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你敢应战吗? - 天命神相

第六百七十六章 你敢应战吗?

昆仑派虽然财大气粗,但崔鸿基他毕竟不是昆仑派的掌教,他所能调动的资源毕竟有限。 而且在崔鸿基看来,以他昆仑派内定的下任掌教的身份,加上他所准备的红尘币,还有拍卖黄泉水所得来的红尘币,拍下一枚阴阳果,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除非天道门三家十派的顶级人物和他竞争,不然的话。这枚阴阳果必定会落入到他的手中。 但天道门三家十派的顶级人物,就未必能看的上这枚阴阳果了,而且就算是能够看上。幽冥城为了安全起见,却并不会让实力太过于强大的人进入幽冥城之中。 在这种情况之下,崔鸿基认为他的十三个黑色红尘币绝对够用。 所以当我喊出了十三个黑色红尘币外加五十个黄色红尘币的价格之后。崔鸿基就有点儿慌了。 对于这颗阴阳果他可是志在必得的,如果得不到这颗阴阳果,他突破仙凡之隔,成为天阶存在的时间至少要拖延好几年。 而一旦在这几年时间之中,有其他的人遇到了什么机遇在他之前突破了仙凡之隔,那他天道门三家十派第一妖孽天才的名声必定会受到巨大的打击。 尤其是昆仑派最新崛起的另外一个天才欧阳寒洛。无论是在天赋上还是在个人实力上,都不见的比他差。 一旦给了欧阳寒洛一定的时间,当欧阳寒洛的实力和他持平,甚至超过他之时,那昆仑派下一任掌教的身份就未必会落在他的头上了。 所以在实力上他一定要和欧阳寒洛拉开距离,他一定要抢在欧阳寒洛之前突破仙凡之隔,成为天阶仙一级的存在。 为了达到这一个目的,崔鸿基他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而在这时,我喊出了十三个黑色红尘币,外加五十个黄色红尘币的价格之后,崔鸿基沉着脸很长时间都没有吭声,锦瑟就在那里拿了手中的锤子。 只要锦瑟手中的锤子在拍卖桌上面敲三次。那崔鸿基就会和阴阳果擦肩而过,我特么的就悲催了! 说实话这会儿当锦瑟拿起了手中的小锤子之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人类最大的失败。往往是不能遏制自己的贪念啊! 要是早知道崔鸿基这么穷,在他喊出十三个黑色红尘币的时候,我不往上加价不就得了吗? 而就在我正后悔的要命之时,崔鸿基却冲着锦瑟摆了摆手。 “锦瑟小姐麻烦你等等,给我一点时间!” 听到崔鸿基这话,我不由的暗自惊喜,看来我的坚持是对的,崔鸿基这小子应该还有融资能力。 不过他会用什么办法融资呢? 和红尘拍卖场借钱?这个办法我觉的不是很靠谱! 因为红尘拍卖场的利息简直太夸张了,一旦跟红尘拍卖场借钱。就相当于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就算崔鸿基是昆仑派的未来掌教,恐怕他也未必敢向红尘拍卖场借高利贷! 那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崔公子将用什么办法进行新一轮的融资呢? 而就在我正站在崔公子的角度替他想着之时,崔公子这边已经有了动作。 只见崔公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脸和气的对秦公子和周公子说道:“两位兄弟,能不能把你们的红尘币借给我?这一次就算我欠你们两个一个人情!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还的!” 站在秦公子和周公子的角度,以他们的财力已经失去了竞拍阴阳果的资格,如果说能让昆仑派未来的掌教欠他们一个人情,这对他们而言并没有任何坏处。 更何况以崔公子的身份和他昆仑派的背景,周公子和秦公子根本就不担心崔公子会赖账不还。 尤其是站在秦公子的角度,在对我和秦楚楚恨之入骨的情况之下,他更是不想让我拍到那颗阴阳果。 在这几种情况的综合之下,秦公子和周公子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崔鸿基,把他们手中所有的红尘币全都借给了崔鸿基。 而崔鸿基在借到了秦公子和周公子的红尘币之后,顿时就自信满满的把他手中的一号牌举了起来。 “我出十五个黑色的红尘币!” 因为手中有了钱的缘故,崔鸿基这一次直接往上大幅度的加价。试图让我知难而退。 但崔鸿基那里知道,通过之前的竞拍,对于秦公子和周公子的手中有多少红尘币我基本上已经有了一个数。 而这会儿我的目的,就是把崔公子从周公子和秦公子手上借来的红尘币全部都榨干。 所以当崔公子报出了十五个黑色红尘币的价格之后,我依然一脸淡然的往上加了五十个黄色的红尘币。 就这样,随着我五十个五十个黄色红尘币的往上加,崔公子一次又一次的报价,终于把价格抬到了三十个黑色红尘币。 而此时此刻,整个拍卖场中的绝大多数人已经陷入了目瞪口呆的状态之中。 三十个黑色红尘币。要是换成黄金的话,就相当于三十亿两黄金,这特么的要是放在洞天福地外面,就相当于上万亿的财富,恐怕就算是那位世界首富该死的比尔也没有这么多钱吧! 虽然根据我的估算,从秦公子和周公子那里融到资之后,崔鸿基能够拿出的黑色红尘币可能在三十三个以上,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做人不能太贪了 考虑到这一旦之后。看着崔公子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抽搐着,我双手一摊,耸了耸肩。做出了一脸的无奈之色。 “既然崔公子你志在必得,那我就只能成人之美了!” “我就在这里预祝崔公子在服用了阴阳果之后能突破仙凡之隔,成为和我一样的存在!” 虽然我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很无奈,但我所说的话出口之后,整个拍卖场内顿时就如同石破天惊一样。 原本拍卖场内的许多人把我当成了一个普通人,所以当我参与竞价之时。他们用各种各样的语言来嘲笑我和讽刺我。 但我这会儿却言之灼灼的说自己是天阶仙一级的存在,这特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这是在吹牛逼还是真的? 如果说我不是,那崔鸿基肯定会马上打脸。但崔鸿基却并没有出言反驳,反而却一脸愤愤不平的站在那里用他那双冒着红光的眼睛瞪着我。 此时此刻,在崔鸿基的眼中。我就好像和他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样! 既然是这样,难道我并没有吹牛逼? 难道我真的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天阶仙一级存在? 二十多岁的天阶仙一级存在,就算在上古之时。恐怕也不多见吧! 和我相比,崔鸿基这个天道门三家十派第一妖孽天才,简直就是个废物!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拍卖场中的所有人看着我的眼神全都变了,尤其是那位雪月庵的天才美少女叶怜心,用她那双美艳无比的大眼睛死死的盯住了我。想从我的身上看出什么不同之处来? 而就在这时,拍卖台上的锦瑟高高举起了他手中的小锤子。 “三十个黑色红尘币第一次,还有没有人再往上加价?” “三十个黑色红尘币第二次,还有没有人再往上加价?” “三十个黑色红尘币第三次,我宣布这颗阴阳果归昆仑派的崔公子所有了!” 随着锦瑟手中的小锤子最后一次落在了拍卖台上,确定了阴阳果的归属,那名黑脸鬼王级别的女鬼立刻就端着盘子走到了崔公子的身前。 而崔鸿基则毫不客气的用他的纳戒收取了阴阳果。 而且在收取了阴阳果之后,崔鸿基就迫不及待的向我发起了挑战。 “姜一,三天之后,我要跟你决一死战!你敢应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