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 盖世魔刀 - 天命神相

第六百七十一章 盖世魔刀

说实话就连我都没有弄明白秦楚楚她这样搞的目的是什么? 毕竟秦公子是他们秦家的人,她没有任何必要横插一杠子,给秦公子添堵。 更何况三个黑色红尘币简直是一笔天文数字,秦楚楚她那来的这么多红尘币? 如果说拍下了这三件法宝,到时候没钱结账,岂不是要把她扣在红尘拍卖场打工抵账? 而就在我正一脸懵逼的看着秦楚楚之时,秦公子在那里咆哮了起来。 但秦楚楚却并没有理会秦公子,而是一脸温柔的看着我,然后对我说道:“我觉的这三件法宝对你来说会有用,所以我决定拍下来!” 听到秦楚楚这话,看着秦楚楚那副含情脉脉的表情,我瞬间就被她感动的无以复加。 秦楚楚她之所以跟秦家作对,给秦公子添堵,原因竟然这么简单,就是因为她觉的这三件法宝对我来说有用。 再联想到秦楚楚为了帮我,偷偷的带着我进入了洞天福地之中,而且还把姚家的姚公子给废了,这恐怕会给她造成非常大的麻烦。 如果说在拍卖会结束之后,那个秦公子真的要找秦楚楚的麻烦,作为一名顶天立地的男人,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而就在我正被秦楚楚所感动,正呆呆的看着她之时,秦公子在那里一脸狰狞的又一次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我出三个黑色红尘币,外加一个黄色红尘币!” 毕竟秦公子的红尘币也是有限度的,这会儿加价的时候,他也不敢直接往上加一个黑色红尘币了。 而见秦公子又往上加价,秦楚楚毫不犹豫的把手中的牌子又一次举了起来。 “我出三个黑色红尘币,外加一个黄色红尘币,另外再加十个红色红尘币!” 秦楚楚这女人算的很精,她每一次都按照锦瑟定下的规则,仅仅比秦公子多十个红尘币而已,绝对不会胡乱加价。 而见秦楚楚又一次加价,秦公子被气了个半死,站在贵宾位上对着秦楚楚咆哮了起来。 “贱人,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还当你是秦家的人吗?” 而面对着秦公子的咆哮,秦楚楚却依然没有理会于他,反而却对着拍卖台上的锦瑟问道:“锦瑟小姐,如果我出的价格没人再往上加的话,那就请落锤吧!” 听到秦楚楚这话,锦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促狭的笑容,然后问着秦公子道:“秦公子,对于楚楚小姐所出的价格,你有什么异议吗?” 看着锦瑟那一脸促狭的笑容,秦公子对秦楚楚可以说是恨的咬牙,但他却又很清楚的知道,无论他出什么价格,秦楚楚都会往上加十个红尘币。 更何况他之前所报出的价格,已经差不多达到了他的底线。 既然这样,他就没有什么必要和秦楚楚耗下去了。 “贱人,你报出了这么高的价格,等一下我看你用什么来付账?” 秦公子在说话时咬牙切齿的,看上去对秦楚楚恨的咬牙,如果不是因为在红尘拍卖场里面,估计秦公子只恨不得冲上去把秦楚楚给揍一顿。 但红尘拍卖场可是锦瑟的地盘,这会儿拍卖正在进行之中,就算是秦公子怒火滔天,他也不敢冒着得罪锦瑟的危险对秦楚楚动手。 就这样,随着锦瑟手中的小锤子在拍卖桌上敲了三下,那三件法宝就被秦楚楚给拍了下来。 而当锦瑟当众宣布,这三件法宝归秦楚楚所有,并且让那三个黑脸鬼王级别的女鬼把那三件法宝送了过来之时,秦楚楚却让我用纳戒把那三件法宝收起来。 而且秦楚楚还告诉我,说她这是为我考虑,才拍下了这三件法宝。 不过当那三名黑脸鬼王级别的女鬼中的一个问秦楚楚怎么付账之时,秦楚楚却对她挥了挥手,说我们还要拍别的东西,等到拍卖会结束之后一起付账。 或许是锦瑟交代过的缘故,听到秦楚楚这样说之后,那名女鬼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反而冲着秦楚楚和我行了一礼,然后才退了下去。 等到那三名女鬼退了下去之后,我很小声的问秦楚楚,说她能拿出那么多红尘币付账吗? 但秦楚楚却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微微一笑,说等到拍卖会结束她自然会给出一个交代。 接下来拍卖会继续进行,后面拍卖的十几件东西就没有擎天盔,战天甲和踏天靴那么值钱了,无非是一些功法秘籍,奇珍异宝之类的东西,最值钱的一件也不过是拍出了一个黄色红尘币的价格。 在这个过程之中,坐在贵宾位上的三大公子都没有表现出什么兴趣,坐在普通座位上的那些人到是争了个不亦乐乎。 而等到这十几件拍品被拍了出去之后,随着锦瑟又一次拍了拍双手,一名黑脸鬼王级别的女鬼用双手端着一个盘子从拍卖台左边的侧门里面走了出来。 而在这名女鬼端的盘子里面放着一把形状古怪的长刀。 这名长刀只有刀身没有刀柄,看上去锈迹斑斑的,好像饱经了风吹日晒和岁月的侵袭一般。 这时锦瑟说道:“这把刀是在幽冥森林之中发现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打造出来的!而且这把刀没有开锋,无论是用来砍人还是砍树,都没有一点的用处!” 听锦瑟说到这里,拍卖场中一片哗然,很多人都在纷纷议论,既然这把刀是一把没有用的废品,那为何要拿出来拍卖? 就算是只需要花一个白色的红尘币,恐怕也没有人愿意拍吧? 除非那个人的脑袋被驴给踢了,或者被开水给烫了,才会用红尘币拍下这把没有任何用处的长刀。 而就在这些人议论纷纷之时,拍卖台上的锦瑟继续说道:“我曾经找了一位铁匠想给这把刀开锋,但那名铁匠却告诉我,说他根本就不能够判断出这把刀是用什么材料打造的!” “以他的能力,根本就无法给这把刀开锋!” “后来我让那名铁匠干脆把这把刀丢进火炉里,看看是否能够重新熔炼一下?” “但那名铁匠想尽了一切办法,用了不少的材料,却始终都不能把这把刀重新熔炼!” 说到这里,锦瑟加重了语气说道:“我曾经也认为这把刀可能是一件上古之时某个大能者遗留下来的法宝,所以刻意找了好几个我信得过的人试图用血炼之法让这把刀认主!” “但那几个人的鲜血滴到了这把刀上面之后,不仅鲜血会被这把刀所吞噬,就连他们的灵魂也都会被这把刀所吞噬!” 听锦瑟说到这里,整个拍卖场之中又一次喧哗了起来。 虽然不能砍树砍人,但却能够吞噬人的鲜血和灵魂,这就足见这把刀是一把很不寻常的刀。 甚至可以说这把刀是一把魔刀! 而就在拍卖场中的众人对这把魔刀议论纷纷之时,拍卖台上的锦瑟说道:“被这把刀吞噬了鲜血和灵魂的人之中,有一名是天阶存在!你们可以想象,这把刀绝非凡品!” “有鉴于此,我给这把刀定的起拍价,是一个黄色的红尘币!” 而随着锦瑟的话音一落,之前还一片喧哗的拍卖场之中转眼之间就变的雅雀无声。 连天阶存在的鲜血和灵魂都能吞噬,恐怕魔刀这两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这把刀了! 用盖世魔刀这四个字来形容还差不多! 而在红尘拍卖场之中的绝大多数人,全都是地阶巅峰的人物,且不论他们能不能拿出一个黄色的红尘币,就算是他们拍下了这把盖世魔刀,又能有什么用处呢? 用来砍树砍人没有用,用血炼之法让这把魔刀认主,会被魔刀给吞噬了鲜血和灵魂,恐怕只有脑子抽了的人会把这把刀拍回去! 不过绝大多数的人虽然对这把盖世魔刀不是很感兴趣,但对于有些人来说,机遇和风险往往是并存的。 风险越大,往往代表着机会越大! 就冲着这把盖世魔刀的威能,如果能让这把盖世魔刀认主,那这把刀绝对是一把天地间罕有的神兵利器! 恐怕这把盖世魔刀和轩辕剑相比都差不到那里去!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无论是崔公子崔鸿基还是秦公子和周公子,这三个人全部都有了动作。 “我出两个黄色的红尘币!”崔鸿基首先举起了牌子说道。 “崔兄,不好意思,这把刀我也想要!我出三个黄色的红尘币!”周公子同样也举起了手中的牌子道。 “两位老大,这把刀就让给小弟我吧!我出五个黄色的红尘币!” 秦公子因为没有拍到那三件法宝,所以对这把盖世魔刀志在必得,直接喊出了五个黄色的红尘币的价格。 本来我对这把盖世魔刀没有任何兴趣,但就在天道门三大公子在那里竞价的时候,很长时间都没有跟我说话的蚩尤这货通过意识海给我传递了信息过来。 “爷爷,祖宗,只要你帮我拍下了这把刀,以后你就是我爷爷,是我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