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秦楚楚的剑 - 天命神相

第六百三十六章 秦楚楚的剑

姚战强纵然是看不穿我的实力高低,但这会儿看到我手中的武王令牌之后,双目之中立刻就闪现出了炙热的光芒, 因为这枚武王令牌,对于姚家来说简直是太重要了, 要知道天道门三大家族,秦家和周家全都掌控了一个洞天,而只有姚家掌控了一座福地, 但福地和洞天相比差了一个档次,福地中的资源远远不如洞天之中的资源多,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昆仑派在掌控了上古之时昆仑派所遗留下来的洞天之后,实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成为了洞天福地之中实力最强大的一个门派, 而作为天道门三大家族之一的姚家,在洞天福地之中的实力排名,却连前三都进不去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不甘落后的姚家自然是想提升姚家的实力, 而提升姚家实力的最佳办法,莫过于找到一座上古之时的大能者所遗留下来的洞天, 相对于其他的那些隐藏在深山大泽之中的洞天来说,集齐武王令牌,掌控武王洞天,是比较容易实现的一条捷径, 然而,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姚家的人前前后后为此而努力了一千多年,想尽了一切办法,却始终都没有在马家找到武王令牌, 姚公子为了他在家族之中的地位进一步的提升,就想出了一个没有任何节操和下限的办法,用五通妖这五个畜生来逼马庄主交出武王令牌, 而此时此刻,当我拿出了武王令牌之时,站在姚家人的角度,就代表着他们努力了一千多年所做的事情,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纵然是姚战强对我的实力还没有看穿,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为了得到武王令牌,他们这帮人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就算我真的是一名天阶高手,以他们这帮人的实力还对付不了我吗, 一念至此,姚战强沉声说道:“姓姜的小子,你要是把武王令牌给我,我们姚家绝对不会亏待了你,” “但如果你想拿着武王令牌离开马家庄,那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姚战强的这话刚一出口,姚公子就在他身旁叫喳喳的说道:“三叔,你又何必对他这么客气,打死这小子把武王令牌从他的手中抢过来不就是了,” 随着姚公子的这话一出口,跟他一起来的那些人一个个都随声附和了起来, “公子说的对,打死这小子,抢了他的武王令牌,” “这小子当他是谁啊,敢用这种口气对公子说话,打死他也是活该,” “还想让我们承担责任,他当他是谁啊,” 而就在姚公子带来的这些人在那里叫嚣着之时,我却把武王令牌收了起来, 因为武王令牌已经被我用血炼之法认主,所以我只需要心念一转,就可以让武王令牌融入到我的身体之中, 当我当着姚战强和姚公子这些人的面让武王令牌消失在了我的手掌心中之后,姚战强和姚公子两个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作为洞天福地之内的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一,以姚战强和姚公子的见识,自然是知道我手中的武王令牌为什么会消失的原因, 所以姚战强在和姚公子相顾对视了一眼之后,姚公子在那里一脸郁闷的说道:“我说怎么花了一千多年的时间都没有找到武王令牌,原来武王把令牌炼制成了法宝,” 而姚战强则直接对我说道:“姓姜的小子,要么你把武王令牌给我们,要么我们杀了你,让武王令牌成为一个无主之物,这两个结果你选那一个,” 法宝一旦被炼化认主之后,就可以被法宝的主人融入到身体之中, 而要想得到这个法宝,就只能有两个办法, 第一个办法,是法宝的主人主动切断和法宝之间的联系,让法宝成为一个无主之物, 而第二个办法,就是杀掉法宝的主人,让法宝直接成为一个无主之物, 姚战强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如果我不把武王令牌交出,那他们就只能杀掉我, 此时此刻的姚战强和姚家众人,看着我的目光里面已经流露出了浓浓的杀意, 但面对着杀气腾腾的姚家众人之时,我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依然保持着之前的云淡风轻之色, 我是这样,秦楚楚亦是如此, 因为在秦楚楚看来,守卫洞天福地入口处的两个天阶高手都被我给虐成了狗,姚战强又能奈我何, “让我交出武王令牌,这不可能,” “你们想杀掉我,这也不可能,” “而我,还是那句话,对于你们在马家庄的所作所为,你们必须要承担责任,” 当我面对着姚战强这个天阶高手说出了这几句话之后,就代表着我们双方之间已经成了一个不死不休之局, 姚家的人想杀掉我,而我也没打算放过他们, 不过在姚家的人看来,我这纯粹是癞蛤蟆打喷嚏好大的口气, 且不论姚战强这个天阶高手,就算是姚公子这个姚家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把我虐成狗, 甚至不用姚公子出手,姚公子手下的这帮地阶和地阶巅峰高手,就可以把我和秦楚楚给收拾了, 就这样,在我“口出狂言”之后,立刻就有好几个姚公子手下的人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 “小子,我看你是活腻味了,爷爷今天就送你归西,”一名满脸横肉的家伙指着我说道, “小子,爷爷的名字叫姚鹏,别死在爷爷手下连爷爷的名字都不知道,”一名身高体壮像狗熊一样的家伙嚣张的说道, “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我见的多了,但像你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见,下辈子做人的时候,一定要学会低调,”一名身材比较瘦,但一脸狂傲自以为是的家伙说道, 这三个家伙的实力全都处在地阶,距离地阶巅峰还要差好几个级别, 对我而言,这三个人连个蝼蚁都算不上, 然而这个世界上自以为是的傻逼就这么多,他们在我的眼里像蝼蚁一般,而我在他们的眼里却是一个貌不惊人的角色, 这三个傻逼还想虐杀了我,在姚公子的面前表现一番, 在没有弄清楚我的实力高低的情况之下,姚战强见这三个家伙跳了出来要当炮灰,就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站在一旁看起了戏, 姚战强没有发表意见,姚公子自然也不会, 而就在我正打算应战,稍微花点力气解决了这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之时,秦楚楚却亮出了她的两把短剑,往前走了一步, “像你们这种货色,是没有资格做他的对手的,” 秦楚楚在言语之间把我的地位抬的很高,尤其是她说话之时看着我的眼神里,竟然充满了崇拜,充满了仰慕,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秦楚楚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之时,我竟然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好像很享受一样, 而就在这时,那三个姚家的人见秦楚楚这个细皮嫩肉的小白脸竟然看不起他们,一个个嗷嗷叫着向秦楚楚扑了上来, 不过姚战强这个天阶高手和姚公子两个人的四只眼睛却死死的盯在了秦楚楚手中的那两把短剑上面, “这两把剑,是法宝,” 而就在姚战强发出了一声惊呼,对秦楚楚手中的两把短剑做出了一个鉴定结论之时,秦楚楚的身形一动,已经穿进了姚家的那三个人之间, 随着剑光闪烁,鲜血飞溅,就在须臾之间,姚家的这三个人头顶上那斗大的头颅,竟然一个个的冲天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