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姜家打神鞭VS昆仑打神鞭 - 天命神相

第六百六十五章 姜家打神鞭VS昆仑打神鞭

在帮助武王伐纣,推翻了殷商的江山之后,我们姜家的老祖宗敕封诸神,成了当时的天地间最为耀眼的一个人物, 然而就在敕封诸神之后,上古之时的那些大能者一个个全都飞升去了天外天,但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在把修炼功法和《神相天书》传授给了他的后代之后,就失去了踪影, 而此时此刻,崔鸿基说他手中的金鞭就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当年曾经使用过的打神鞭,这在我看来,还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 根据《神相天书》上面的记载,这打神鞭是昆仑派的掌教原始天尊赐给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帮助武王伐纣和敕封诸神时用的,而并不是直接赐给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的, 而我们姜家的人最注重因果,以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的为人,在用打神鞭完成了帮助武王伐纣和敕封诸神的使命之后,他肯定不会把打神鞭据为己有,把打神鞭还给昆仑派是一件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 如果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把打神鞭还给了昆仑派,而打神鞭正好在昆仑派找到的那个洞天之中的话,那崔鸿基手中的这个打神鞭,就很有可能是正版的打神鞭,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说实话对于崔鸿基昆仑派未来掌教的身份我并不在意,但对于他手中的打神鞭我倒是很想借过来研究一下,看看这正版的打神鞭和我们姜家人用相气凝聚出来的有什么不同, 而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秦楚楚一脸冷漠的对崔鸿基说道:“就算你手中的打神鞭是姜太公的打神鞭又能怎样,就算你是昆仑派的下任掌教又能怎样,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秦楚楚这话一出口,崔鸿基的?子都被气歪了, 要知道在洞天福地之内,昆仑派可是实力最强大的一个门派,昆仑派掌教的身份,就相当于至高无上的存在, 但秦楚楚却根本就没有把这个身份放在眼里,把他这个天道门三家十派的第一妖孽天才根本就不屑一顾, 自从记事以来,崔鸿基无论走到那里,所有人看着的他目光里全都充满了崇拜和仰慕,但唯独秦楚楚这个让他心仪的女人,却丝毫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这让崔鸿基情何以堪, 这对于崔鸿基来说,是他这辈子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 当然,崔鸿基肯定把所有的一切问题全部都看在了我的身上,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秦楚楚对待他的态度绝对不会是这样的, 一念至此,崔鸿基的脸上露出了一脸的杀机,把两道寒光闪闪的目光投向了我, 只见崔鸿基瞪着眼睛问着我道:“你就是在外面闹腾的挺凶的那个天机门主姜一,是我们昆仑派弟子姜子牙的后代,” 看来昆仑派的人已经对我的身份了如指掌,我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于是我轻轻地点了点头,对着崔鸿基抱了抱拳, “天机门姜一,见过崔兄,” 而见我一脸和气的承认了身份,崔鸿基就表现的更加傲慢和不可一世了, 只见崔鸿基牛逼哄哄的对我说道:“我给你两条路走,看你选那一条,” 我一脸淡然的回应着道:“愿闻其详,崔兄请说,” 崔鸿基说道:“第一条路,是你远离楚楚,从此之后,再也不许靠近她半步,而且你还得把你从幽冥森林中得到的阴阳果和马家庄得到的武王令牌全都给我,” 说到这里,崔鸿基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我,然后接着说道:“如果你能做到我说的这些,那我保你能安全离开洞天福地,返回到外面去,” 说完之后,崔鸿基就和我相顾对视,等着我做出答复, 只见我却笑嘻嘻的说道:“崔兄你继续,我想听听你的第二条路是什么,” 听见我这话,崔鸿基的面色一寒,然后厉声说道:“如果不按照我说的做,那这洞天福地之中,就是你的葬身之地,我说的第二条路,对你来说是一条死路,” 崔鸿基的话一出口,我就冷冷的一笑,然后一脸鄙视的看着崔鸿基道:“我不知道你是凭什么说这种可笑无知的话出来的,是凭你自身的实力呢,还是凭你手中的打神鞭,” 听到我这话,崔鸿基的那张英俊至极的脸瞬间就扭曲到了一起,很显然是被气的不轻, 要知道崔鸿基从小到大就被誉为天道门三家十派第一妖孽天才,他何曾被人这么鄙视过,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崔鸿基算是天道门三家十派第一妖孽天才的话,那我就算是妖孽中的妖孽,天才中的天才了, 因为崔鸿基虽然妖孽,但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突破仙凡之隔,成为天阶仙一级的存在, 和我相比,他还是差了一个档次, 就这样,面对着我一脸鄙视的目光,想到他这个天道门三家十派第一妖孽竟然被我给比了下去,崔鸿基终于忍受不住的爆发了, “姜一,天阶的存在我又不是没有收拾过,不要以为你是天阶我就收拾不了你,” 说话间崔鸿基已经把他手中的打神鞭举了起来,一脸凝重的看着我,好像随时都准备着发起攻击一样, 而我却依然表现的云淡风轻一般,站在那里笑嘻嘻的说道:“天阶的存在我又不是没有收拾过,而且一次性收拾过两个,如果你觉的你能收拾的了我,那就尽管动手吧,” 说着话的同时,我已经用相气把打神鞭凝聚了出来, 和崔鸿基手中的打神鞭一样,我手中的打神鞭同样也是长三尺六寸五分,总共二十一节, 而且因为我手中的打神鞭有功德金光的缘故,看上去金光闪闪的比崔鸿基手中的打神鞭要耀眼的多, 如果说给不懂的人看,肯定会把我手中的打神鞭当成正版,把崔鸿基手中的打神鞭当成仿造版的, 然而我们姜家人用相气凝聚出来的打神鞭,严格来算可以说是一种独特的功法,其实并不能算是法宝, 而见我把金光灿灿的打神鞭凝聚了出来,从外表上看比他手中的打神鞭更要光彩夺目,崔鸿基在一怒之下就把他手中的打神鞭祭了出来, “打神鞭,给我打死他,” 怒骂着的同时,崔鸿基手中的打神鞭已经脱手而出,但我用相气凝聚出来的打神鞭也没有闲着,同样从我的手中脱手而出, 随着我喊了一个“中”字,我用相气凝聚出来的打神鞭就和崔鸿基的正版打神鞭相互碰撞到了一起, 接下来听见了一声刺耳的金铁交击之声,两个打神鞭在碰撞之后分了开来, 我的打神鞭高高悬挂在半空之中,崔鸿基的打神鞭却返回了他的手中, 之所以会这样,其实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我的打神鞭是相气所化,我可以用意念来控制,但崔鸿基的打神鞭是法宝,驱动打神鞭要消耗不少的法力,让打神鞭高悬在半空之中,对他来说纯粹是浪费法力, 昆仑派的打神鞭可以说是无坚不摧的神器,崔鸿基之所以能打败一名天阶高手,就是凭借着打神鞭的优势,然而这一次在和我用相气凝聚出来的打神鞭碰撞之后,他好像一点便宜都没有占到, 这让崔鸿基对我的实力一下子就有了一个非常深刻的认知, 在他的打神鞭奈何不了我的情况之下,只要时间一长,他的法力消耗过多,他迟早都会败在我的手下, 作为天道们三家十派第一妖孽,崔鸿基出道以来从来都没有输过, 如果说他输给了我,那就会让他的一世英名,全部都化作滚滚长江东逝水,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崔鸿基就不敢冒冒然的跟我单挑了, 于是崔鸿基对那两位峨冠博带一身玄色锦衣的老者拱了拱手,行了一礼,然后说道:“两位师叔,这小子有点儿不好对付,看来得你们二位出手了,” 听到崔鸿基这话,那两位老者中的一个相对来说个子高一点立刻就回应着崔鸿基道:“公子你的身份尊贵,他那有资格做你的对手,就让我来帮你解决他吧,” 说着话的同时,这名峨冠博带穿着一身玄色衣服,留着一抹长须的老者往前走了一步,就来到了崔鸿基的身旁, 而面对着这名实力比我高了一级的老者,我就不能表现的像之前那样一点压力都没有了, 但就在我一脸凝重的正打算应付这名昆仑派的老者之时,锦瑟突然现身在了我们两者之间, 只见锦瑟的那双妩媚而又迷人的双眸盯着崔鸿基,然后一脸鄙视的说道:“没想到天道门三家十派第一妖孽天才,也有做缩头乌龟的一天,” “崔鸿基,如果你连堂堂正正的和姜一一战的勇气都没有,那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你这辈子将也永远止步于地阶巅峰了,” “你觉的你们昆仑派会把掌教之位传给一个地阶巅峰的废物吗,” “你手中的打神鞭,你觉的你还有资格持有吗,” “我听说你们昆仑派的欧阳寒洛在资质上并不比你差,如果你止步于地阶巅峰,那昆仑派未来的掌教之位,恐怕就不是你崔鸿基,而是欧阳寒洛了,” 听到锦瑟的这番话,崔鸿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的非常难看,因为锦瑟所说的话在某种程度上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修行之路,是逆天之路,同时也是一个不断的突破自我和战胜自我的过程, 如果说在这个过程之中产生了畏惧心理,遇到了比自己强大的存在就不敢面对,这就很容易造成心理障碍, 如果说连这一点障碍都突破不了,那就很难达到更高一层的境界, 但锦瑟的话虽然没错,崔鸿基在明知道打不过我的情况之下跟我打,不就等于找虐吗, 只要崔鸿基的脑子不出问题,他就不会做这种蠢事,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崔鸿基就理直气壮的回应着锦瑟道:“锦瑟小姐,不是我没有堂堂正正的和他一战的勇气,是我们两个之间实力上的差距太大,” 而听到崔鸿基的回答,锦瑟微微一笑,然后问着崔鸿基道:“崔公子,如果你们两个的实力旗?相当,那你有没有勇气和姜门主一战,” 崔鸿基闻言摇了摇头道:“他是天阶九品的神相,我是地阶巅峰,你觉的我们两个之间的实力差距能在短时间内拉平吗,” 听到崔鸿基的这话,锦瑟一脸媚笑的问着他道:“如果说你服用了一颗阴阳果之后,你觉的你是否能拉平和姜门主之间的实力差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