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 两枚武王令牌 - 天命神相

第六百八十六章 两枚武王令牌

转眼之间,红色和金色的两辆马车分别从两个方向缓缓而至,来到了比武台前, 而随着红色马车的车门打开,四个身穿着鲜艳如血的红色古装的女子从马车中走了出来, 因为距离并不是很远,所以当我启动了相气仔细的看了一番之后,就发现这四个和正常人一样的女子身上,竟然有纯净而又浓郁的阴气, 很显然,这四名女子全都是鬼中至尊, 在洞天福地之外,就算是加上瑶瑶这个新晋的鬼中至尊,也才不过三名鬼中至尊而已, 但在幽冥城之中,除了锦瑟和红尘阁的那名老者之外,我这会儿又见到了四名鬼中至尊, 而且在我看来,既然幽冥城能够和天道门三家十派对抗,恐怕并不仅仅是因为幽冥城主的实力强大的缘故, 恐怕幽冥城的鬼中至尊的数量,也达到了一个能和天道门三家十派相抗衡的地步, 不然的话就算是幽冥城主的实力再强大,仅凭着他一个人的力量,也很难守得住幽冥城这么大的一块地盘, 这时,那四名身穿着血红色古装的鬼中至尊从马车里面走了出来之后,却两个人一排站在了马车门口的两旁,然后脸上露出了一脸的恭敬之色,把她们的腰躬了下去, 就在这四名鬼中至尊把她们的腰躬了下去的同时,穿着一身血红色盛装的锦瑟从马车之中缓缓的走了出来, 不过此时此刻,锦瑟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子气势和威严,却和平时大不相同, 平时的锦瑟看上去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无论和任何人打交道之时,脸上全都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但这会儿的锦瑟却带着一脸的威严,就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一样,俯视着她的臣民一样, 而就在锦瑟从马车中走了出来之后,随着那辆金色的马车停了下来,昆仑派的那两名中品地仙级别的高手先从马车里面走了出来, 这两名中品地仙级别的高手下车之后同样也一左一右的站在马车的两边,脸上带着一脸的恭敬之色,把他们的腰弯了下去,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在这辆锦瑟马车之中还还没有下来的人,肯定是天道门三家十派的第一妖孽天才崔鸿基, 不过崔鸿基虽然是昆仑派内定的未来掌教,但这两名中品地仙级别的天阶高手,之前所对待他的态度却没有像今天这么恭敬, 而让这两名中品地仙对待他的态度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就算是用脚去想我都能想到,崔鸿基在服用了那颗阴阳果之后,果然突破了仙凡之隔,成为了天阶存在, 因为崔鸿基只有突破仙凡之隔,成为天阶存在,他在昆仑派的地位才能够进一步巩固和加强, 而这会儿随着崔鸿基在二十几岁的年轻突破了仙凡之隔,他昆仑派下一任掌教的位子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悬念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两名中品地仙级别的天阶高手,又岂能不提前抱他的大腿,对他表现的尊敬有加, 果不其然,和我猜想的一模一样,当昆仑派的两名中品地仙级别的高手一脸恭敬的站在了马车门的两边之后,崔鸿基这才一脸傲然的从马车里面走了出来, 而此时此刻的崔鸿基,他的举手抬足之间,都能够融入他身处的环境,达到了天人合一的状态, 在一般人看来,崔鸿基的身体之内没有任何力量外泄,他就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 然而只有同样达到了天阶的人才知道,崔鸿基身体之内的力量已经和他所在的那方天地融为一体,天阶以下的人根本就感受不到这一点, 而对于天阶高手来说,级别越高的天阶高手,所能调动的天地之力就越多, 远古之时传说中的那些达到了上品金仙级别,甚至大罗级别的大能者,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其实就是大范围的调用了天地之力的缘故, 不过对于地仙级别的人来说,想要达到那种程度,还差的太远太远,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自从达到了神相之后,对于我的相师等阶继续进阶需要多少功德,我就有点儿没有具体的概念了, 破了天道门三大悬案,两次破坏了石原家族的计划,我赚取了无数的功德,却差点儿都不能让我进阶到九品神相, 轮转王老人家说天阶之后一阶一重天,要想进阶肯定是非常的难,也不知道我需要作出什么样的惊天动地的事情,才能让我的相师等阶能够进一步的提升, 而就在我正胡思乱想着之时,从马车里面走出来的崔鸿基用他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目把整个比武台下的所有人扫视了一圈,最终把目光停留在了我的身上, “姜一,我一定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你打倒在地上,” “我会用最完美的方式向楚楚证明,只有我才是这个世界上能够配的上她的男人,” 一脸狂傲的说着话的同时,崔鸿基先看着我,但却缓缓的把他的那双充满着炙热的眸子盯在了秦楚楚的身上, 然而秦楚楚却直接无视了崔鸿基那充满着炙热的双眸,一脸深情的看着我,目光里面充满了眷恋和崇拜, 看着我的同时,秦楚楚说道:“姜一,无论你现在怎么看我,但却认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有资格做我的男人,” “我秦楚楚的男人,是没有理由会输的,” 而随着秦楚楚的这话一说出口,崔鸿基的那张英俊无比的脸直接被气成了猪肝色, 纵然是突破了仙凡之隔,成为了天阶存在,崔鸿基这会儿竟然被秦楚楚给气的浑身发抖, 而我在听到了秦楚楚的这番话之后,除了感动两个字之外,再也没有别的语言能够形容我此时此刻的感受, “姜一,咱们擂台上见,我一定会把你踩在我的脚下,让你这辈子永远都抬不起头来,” 愤怒至极的崔鸿基对着我怒吼了一声之后,就打算跳上比武台, 然而就在这时,打扮的优雅华贵,像个高高在上的女王一样的锦瑟却摆了摆手说道:“崔公子先不要急着动手,咱们先把规矩说清楚再动手不迟,” 听到锦瑟这话,崔公子就问着锦瑟道:“不知道锦瑟小姐您所说的规矩是什么,” 锦瑟回答着道:“之前你们双方约定决战的时候,不是以武王令牌为赌约的吗,难道崔公子您忘了吗,” 听到锦瑟这样一说,崔公子往我看了一眼,然后自信满满的说道:“锦瑟小姐您只需要在一旁看着就行了,用不了多长时间,他的那枚武王令牌就会成为我的,” 而面对着自信满满的崔公子,锦瑟却摇了摇头, 接下来锦瑟一脸凝重的对我说道:“姜门主,如果说您信的过的话,那就麻烦您把您的那面武王令牌给我,” 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把我的武王令牌递给了锦瑟, 而从我的手中接过了武王令牌之后,锦瑟对着崔公子伸出了她那如同羊脂玉一半洁白的右手, 在这同时,锦瑟对着崔公子说道:“崔公子,麻烦您把武家后人的那面武王令牌也给我,如果您打败了姜一,那这两面武王令牌我都会给你,” “但如果你输给了姜一,那两面武王令牌,我就只能给姜一了,” 说完这话之后,锦瑟就用她那双深邃而妩媚的双眼看着崔鸿基, 而崔鸿基和锦瑟相顾对视着陷入了沉默之中, 毕竟我比他要早进阶天阶,而且我还是天阶神相,要说崔公子对我一点忌惮都没有,那绝对是假的, 万一他要是输给了我,不仅他的名声要受到损伤,丢失了武王令牌,肯定会让他在昆仑派的地位受到影响,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虽然对自己的实力和底牌有着充足的信心,但在一时半会儿之间,崔鸿基并不敢做出决定, 片刻之后,见崔鸿基一直都没有发话,锦瑟就笑嘻嘻的对着崔鸿基说道:“看来崔公子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喽,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了你的面子和名声,这场决斗我看取消了吧,” 所谓请将不如激将,在锦瑟带着嘲讽意味的话出口之后,崔鸿基马上就做出了决定, 在又盯着我打量了一番,对我的实力做了一个评估之后,崔鸿基咬了咬牙说道:“武胜,你出来吧,把你的武王令牌给锦瑟小姐,” 随着崔鸿基的这话一说出口,武吉的后人武胜就从那辆金色马车之中走了出来,缓步走到了锦瑟的面前, “大小姐,这是我们武家的武王令牌,” 毕恭毕敬的对锦瑟说着话的同时,武胜把一枚和我滴血认主之后外形一模一样的黑色令牌用双手递给了锦瑟, 而锦瑟在从武胜的手中接过了令牌之后,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她竟然笑眯眯的往宋昊芮看了一眼, 不过锦瑟的目光一闪而没,在收回目光之后就笑着对崔鸿基说道:“崔公子,你们可以开始了,” 听到锦瑟这话,崔鸿基看上去有些迫不及待的凌空飞起跳到了比武台上, “姜一,我一定要把你踩在我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