可以在青羊观的三大核心人物面前扬眉吐气一回,总算让夏家的这三大核心人物出了一口恶气。 就这样,随着丰都鬼帝和他手下的厉鬼被灭,石原正江和那八个甲贺流的忍者伏诛,我又一次破坏了石原家族的计划。 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了广州那边了。 而根据官方所定下的规则,只要我破坏了石原家族在重庆的计划,天道门那边还没有搞定,那天道门就得无条件让我们天机门接手这个案子。 站在我的角度,并不是我想跟天道门这边争什么,而是我对天道门已经产生了严重的不信任。 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的青羊观,已经和石原家族勾结在了一起。 这就让我对天道门三家十派中的其他家族和门派,都不得不产生怀疑。 尤其是几千年来一直都野心勃勃的秦家,为了达到他们秦家的目的,谁知道会不会和石原家族之间达成什么不可告人的协议? 抱着这种想法,我在第一时间把重庆这边的情况反馈给了官方。 我的要求很简单,如果天道门那边没有在广州查出个什么眉目来,那就让我接手。 对于石原家族的这一疯狂计划,我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去阻止! 但在我重庆的情况反馈给了官方,并且提出了我的诉求之后,官方给我的答复是他们需要跟天道门商量一下,看看天道门那边进展到了什么程度了? 对于官方给出的这个答复,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如果天道门那边已经查到了比较重要的线索的话,我冒冒然的介入确实并不是很好。 然而,第二天上午灵异调研局的林局就亲自给我打来了电话。 在电话中林局告诉我,说天道门那边本来已经查到了比较重要的线索。 不过因为还没有具体确认一些细节方面的东西,所以天道门并没有最终发动雷霆一击。 但就在昨天晚上,石原家族安排在广州的人竟然突然放弃了苦心经营了许久的计划,全部都连夜逃离了广州。 说的简单明白一点儿,就是我根本不用再去广州,石原家族的计划已经宣告破产了。 不过让我感到有些遗憾的是,没有除掉石原家族在广州安排的那些人。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返回了西安。 这一次破坏了石原家族的计划,解决了丰都鬼城的上万名厉鬼,灭了丰都鬼帝,自然是又收获了海量的功德。 但这一次虽然收获了海量的功德,却依然并没有让我突破天阶,成就神相之位。 和我之前所猜测的一样,恐怕我要是不能悟透天有五贼这四个字,突破天阶对我而言就成了一个可遥而不可及的梦想。 但天有五贼这四个字到底代表了什么意义呢? 可即便是我查阅了无数资料,脑袋都快要想破了,却依然没有任何结果。 就这样,我的生活又恢复了正常,每天除了学校和玉华小区之外,就到天机门的店铺里面去转一圈。 蛋蛋一如既往的还在沉睡之中,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醒来?更不知道它醒来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在这期间我几乎每天都能见到秦楚楚,但每一次见到我之时,秦楚楚都会刻意的躲开我。 不过让我感到非常奇怪的是,黎月这丫头和秦楚楚本来是一对水火不容的冤家,但自从破了坠龙案之后,她们两个的关系竟然由冤家变成了闺蜜。 平时不黏在我身边的时候,黎月这丫头大多数时间都会和秦楚楚在一起。 就这样,过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 这一天早上正好是星期天,本来起床之后我打算去天机门的店铺转一圈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从起床之后我就感到心绪不宁,甚至我感觉到我身体之内的鲜血好像沸腾了一样。 根据《神相天书》中的描述,我所遇到的这种情况叫做心血来潮。 只有相师等阶达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才会发生这种情况。 而这种情况是对某一件即将发生的事情的提前预兆。 遇到了这种情况,我肯定要推算一番,看看这即将发生的这件事情,究竟在了什么方位?乃至和我身边的谁有关? 于是我用《大周天神术》起了一卦,掐着十指推算了起来。 而在推算了片刻之后,我算出即将发生的这件事情,应该会发生在西北方位。 得出了这个结果之后,我就没有去城隍庙的店铺,而是从玉华小区出来,一直沿着西北方位徒步而行。 花了整整的一个上午时间,我从玉华小区里面走了出来,一直走到了浐灞新城那里。 西安号称是八水绕长安,渭、泾、沣、涝、潏、滈、浐、灞这八条河流,它们在西安城四周穿流。 而我这会儿一路沿着西北方走,竟然走到了浐河的边上。 浐河中的水虽然不算是很深,但不会游泳的人要是跳了进去,肯定是能够被淹死的。 就在我走到了浐灞新城这块的浐河边上之时,远远的看到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正徘徊在浐河边的河堤上。 这女子看上去一脸的憔悴,精神状况非常的差,身体状况应该也非常的不好。 就在我打量着这个女子,正一步步的向她靠近之时,这女子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从河堤上走了下去,缓缓的往水浐河深处走去。 很显然,这个女的是不想活了! 而我之所以会心血来潮,恐怕和这个女的有很大的关系! 一念至此,我就发足狂奔,几个起落就来到了瀍河边上,跳下河中拉住了那个长发飘飘的女子。 “姑娘,你为什么寻死?难道你就不会替你的父母家人想一想吗?” 一边往河岸上拉着这个女子,我一边做着她的思想工作。 这个女子虽然满面泪水,但却并没有挣扎。 她一边哭泣着一边说道:“我有罪,我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害死了我的孩子,我对不起我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