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竞拍黄泉水 上 - 天命神相

第六百七十二章 竞拍黄泉水 上

蚩尤这货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跟我说过话了,但这会儿的他却表现的非常急切。.. 甚至为了让我拍下那把盖世魔刀,他连叫我爷爷叫我祖宗这种话都说出了口。 要知道蚩尤可是逆天之人,像他这种连老天爷都不服气的人,竟然表现出了这种态度,这就让我感到大为惊诧了! 而能让蚩尤表现的这么激动,说明那把盖世魔刀肯定和蚩尤有关,难道那把刀就是蚩尤的兵刃,被后世之人称之为苗刀之祖的蚩尤刀? 能够吞噬天阶存在的鲜血,甚至连灵魂都不放过,除了大魔王蚩尤的蚩尤刀之外,还有那把刀能够做到这一点! 仔细想想之后。我已经完全确定了那把盖世魔刀就是蚩尤的蚩尤刀! 然而,在肯定了那把刀是蚩尤的蚩尤刀之后,对于把那把蚩尤刀拍下来。我却一点想法都没有!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我可不想被那把蚩尤刀吞噬了我的灵魂,让蚩尤借助我的身体重生。 为了让我拍下蚩尤刀。连爷爷和祖宗都能叫出来,蚩尤这货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如果我拍下了蚩尤刀,搞不好会被他给算计了! 而就在我的脑海之中产生了这个念头之后,马上被蚩尤这货给感受到了。 于是蚩尤这货又给我传递过来了他的意识。 “你的身体融合我的金身,是可以让我的蚩尤刀认主的,并不会吞噬掉你的灵魂的!而且一旦你让我的蚩尤刀认主,拥有了蚩尤刀的你,实力至少能提升三倍!” “在你拥有了蚩尤刀的情况之下,就算是周家的轩辕剑,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你!” 蚩尤这货在那里苦口婆心想尽一切办法的劝我拍下他的蚩尤刀,但我却并没有这个心思。 因为在我看来,就算是和蚩尤所说的一样,我能够让蚩尤刀认我为主,但蚩尤刀可是一把能够吞噬人灵魂的盖世魔刀,这把刀杀人无数。吞噬了无数个人的灵魂,牵扯到的因果太大,并不适合我用。 考虑到这些方面之后。即便是蚩尤这货苦苦的哀求,爷爷祖宗的叫个不停,我却一直都不为所动。 而就在这一会儿的功夫,蚩尤刀的价格已经被天道门三大公子中的秦公子抬到了一个黑色的红尘币,外加五十个黄色的红尘币了。 秦公子志在必得,所以当他报出了一个黑色红尘币五十个黄色红尘币的价格之后,崔公子和周公子就没打算跟秦公子争了。 崔公子没打算跟秦公子的争的目的,是因为他想把钱留着用来竞拍阴阳果,而周公子觉的花太多的钱在一把来历不明充满了危险的魔刀上面没有意义。 而就在秦公子以为这把盖世魔刀肯定会落入他的手中之时。秦楚楚却又一次举起了她手中的牌子。 “我出一个黑色红尘币和五十个黄色红尘币,外加一个红色红尘币!” 秦楚楚就好像故意跟秦公子作对的一样,报出了一个仅仅比秦公子多一个红色红尘币的价格。 而听到秦楚楚所报出的价格,秦公子就很清楚的知道,和之前拍那三件法宝一样,秦楚楚又打算跟他耗上了! 同为秦家的人,秦公子打死都想不明白,秦楚楚这女人为什么非要跟他过不去。 于是秦公子又一次转过身子对着秦楚楚怒目而视,然后怒吼着道:“贱人,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忘了自己是秦家的人吗?” 但秦楚楚却和前一次一样,直接无视了秦公子,而是一脸淡然的对锦瑟说道:“锦瑟小姐,如果没有人往上加价的话,这把刀是不是就归我了?” 听到秦楚楚这话,锦瑟笑着问秦公子道:“秦公子,您还愿意再往上加价吗?” 对于秦楚楚的套路,秦公子已经很了解了,所以他很清楚的知道。加价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当锦瑟问他之时,秦公子怒视着秦楚楚恨恨的道:“贱人,如果到时候你没有红尘币付账,就一辈子在红尘拍卖场打工吧!不要指望家族会拿钱来赎你!” 而见此情形,锦瑟就没有在跟秦公子废话,直接用她手中的锤子在拍卖桌上拍了三下。 等到第三下落锤之后,就代表着秦楚楚拍下了这把盖世魔刀。 不过我有点儿想不明白,秦楚楚她为什么要拍下这把盖世魔刀? 难道和那三件法宝一样,秦楚楚又认为这把刀对我有用? 最关键的一点,花了这么多的红尘币,秦楚楚到时候怎么来结账? 将近五个黑色红尘币,如果秦楚楚没有钱结账的话。那恐怕她将会成为红尘拍卖的一名工作人员。 而就在我正胡思乱想着之时,一名黑脸鬼王级别的女鬼已经用盘子端着那把盖世魔刀走到了秦楚楚的面前。 “秦小姐,这是您拍下的刀,还请您收好了!” 这次这名黑脸鬼王级别的女鬼连问都没有问秦楚楚怎么结账,直接把刀递给了她之后,端着盘子转身就走了。 而从盘子里面拿起了盖世魔刀之后。秦楚楚却把刀直接递给了我。 “姜一,我觉的这把刀对你来说会有用,所以我帮你拍了下来!” 果不其然。和拍下那三件法宝的理由一样,秦楚楚仅仅是认为这把盖世魔刀对我有用,她就不惜和同为秦家人的秦公子作对。 然而秦楚楚却并不知道,虽然我对她的做法非常的感动,但这把盖世魔刀,我却连碰都不想碰! 不过这会儿的蚩尤却已经兴奋激动的在我的意识海之中对秦楚楚连声夸赞了起来。 “这丫头不错,当初我真没有白帮你!如果不是我帮你把她给那啥了,她怎么可能会对你这么好!” “看来要想让一个女人对你死心塌地,你必须得让她成为你的人才行啊!小子。这方面你要跟我学着点儿,我看梨月那丫头也不错,不如你把她也收了吧!” 而就在蚩尤这货得意洋洋的在我的意识海之中发表着感慨胡说八道着之时。我却对着秦楚楚连连的摇了摇手。 “楚楚,这把刀对我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我是绝对不会要的!既然你已经拍下来了。就你收起来吧!不过你千万不要尝试让这把刀认你为主!” 听到我这话,秦楚楚见我的态度那么坚决,就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把蚩尤刀收进了她的纳戒之中。 “既然你不喜欢,那就先放我这里吧!” 随着秦楚楚的这话一出口,蚩尤这货急的在我的意识海之中连声咆哮了起来。 “混蛋,你小子就是个混蛋!我的蚩尤刀那里不好了,你特么的为什么不要?” “只要让我的蚩尤刀认主,就算是对上了上品地仙级别的高手,你小子都有一战之力,你为什么不要我的蚩尤刀?” 不过对于蚩尤的咆哮我并没有理会,甚至我还很明确的把我的态度表达给了他。 “不要说你的蚩尤刀了,就算是你的那两截金身,我都绝对不会要了!” “你要是不想让我念一千遍《静心咒》就不要再给我逼逼个没完没了!” 而随着我的这个念头通过意识海传递给了蚩尤,蚩尤这货立刻就老实了下来。 “小子,你迟早有求到我的一天的!” 丢下了一句狠话之后,蚩尤这货终于又一次的陷入了沉寂之中。 而这时,随着锦瑟又一次拍了拍双手,一名黑脸鬼王级别的女鬼用盘子端着一个用透明水晶做的容器从拍卖台左侧的门里面走了进来。 这个密闭的透明色水晶制成的容器差不多有一个脸盆大小,里面装满了暗黄色的液体。 这时锦瑟说道:“通往阴间的路叫黄泉路,路尽头有一条河叫忘川河,而那忘川河中的水就是黄泉水!” “这黄泉水在某一种程度上来说代表着死亡,代表着生命的寂灭!” “但生与死之间,却往往是一个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