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渡河 - 天命神相

第六百二十二章 渡河

洪良伟用罡气所发出的短箭全被我的杏黄旗给挡住,这已经让他非常震惊了, 然而,我给他所造成的震惊却远远不仅于此, 二十多岁的天阶,而且还是姜氏一族的神相, 自从上古封神大战之后,在过去的这几千年以来,从来就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在二十多岁的年龄成就天阶神相之位, 而就在洪良伟觉的天雷阵阵,无法相信这是事实之时,我的打神鞭已经发动, 因为受到了我的影响,洪良伟还没有反应过来,我的打神鞭已经打在了他的后背, 对于洪良伟这个天阶高手来说,虽然我不想要了他的命,但想让他在短时间之内失去行动力,一鞭可能还不够, 所以在一鞭把洪良伟打了一个狗吃屎爬到在了地上之后,我又用打神鞭在他的后背上补了两下, 就这样,洪良伟这个青羊观八大执事之一的天阶高手,又被我给打的口吐鲜血,和其他的八个人落得了一个同样的下场, 我们天机门讲究的是公平公正,我这个天机门主必须身体力行, 嗯,就是这样的, 而在我把洪良伟这八个人全部都打翻在地,让他们暂时失去了行动力之后,我就转身往秦楚楚的脸上看去, 接下来,就应该是我带着秦楚楚通过洞天福地的阵法,进入洞天福地之中的时间了, 其实这会儿我可以不带秦楚楚进去的,但作为一个男人,言必行,行必果,既然承诺了秦楚楚,我必须得做到, “楚楚,我们走吧,” 而就在我对秦楚楚说了这句话之后,秦楚楚却并没有回应我,而是一脸杀气的把她的两把短剑亮了出来, “你的身份已经暴露,这些人不能留活口,” 说话间秦楚楚往前走了一步,看她的样子是打算把这些人全部都给除掉, 而见此情形,我急忙挡在了秦楚楚的身前, 要知道这些人和我之间并没有因果,仅仅是挡了我的路而已, 如果因为他们知道了我得身份,就让秦楚楚把他们给杀了,那我欠下的因果就大了, 我好不容易突破了天阶成就了神相之位,我可不想因为损耗功德让我的相师等阶掉回地阶去, 所以,我不能让秦楚楚杀了他们这九个人, “楚楚,因为他们知道了我的身份就杀了他们,这也太夸张了一点吧,” 挡在秦楚楚身前之后,我劝着她道, 而秦楚楚却依然一脸杀意的对我说道:“你要知道,这洞天福地可是被天道门三家十派所统治的,如果天道门三家十派知道你闯进了洞天福地之中,那你肯定会成为整个天道门三家十派共同追杀的对象,” 听到秦楚楚这话,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其实秦楚楚说的一点都没错,如果我不杀了这九个人灭口,那我要是进入了洞天福地之中,肯定会成为整个天道门三家十派共同追杀的对象, 要知道洞天福地可是天道门三家十派最大的秘密,又怎么可能会让我这个姜家的人进入, 而洞天福地之中的天道门三家十派,洞天福地外的天道门三家十派所能相提并论, 如果这三家十派出动了十几个上品地仙,甚至出动几个天仙,那还有我的活路吗, 但如果我杀死了这九个人,洞天福地之中的天道门三家十派在不能确认凶手身份的情况之下,就未必会派绝顶高手出来追杀我了, 站在某一个角度,秦楚楚的做法,其实并没有错, 然而,就算是不会损耗我的功德,让我杀死九个和我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人,这种事我是做不出来的, 就算是要面临着洞天福地内天道门三家十派的共同追杀,我也不会让秦楚楚杀了这九个人, 于是我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还是算了吧,” 秦楚楚又一次强调着道:“你要知道放过他们的后果,是我们两个被洞天福地内的天道门三家十派所追杀,” 我说道:“如果你担心这个,那你就不要和我一起进去了,” 听到我这话,秦楚楚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把她的一双短剑收了起来, “你说好了要带我进去的,难道你想反悔吗,” 说这话时秦楚楚的脸上带着一脸的幽怨,好像对我很不满的一样,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能一脸无奈的点了点头,转身往山洞里面走去,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躺在地上的姚俊鹏和洪良伟这些人经历一个由死到生的过程,胆子小的都已经被吓的尿了裤子, 眼看着我和秦楚楚走到了山洞之前,姚俊鹏这帮人才算是肯定我真的不会杀他们, 但站在姚俊鹏他们的角度,却有点儿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放过他们, 于是躺在地上的姚俊鹏就扯着嗓子问着我道:“你为什么会放过我们,难道你就不怕我们天道门三家十派的共同追杀吗,” 我连头都没有回,回答着道:“我们之间无怨无仇,我为什么要杀你们,”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就进入了山洞里面, 而姚俊鹏和洪良伟这九个人却陷入了沉默之中, 山洞之中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不过对我和秦楚楚而言,这并不会造成任何障碍, 我的相气聚于双眼之后,能够在黑夜视物,秦楚楚同样也能做到这一点, 而就在跟随着我走了大概有一百米的距离之后,在我们两个的正前方就出现了一道足足有五十多米宽的地下暗河, 这道地下暗河的水流湍急,并且在水中有无数个深不见底的漩涡, 而见此情形,我才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只有天阶高手才能通过这里进入洞天福地之中的原因, 这条地下暗河中的漩涡就是阵法所造成的,如果不懂的阵法,无论是采用什么样的方式,都无法通过这条地下暗河的, 除了被那无数个深不见底的漩涡吞噬之外,不会有别的下场, 而对于天阶高手来说,在达到了天人合一的状态之下,就可以随意的调动天地之间的任何力量, 水的至柔之力,也是天地间力量的一种,我只需要借助水的至柔之力,就可以凌波于地下暗河之上,像在平地上走路一样,直接走到地下暗河的对面, 但这样一来就有一个问题, 我承诺了秦楚楚要带她进入洞天福地之中的,但我要带她进去,除了抱着她之外就只能背着她渡过地下暗河了, 如果说我们两个之间没有经历过以前的事情,那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抱起她, 然而,现在的秦楚楚对我而言是一个让我很尴尬的人, 尤其是想到躺在万年寒玉棺之中的陈婉秋之后,我就更加想和秦楚楚保持一定的距离, 但我要是像拎东西一样把秦楚楚拎在手里拎过去,我觉的这对她也太不尊重一点了吧, 而就在我面对着暗河正不知道该怎么办之时,秦楚楚却主动走到了我的身旁, “你把我拎在手里拎过去吧,上一次我和老祖一起进去的时候,他就是把我拎过去的,” 虽然嘴上在这样说,但说话之时秦楚楚脸上带着一脸委屈和幽怨,另外还有一些期待, 很显然,秦楚楚期待的,肯定不是我把她像拎东西一样的拎过去,而是抱过去或者背过去, 如果说我按照秦楚楚所说的把她拎过去,那我觉的到达河对岸之后恐怕我将很难面对她, 因为那个时候,秦楚楚脸上的幽怨和委屈之色,会比现在要更加浓重几倍, 想到这里,我咬了咬牙就下定了决心, “来吧,我抱你过去,” 说这话时我一脸的无奈,向着秦楚楚伸出了双手, 而秦楚楚的脸上却流露出了一脸的娇羞和欣喜之色,直接纵身一跳就跳到了我的怀里,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秦楚楚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在抱住了她的那一刻,我不由的心神一颤, 闻着她身上的那股子熟悉的香味儿,我特么的竟然莫名奇妙的想到了一句广告词, “还是那个配方,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 到我这里,就改成了,“还是那个女人,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 然而,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虽然还是那个女人,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但这个女人和我之间,却好像隔了一堵墙一样, 虽然近在咫尺,但却远在天涯, 这种感觉,很难用语言来说清楚, 无奈之中,我轻叹了一口气,抱着秦楚楚双足踏出,凌波踏足于暗河之上, 就在几个起落之间,我已经抱着秦楚楚跨越了几十米远的距离,来到了暗河对岸, 当我把秦楚楚放了下来,让她的双脚落地站到了地上之后,她看上去好像恋恋不舍的一样,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不过在睁开双眼之后,秦楚楚却和用她那双灵动而又迷人的大眼睛死死的盯住了我, 被秦楚楚的一双大眼睛盯着,我竟然有点儿不敢和她直视, 所以,我扭头转过身子往有光亮的方向走去, 而秦楚楚却跟着我,在我的身后问道:“姜一,你刚才为什么叹气,” 我没有做出任何回答,因为我无法回答, 因为我根本就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心中的感受, 接下来我们两个又在黑暗之中走了大概有几百米的距离,终于从山洞里面走了出去, 在走出山洞的这一刻,一股清新而又醇香的气息扑面而来,这种感觉简直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此时此刻,我就感觉到自己好像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这里的天空是那么的蓝, 这里的河水是那么的清澈, 这里的树木是那么翠绿, 尤其是天空之中那堪比白雪的云朵和不远处烟雨笼罩的群山,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和外界相比,这里简直就是仙境,简直就是天堂, 这就难怪青羊道人说只要进入了洞天福地之后,就没有人想去外界了, 说实话就连我这会儿都产生了这种想法了, 而就在我正感慨着之时,秦楚楚却表情凝重的走到了我的身旁, “你现在需要做出一个决定,我们应该往那一方走,在这里耽搁的时间太多,被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发现了我们的行踪可不好,” 听到秦楚楚这话,我急忙用《大周天神术》临时起了一卦,想确定一下那个方位对我们两个来说是最吉利的,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用《大周天神术》临时起的这一卦竟然是乾卦, 而乾卦所代表的方位,是西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