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祖宗 - 天命神相

第六百六十六章 祖宗

作为天道门三家十派第一妖孽天才,崔鸿基有着深厚的积累,可以说他距离突破仙凡之隔,仅仅只差一线之隔, 然而就是这一线之隔,却始终让他无法突破,让他无法领悟到天地之力的妙用, 而阴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代表着天地,服用了阴阳果,就可以沟通阴阳,对天地之力的运用有一个深层次的感悟, 对于崔鸿基而言,如果服用了一颗阴阳果,是很有可能让他突破仙凡之隔,领悟到对天地之力的运用的, 阴阳果树上的阴阳果总共三十三颗,除了我给秦楚楚和宋昊芮的两颗之外,只有锦瑟那里有三颗, 然而锦瑟是幽冥城主的干女儿,昆仑派虽然实力强大,却奈何不了幽冥城主,所以崔鸿基要得到阴阳果,就只能从我的身上下手, 但以我的实力,就算是崔鸿基的身边有两名实力不俗的天阶高手,恐怕也未必能轻而易举的从我的手中抢走阴阳果, 而这会儿听到锦瑟所说的话,崔鸿基的眼睛明显的一亮, 因为崔鸿基可是很清楚的知道,锦瑟从我那里得到了三颗阴阳果,既然锦瑟这样说,那说明他有机会从锦瑟的手中得到阴阳果, 一念至此,崔鸿基很客气的问着锦瑟道:“锦瑟小姐,您的意思是,” 锦瑟微微一笑,然后说道:“三天之后,在红尘拍卖场将会有阴阳果拍卖,到时候希望崔公子能够来捧场,” 听到锦瑟这话,崔鸿基一脸惊喜的问道:“锦瑟小姐,你说的可是真的,” 锦瑟点了点头道:“我们红尘拍卖场的规矩你应该懂得,只要你拥有大量的红尘币,那颗阴阳果肯定是你的,” 而随着锦瑟的话一出口,崔鸿基和他身边的那两名老者在目光之中做了一个交流,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接下来崔鸿基一脸杀意的看着我,咬牙切?的说道:“只要我突破了仙凡之隔,我一定要亲手打败你,让你跪在我的面前,” 说完这话之后,崔鸿基看了秦楚楚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接下来那两名天阶高手和昆仑派的其他人也全部都跟在了崔鸿基的身后离开, 那名看上去像个普通人一样的年轻男子,也跟在了崔鸿基的身后一起离开, 而就在昆仑派的人离开之后,我往锦瑟看去,却发现她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正看着我, 对于锦瑟是否会用拍卖的方式卖掉我给她的那三颗阴阳果,甚至于把阴阳果卖给崔鸿基,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而这会儿我最关心的,是黄泉水什么时候能有, 于是我问着锦瑟道:“锦瑟小姐,不知道你有没有黄泉水的消息呢,” 锦瑟点了点头,然后把目光投向了已经远去的崔鸿基他们一帮人, 看着崔鸿基一帮人的背影的同时,锦瑟笑着说道:“据我所知,在昆仑派的手中就有黄泉水,崔鸿基是昆仑派内定的下任掌教,他的手上应该会有黄泉水的,” 听到锦瑟这话,说实话我恨不得追上去直接抢了崔鸿基的纳戒,但崔鸿基的身旁有两名实力不弱的天阶高手,恐怕很难做到这一点, 而就在我正盯着崔鸿基他们一帮人远去的声音在胡思乱想着之时,锦瑟很突然的问着我道:“姜门主,你可知道和崔鸿基他们一起的那个年轻人的身份,” 我本来就对那个看上去像个普通人一样的年轻人的身份有些好奇,这会儿听到锦瑟所说的话,更让我觉的那个年轻人恐怕拥有着什么比较特殊的身份, 所以,我直言不讳的对锦瑟道:“锦瑟小姐,我肯定不知道那个人的身份,还是麻烦你告诉我吧,” 而听到我这话后,锦瑟笑着说道:“对于武王令牌,我相信姜门主你应该有一定的了解了吧,” 我和秦楚楚在马家庄做的事情,对于昆仑派的人和锦瑟来说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所以这会儿锦瑟问了起来,我并没有矢口否认,而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过在点着头的同时,我不经意的往宋昊芮看了一眼,因为我可是很清楚地知道,在宋昊芮的身上,也有一面武王令牌, 而见我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锦瑟继续说道:“只要搜集?了武王令牌,就能够找到武王洞天所在的位置,而且凭着那三面令牌,就能够掌控武王洞天,这一点姜门主你应该知道吧,” 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接下来锦瑟问着我道:“不知道姜门主你有没有想过,有关武王令牌的秘密,是怎么被天道门三家十派知道的呢,” 面对着锦瑟这个问题,我根本就无法做出回答,只能摇了摇头, 而且在这同时,我还暗暗的在想,究竟是谁对武王令牌能够如此的了解,把有关武王令牌的秘密告诉了天道门三家十派,让天道门三家十派来搜集武王令牌呢, 锦瑟突然说到这一点,难道崔鸿基身边的那个看上去像普通人一样的青年男子,和武王令牌的秘密有关, 就在我脑海之中灵光一闪,刚刚想到了这一点之时,只听见锦瑟说道:“武王令牌总共有三面,马家有一面,另外一面不知道被武王给了谁,还有一面,被武王传给了他的后代子孙,” 随着锦瑟的这话一出口,我只感觉我的脑袋嗡嗡作响, 根据瑶瑶叫我的名字,我的前世很有可能就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唯一的亲传弟子武吉, 这会儿我已经隐隐约约的猜到了崔鸿基身边的那个像普通人一样的年轻男子的身份, 如果说我是武吉转世的话,那个像普通人一样的年轻男子,他很有可能是我前世的后代子孙, 而就在我的脑海之中闪过了这个念头之时,锦瑟所说的话,完美的验证了我的猜想, 只听见锦瑟说道:“就在一千多年以前,天道门三家十派掌控了洞天福地之后,武王的后人找上了天道门三家十派,” “在找上了天道门三家十派的同时,武王的后人把有关武王洞天和武王令牌的秘密告诉了天道门三家十派,” “而根据武王后人所说,在他们武家世代相传有一面武王令牌,只要能找到另外两面武王令牌,就能够通过这三面令牌找到武王洞天所在的位置,” “而且用这三面令牌还可以打开武王洞天的禁制,掌控整个武王洞天,” “但武王的后人却向天道门三家十派提出了一个条件,说如果最终能找到武王洞天,必须把武王洞天中的东西分一半给他们武家,” “马家有一面武王令牌的消息,其实是武王的后人告诉天道门三家十派的,” “但另外一家拥有武王令牌的家族,就连武王后人都不知道,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武王的后人才找上了天道门三家十派,想通过天道门的帮助,搜集?全那三面令牌,从而得到武王洞天里面的东西,” 听锦瑟说到这里,我有点儿情不自禁的往宋昊芮看了一眼,宋昊芮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脸上露出了一丝激动之色, 而在这时,锦瑟笑嘻嘻的问着我道:“想必姜门主应该已经猜出来了和崔鸿基一起的那名青年男子的身份吧,” 我回答着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人应该是武王的后代子孙,” 锦瑟点了点头道:“那人叫武胜,是武王的当代嫡系子孙,他们武家的那枚武王令牌,就在他的身上,” 听到锦瑟这话,我不由的暗自感慨,如果我是武吉转世的话,那名叫武胜的年轻人,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我, 恐怕只有祖宗这两个字,比较适合我在他面前的身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