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恐怕少不了要跟他们打一场! - 天命神相

第六百一十七章 恐怕少不了要跟他们打一场!

作为秦家的天命之女,秦楚楚肯定知道洞天福地的情况,这一点毫无疑问, 对于我知道洞天福地,秦楚楚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意外之色,她只是想弄清楚我的目的是什么, 而既然我突发奇想的向秦楚楚提出了这个要求,对秦楚楚我就没有做出任何隐瞒, 于是我一脸真诚的把我为什么一定要进入洞天福地的原因告诉了秦楚楚, 我对秦楚楚说我想进入洞天福地的目的,就是想找到炼制造化仙丹的材料,而只要找到了炼制造化仙丹的材料,就能炼制出造化仙丹,救活为了救我而送了命的陈婉秋, 听到我所说的情况,秦楚楚脸上的表情显的比较凝重,低下头陷入了沉?之中很长时间, 在这个过程之中,我站在房门里面,秦楚楚站在房门外面,我们两个就这样一直站着, 终于,在沉?了大概有五六分钟之后,秦楚楚好像做出了决定一样, 只见秦楚楚咬着嘴唇一字一顿的说道:“陈婉秋是为了救你而死,而她之所以救你,却是因为我骗了你,” “用你的话说,这份因果应该算在我的头上,” “如果我帮你搜集齐全了炼制造化仙丹的材料,让你救活了她,是不是就代表着我偿还了这份因果,” 说到这里之时,秦楚楚把她的头抬了起来,和我相顾而视,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会儿我却有点儿不敢正视秦楚楚的目光了, 秦楚楚如果偿还了因果,那是不是代表着我应该原谅她呢, 如果原谅了她,那我和她之间的关系, 秦楚楚她这番话所代表的意思是什么呢, 想到这些,我就不敢正视秦楚楚的目光,因为我给不了她任何承诺, 好在秦楚楚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在看到我的眼神有些躲躲闪闪之后,她看上去显的有些失落,在那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我就知道,你是不会轻易原谅我的,” “不过即便是你不轻易原谅我,我也会帮你进入洞天福地,” 随着秦楚楚的这两句话一说出口,我顿时就激动的无以复加, 在激动之余我一把抓住了秦楚楚的肩膀,连声的问着她道:“楚楚,你所说的可是真的,你真的能帮我进入洞天福地,” 被我抓住了肩膀,秦楚楚看上去竟然有点儿害羞一样,低着头在那里轻声说道;“要想让我帮你进入洞天福地之中,你必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才行,” 这会儿的我根本就不会做任何考虑,只要能让我进入洞天福地,无论秦楚楚提出任何条件我都会答应的, 于是我一脸激动的对秦楚楚说道:“楚楚你说,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做到,就一定会答应你,” 这时秦楚楚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那就是我可以带你去洞天福地的入口处,但你必须带着我一起进入洞天福地之中,” 听到秦楚楚这话,我兴奋激动的简直想把她抱起来, 虽然秦楚楚欺骗过我和背叛过我,虽然我们两个有很长一段时间处在敌对状态, 但我却不得不承认,在过去的这将近三年时间之中,我已经习惯了身边有秦楚楚相伴, 每一次做任务的时候,我的身边基本上都有秦楚楚的存在, 如果不是秦楚楚,我根本就不可能花了不到三年时间,就由一个?阶九品的菜鸟,成长到天阶九品的神相这个层面, 从这方一面来说,秦楚楚她可以算是我的贵人,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突发奇想的跟她提出了让她带我进入洞天福地的要求, 让我惊喜万分的是,秦楚楚竟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我, 根据我对秦楚楚的了解,她不是一个喜欢空口说大话的人,如果她不知道洞天福地的入口所在,她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就答应我的, 果然,在我万分激动和惊喜的答应了秦楚楚,只要她能带我去洞天福地的入口处,我一定会带着她一同进入之后,秦楚楚就让我好好休息,说明天她就带我去洞天福地, 说完这话之后,秦楚楚有些害羞的挣脱了我的双手,转身返回了她住的房间, 而我则往外走了一步,呆呆的站在门外,看着秦楚楚的背影, 直到秦楚楚关上了房间的门,她的背影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之中,我还站在那里站了许久, 第二天上午,在安排好了天机门的事情之后,在?月这丫头一脸不情愿的表情之下,我和秦楚楚打了一辆车去了机场,坐上了从西安飞往长沙的飞机, 下午一点多的时候我们就到达了长沙机场,从长沙机场出来,秦楚楚招手打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送我们去常德, 在前往常德的路上,秦楚楚小声的告诉我,说就在大半年之前,他们秦家的老祖宗带着她进入过一次洞天福地之中,正是因为在洞天福地之中待了一段时间,才让她的实力达到了地阶巅峰, 秦楚楚这样一说,我才算是明白了她的实力为什么会突飞猛进,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达到地阶巅峰的原因,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正是因为和秦家老祖一起去过洞天福地,秦楚楚才知道洞天福地的入口处在那里, 不过洞天福地的入口处所在,可是天道门三家十派最大的秘密,秦楚楚连这个都告诉了我,这让我一下子欠下了她一个天大的人情, 就凭着秦楚楚为我所做的一切,以前我对她的怨恨和不满,已经差不多要被我全部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但即便是这样,我和秦楚楚还能回到从前吗, 如果我接受了秦楚楚,那叫我把陈婉秋放到什么位置, 甚至秦楚楚她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变化,我根本就想不通原因是什么, 难道说和我那次把她那啥了有关吗, 有句话说一个男人要想征服一个女人,就必须先征服她的身体, 其实我一直不认可这种观点,但在秦楚楚身上所发生的变化,却让我又不得不往这方面去想, 或者说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秦楚楚她喜欢的是我天命之子的身份,而并不是我这个人, 站在秦楚楚这个天命之女的角度,在这个世界上能够配的上她的,恐怕只有同样是天选之人的天命之子, 然而,秦楚楚却并不知道,自从大魔王蚩尤进入了我的意识海之后,我那天命之子的身份早就被上天给剥夺了, 如果秦楚楚知道了这一点,她对待我的态度还会像现在一样吗, 还有一种可能,是我最不愿意面对的,但这种可能却还是存在着的, 这种可能就是,秦楚楚目前所做的一切,还是在演戏,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秦家的利益考虑,很有可能是秦家在图谋着我身上的什么, 就好像在锁龙井和坠龙谷的时候一样,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秦楚楚分走了一半应该属于我的功德金光, 在前往常德的一路之上我想了许多许多,只要一想到秦楚楚她还是有可能在算计我或者欺骗我,我就有一种头大如斗,头疼欲裂的感觉, 而就在车开进了常德地界,位于洞庭湖以西的方位之时,秦楚楚的脸色看上去有点儿凝重, “姜一,我们距离入口处不是很远了,但我要提醒你一下,在洞天福地的入口处,洞天福地内部的天道门三家十派派了专门的人把守,” “那些人的实力最差的,也是地阶巅峰的高手,” “我们两个要想进去,恐怕少不了要跟他们打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