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寻令 - 天命神相

第六百三十二章 寻令

随着?公子被我用打神鞭打死,这五个祸害了马家庄四个月的五通妖,就算是全部被我给灭了, 这时因为我闹出来的巨大动静,整个马家庄的人都已经被惊动了, 而当马家庄的人发现祸害了他们四个月的五通妖竟然是五个成精了的家畜之时,整个马家庄的人顿时就无比的愤怒, 整整的四个月时间,他们马家庄的女人竟然被五个畜生给欺凌,面对着五个畜生之时,他们马家庄的男人竟然敢怒而不敢言, 这特么的是一件何等屈辱的事情, 这让马家庄的男女老少们都感到无法接受, 于是乎那五个五通妖的尸体被愤怒的马家庄的人分而食之,到最后连一点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因为诛杀了作祟害人的五通妖的缘故,我和秦楚楚就成了整个马家庄的救星和恩人, 为了报答我和秦楚楚,朴实而憨厚的马家庄的村民们只恨不得把他们能够拿出来的东西全部都给我们两个,以表达他们对我们两个的感激之情, 最终马庄主代表着整个马家庄的村民给我们两个准备了不少的?金和白银, 然而面对着马庄主叫下人端来的整整两大盘,一大盘?金和一大盘白银之时,我却仅仅只拿了几块?金和几块白银, 其实在洞天福地之中的消费不是很高,就算是有这几块?金和白银,也足够我和秦楚楚花一阵子的了, 而在我象征性的拿了一点?金和白银之后,马庄主和马家庄的人对我和秦楚楚就更加感激不尽,对我们两个的人品连声的称赞, 尤其是马庄主当着整个马家庄的村民把我打死白公子的场景告诉他们之后,整个马家庄的所有人全都把我当成了上天所派下来的专门拯救他们马家庄的神仙, 接下来整个马家庄杀猪宰羊,大摆筵席,好好的庆祝了一番, 就在庆祝的过程之中,我向要求马庄主兑现承诺,让我在整个马家庄的范围内寻找武王令牌, 如果说我找到了武王令牌,那武王令牌就要归我, 跟马庄主说这话的时候,我刻意当着马喆的面说的,而在听到我这话之后,马喆的一双眼珠子顿时就滴溜溜的乱转,很显然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不过这所有的一切,全都在我的计划之中, 而见我提出了这一要求,马庄主当时就毫不犹豫的拍着胸脯答应了, 用马庄主的话来说,他是巴不得我能找到那面武王令牌,然后带着武王令牌离开,让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从此之后再也不会找马家庄的?烦, 甚至马庄主还说,如果我真的能找到那面武王令牌,就算是调动了整个马家庄的人给我帮忙,把整个马家庄翻个底朝天,他都没有任何意见, 因为站在马庄主的角度,只要天道门三家十派无法确定武王令牌是不是在马家庄,就会不断的给马家庄找?烦, 这一次是五通妖作祟,下一次谁知道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会派个什么样的妖邪之物到马家庄来作祟, 如果我能找到武王令牌并且带走,那对马家庄来说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不过虽然满口答应了我,但马庄主对我能找到武王令牌却并没有抱太大的信心, 因为他们马家庄的人找了好几千年,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也找了一千多年了,几乎把整个马家庄翻了好几遍了,根本就没有在马家庄找到一件像令牌的东西, 我和秦楚楚虽然能灭了五通妖,但想找到马家的武王令牌,难度系数比灭了五通妖恐怕要大无数倍, 当然,我肯定不会按照马庄主所说的一样把整个马家庄翻个底朝天去找武王令牌, 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寻找武王令牌之前,我必须得先了解一下有关武王令牌的情况, 于是在宴席完毕之后,我把马庄主叫到了一边,跟他问起了有关武王令牌的具体情况, “马庄主,武王给你们马家的那个令牌是什么样的形状呢,大小有多大,重有多重,是不是类似于这种样子的,” 说着话的同时,我把我的金色天机令从身上拿了出来,递给了马庄主, 从我的手中接过了天机令,拿在手中把玩了许久之后,马庄主却露出了一脸的茫然之色, “姜小哥,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我们马家的那枚武王令,除了每一代我们马家的家主知道是什么样子之外,其他的人一概不知,” “但自从我们马家那一代的家主突然死了之后,对于武王令牌情况,我们整个马家的人就没有一个人知道了,” “在过去的这一千多年以来,我们整个马家庄里面但凡和你这块令牌有点儿像的东西,全部都被天道门的人给拿走了,” 说完这话之后,马庄主用双手把我手中的天机令抵还给了我, 接下来我又问着马庄主道:“马庄主,你们马家突然死亡的那位家主,是死在了马家庄呢,还是死在了马家庄以外的地方,” 马庄主回答着道:“我们马家的那位祖上虽然是突然死亡的,但他并没有死在外面,而是死在了我们马家庄里面,” 听马庄主这么一说,我就皱着眉头开始思索了起来, 马家的那位先祖没有死在马家庄的外面,那说明武王令牌很有可能还在马家庄, 但马家的人和天道门的人把整个挖地三尺的找过,却并没有找到武王令牌, 而且整个马家庄内所有类似令牌的东西全都被天道门的人拿走了, 这在我看来,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是那位马家先祖把武王令牌藏在了马家庄之外的一个地方, 这种可能性虽然存在,但可能性比较小, 而第二种可能,我就觉的是可能性最大的一种可能, 而这种可能,就是武王给马甲的武王令牌的形状并不是和令牌一样,而是以其他的形状存在, 换句话说武王的武王令牌仅仅名字叫做武王令牌而已,但从外观上看,根本就看不出来一点令牌的样子, 经过分析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之后,我就觉的寻找武王令牌的范围一下子就被我缩小了许多, 一念至此,我就用《大周天神术》临时起了一卦, 而根据卦象显示,我所起的这一卦竟然是一个金木相合之卦, 按照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金木之间是相克的,卦象显示怎么会相合呢, 那在什么情况之下,金木之间是相生相合的呢, 皱着眉头想了许久,我突然之间想到,在铁器的上面装个木头把子,这算不算是金木相合呢, 比如说厨房里面的菜刀, 再比如说砍柴用的柴刀, 柴刀, 当柴刀这两个字从我的脑海中闪现之时,突然之间我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 当年我们姜家的老祖宗个姜子牙收武吉为徒之时,武吉不就是一个山上砍柴的樵夫吗, 而樵夫砍柴,用的不正是柴刀吗, 一念至此,我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对着马庄主说道:“马庄主,?烦你带我去你们家的柴房,” 虽然不知道我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但这会儿无论我提出什么要求,马庄主都不会拒绝的, 片刻之后,马庄主就带着我来到了他们马家的柴房, “姜小哥,在过去的几千年之中,我们马家的祖宅一只由家族继承人居住,这个柴房里面的东西,很多都是从我们马家的老祖宗手上传下来的,” “比如这个用来铡草的铡刀,还有这几把用来砍柴的柴刀,” 而就在马庄主给我介绍着他们马家的柴房内的东西之时,我的一双眼睛却死死的盯在了一柄锈迹斑斑的破柴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