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拿钱买命 - 天命神相

第六百六十二章 拿钱买命

上古之时的昆仑派,可是出了无数个大能者的门派, 而大能者,就是达到大罗境界的人物,在上品金仙之上,才能算作是大罗境界的大能者, 在上古之时的昆仑派的二代弟子之中,出了十二个大罗境界的大能者, 而这十二个大罗境界的大能者,被称之为昆仑十二金仙, 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在昆仑山学艺之时,和昆仑派的这十二金仙算是同辈弟子,但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的实力,却比昆仑十二金仙要低了一个档次, 因为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实力最强大的时候,不过是天阶一品的神相,仅仅相当于上品金仙而已,并没有勘破大罗之道,修成万年不死的大罗金仙,成为大能者级别的存在, 而这昆仑派的上古十二金仙,每一个人都有一件堪称代表作的经典法宝, 崔景岳的吴钩剑,乃是仿造昆仑十二金仙中的普贤真人的吴钩剑而炼制, 郁章涛的乾坤圈,乃是仿造乾元山太乙真人为哪吒三太子所炼制的乾坤圈而炼制, 崔景乐这些人的法宝虽然是山寨版的,但全部都是天道门三家十派的昆仑派在上古之时的昆仑派所遗留下来的那个洞天中发现的, 从威力上来说,这几件仿造版的法宝远远不如正版,但在现在的这种末法时代,这几件法宝也能算的上是比较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东西了, 也就是昆仑派这种财大气粗的门派才能做出这种事,把这么高端的东西赐给了几个地阶巅峰的弟子,如果换做天道门三家十派中的其他家族和门派,就算是天阶高手,也未必都能有一件这种级别的法宝, 就像姚广这个姚家的天骄人物,还号称是天机门四大公子之一,在他的身上却连一件像样的法器都没有, 不过昆仑派的这几个人身上的法宝虽然威力不俗,但这法宝毕竟不是正版的,而且使用法宝的人的实力连天阶都没有达到, 更何况我还拥有着刀枪不入的蚩尤金身,除了两条腿之外,我的身上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弱点, 此时此刻,被遁龙桩锁住了我的身体之后,崔景乐的吴钩剑飞到了我的身前,雌雄双剑交错之间,就打算斩下我的六阳魁首, 郁章涛的山寨版乾坤圈向着我的头上砸来,意图把我的脑袋砸个稀巴烂, 如果说我没有蚩尤金身,即便我是天阶存在,在这三件法宝的攻击之下,也难免落得一个身死魂灭的下场, 在崔景乐这帮人看来,在他们三个祭出了法宝的这一刻,我的命运已经注定, 然而,让除了秦楚楚之外的所有人全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崔静岳的吴钩宝剑飞到了我的身前的那一刻,我竟然用力一挣,睁开了遁龙桩对我双手的束缚,然后伸出双手抓住了崔景岳的两把吴钩剑, 当然,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在我的两只手抓住了两把吴钩剑的情况之下,郁章涛的乾坤圈就打在了我的脑门上, 只听见咣的一声响,传来了一声金铁交击之声后,郁章涛的乾坤圈竟然被我的脑袋给弹出了出去, 而崔景岳的两把吴钩剑拼命的在我的双手之中挣扎,但却无法从我的双手之中挣脱, 在这种情况之下,昆仑派的这帮人一个个全都被震惊的无以复加,甚至可以说昆仑派的这帮人全都被我给吓成了狗, 要知道就算是他们昆仑派的那个绝世妖孽崔鸿基,也不可能像我一样被乾坤圈打中了脑袋却一点事都没有, 而且我不仅挣断了捆仙索,就连张文俊的遁龙桩同样也挣断了, 这特么的是何等的逆天, 而就在昆仑派的这帮人一脸震惊和恐惧的看着我之时,我的反击正式开始, 只见我把崔景岳的吴钩剑拿在手中,用这两把雌雄宝剑相互对砍,几下就把这两把宝剑弄成了两把断剑,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吴钩剑被我弄成了几截断剑,崔景岳只感觉他的心在滴血,但此时此刻在崔景岳这几个人的眼里,我就好像从地狱之中钻出来的恶魔一样,是那么的令人恐怖, 面对着这样的我,他们除了想转身逃跑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他们的法宝虽然珍贵,但和他们的小命儿相比却算不上什么了, 只要能从我的手中逃脱,以他们昆仑派的实力,迟早会报了他们的这个仇, 想到这一点之后,张文俊几个人扭头就跑, 当然,我这会儿一肚子的火,肯定是不会轻易放过昆仑派的这几个人的, 两把扯烂了我身上的遁龙桩之后,发动了缩地成寸之术后,随着我的身形一闪,就挡在了已经逃到了好几十米开外的崔景岳张文俊这帮人的身前, 崔景岳这帮人发足狂奔了几十米,猛一抬头却发现我抱着双手站在他们的面前,这一下子把他们给吓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好几十米的距离,我却仅仅一闪身就来到了他们的面前,除了天阶高手之外,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所谓天阶之下皆为蝼蚁,此时此刻的崔景岳这帮人,才算是对我的实力有了一个真正的了解, 能在二十多岁的年龄成为天阶高手,这特么的比他们的老大崔鸿基更要逆天和妖孽, 而他们所得罪的,竟然是一个我这样的人物, “你,你,你真的突破仙凡之隔了,” 就在崔景乐用手指指着我战战兢兢的问着我之时,我二话不说直接上去就给了他一拳, 当然,我和崔景岳无冤无仇,我肯定不会用全力给他一拳,不然的话,光我这一拳都能把他给打死, 但即便是这样,在我一拳下去之后,崔景岳直接被我给一拳打飞了出去, 接下来我接二连三的出拳,一拳一个把其他的五个人也全部都打飞了出去, “嘭嘭嘭,,,,,” 随着我的拳头挥出,昆仑五杰中的四个,还有昆仑双雄发出了一阵阵的惨叫声,纷纷掉落在了地上, 而且因为我控制了力量和方向的缘故,这帮人落地之时落在了距离不远的地方, 而就在这帮人灰头土脸的刚刚从地上爬起了身子之时,带着一脸浓浓杀意的我缓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你们想死还是想活,” 此时此刻,面对着一脸杀意的我,纵然是崔景岳这帮人平日里眼高于顶,不可一世,但这会儿却有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震撼, 对于我这种天阶高手而言,杀掉他们几个地阶巅峰的人物,就好像踩死几只蚂蚁一样, 在幽冥城这种地方,实力才是王道,他们昆仑派弟子的身份,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考虑到这一点之后,崔景岳这帮人干脆直接跪在了我的面前,诚惶诚恐的对我说道:“想活,我们当然想活,这个世界上谁想死啊,” 而听到崔景岳这帮人七嘴八舌的回答,我板着个脸对他们道:“你们要是想活,就拿钱来买命,” 听到我这话,崔景岳六个人相顾对视面面相觑了片刻,最终还是崔景岳战战兢兢的问着我道:“用多少钱可以买我们的命,” 我大声回答着道:“要想买你们的命,就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都交出来,” 随着我这话一出口,昆仑五杰中的四个人就纷纷都低下了头往他们手上戴着的纳戒看去,露出了一脸的肉痛之色, 不过虽然不舍得,但昆仑派的这帮人却很清楚,无论是法宝还是他们纳戒中的珍贵材料,都不如他们的小命儿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