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赌大小 上 - 天命神相

第七百零九章 赌大小 上

米高梅赌场内可以用来赌的方式有无数种,几乎每一张赌桌的玩法都不相同。 武顺这小子最讨厌的就是动脑筋,所以他找了一张赌法最简单的赌桌。 这张赌桌上有一个由机械控制的筛盅,每次由赌桌上的荷官按下了按钮之后,筛盅会把里面的三颗筛子摇一个数字出来。 而在荷官按下按钮摇筛子之前,赌桌周围的客人就会用自己的筹码去押大小。 一旦客人所押的结果和筛盅摇出来的一致,那押对了的客人押多少就能赢多少。 而押错了的客人就押多少输多少。 另外还有一点,在这张赌桌上有从三到十八的十六个数字,一旦某个客人能够准确的押对筛盅所摇出来的点数,那无论他押了多少钱,赌场都要在他所押的钱数上面乘以筛盅摇出来的点数赔给他。 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我押了一百美金在十八点上,一旦筛盅摇出来三个六,那赌场就要赔一千八百美金给我。 不过发生这种事情的几率,基本上和买双色球中了一等奖差不到那里去的。 本来我打算在武顺输了那一百美金的筹码之后就走人的,但偏偏在这个时候,和武顺在同一个赌桌上的这名说着韩语的青年出口不逊,一下子就让我火了。 当年武王伐纣之后,为了犒赏跟随他伐纣的九十九个同父异母的兄弟,把整个天下划分成了无数块,分成了他的那些兄弟和一些征战沙场之时阵亡了的兄弟的后代。 而韩国人的祖先,其实就是周武王的九十九个兄弟之一,根据野史记载,韩国人的祖先还是周武王的九十九个兄弟之中比较没出息的一个。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周武王才把偏远而又贫瘠的一块地方分给了他的这个兄弟。 而这一块偏远而又贫瘠的地方,历经了无数历史的岁月,在古代叫高丽,在现代被分成了朝鲜和韩国两个国家。 所以从根源上来说,韩国人和我们中国人是同根同源的。 然而当代的很多韩国人却从来都不认可这一历史事实,反而特别看不起我们中国人,甚至还把许许多多我们中国自古以来就拥有的文化传统说成了他们韩国人所拥有和发明的。 比如说我们源远流长了好几千年的中医,韩国人却说成了是他们韩国人的祖先发明的。 还有许许多多的方面,全都被厚颜无耻的韩国人剽窃和说成了他们的祖先所发明的。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对于韩国人我非常的讨厌,尤其是骄傲自大最看不起我们中国人的韩国人,我更是讨厌到了极致。 而这会儿听到这个说着韩语的年轻人在言语间出言不逊,我就决定让这个年轻人小小的吃点苦头。 既然他看不起我们中国人,那就让他知道知道我们中国人的厉害。 那怕就算是在赌桌上,我们中国人都不会输给他这个连祖宗都不会认的韩国人。 一念至此,我就对着武顺说道:“这一把押大!” 而且在这同时,我释放出了一道相气,附着在了筛盅里面的筛子上面。 在我达到了天阶之后,就能够随意的调动天地之力,我的相气可以说是无孔不入,只要我用相气控制了那三颗筛子,我想要什么点数就能摇出什么点数来! 对于武顺而言,他对我的信任是基于骨子里面的,这会儿听到我说大,他就毫不犹豫的把他手中唯一的那个筹码放到了代表着大的一边。 而就在武顺把他的筹码放到了代表着大的一边之后,赌桌上的其他人也开始下注,有的押大,有的押小,一会儿功夫就压了大概有上万美金的筹码上去。 那名韩国男子以为我们没听懂他说了什么,在用充满着吧鄙视和不屑的目光看了我和武顺一眼之后,很随意的拿了一个一千美金的筹码,押在了代表着小的那一方。 而见此情形,赌桌上的荷官大概估算了一下桌面上押的筹码,就按动了控制筛子的按钮。 “大大大大!” “小小小小!” 就在赌桌周围的人用来自各个国家的语言喊着自己所押的筹码之时,筛子渐渐的停止了转动,最终停了下来。 众人仔细一看,只见筛盅里面的三个筛子一个是四点,一个是五点,一个是六点。 四五六点,这小孩子都知道押大的赢了。 就这样武顺的一百美金的筹码一下子就变成了两百美金,而那个韩国青年的一千美金的筹码却输给了赌场。 接下来我直接走到了赌桌旁边。 “顺子,让我来过把瘾吧!” 说着话的同时,我向武顺伸出了双手。 武顺虽然刚刚赢了一把,但他见我这个对赌一点兴趣都没有的人竟然要亲自上场,就有些诧异的把他手中的两个筹码给了我。 “老大,才赢了一把你就上瘾了啊!” 武顺还以为我赢了一把钱就上瘾了,但我从他的手中接过了那两个筹码之后,却故意往那个韩国青年看了一眼,然后一脸狂傲的说道:“接下来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赢钱!” 说完这话之后,我直接把那两个筹码又一次押到了代表着大的一边。 而见此情形,那名韩国男子在那里用韩语骂着道:“你以为每一次都会开大吗?真是愚蠢的中国人!” 说完这话之后,韩国男子不信邪的又拿出了一个价值一千美元的筹码,押在了代表着小的一方。 接下来其他赌客也纷纷押注,很快又是几万美金押在了赌桌上面。 随后荷官又一次按动了筛盅的按钮,结果开出来的结果,竟然还是大,我的两个筹码就变成了四个,韩国男子又损失了一千美金。 在接下来的五局之中,我连续押了五把大,但每一把所开出来的结果都和我押的一模一样。 这导致我的四百美金的筹码,在五把之后就变成了一万两千八百美金。 那名韩国男子每一次都不信邪的跟我作对,每一次我押大的时候他会特意押小,但他输了整整七千美金的筹码,而我的筹码却由一百美金变成了一万两千八百美金。 在这种情况之下,不要说韩国男子和赌桌上的其他赌客了,就连赌桌上的荷官都感觉有点奇怪了。 因为荷官可是很清楚的知道,每一次按下筛盅的按钮之时,他都会暗中控制筛子最终摇出来的点数,一般来说那一边押的筹码多之时,他就会让押的筹码少的那一方赢。 然而在我连续押了七把大的过程之中,他最后两次都是打算开小的,但最终开出来的筛子却依然是大。 而且赌桌上的赌客最喜欢跟风,当某个客人的手气比较旺之时,赌客们就会跟着这个客人押注。 这会儿见我连续押了七把大全都押中了,当我第八次把所有的筹码又一次全部都押在大上面之时,赌桌上的赌客中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做出了和我一样的选择。 不过这些人见连续开了七把大,虽然都跟着我押了大,但却并不敢押太多的钱。 而那名韩国男子依然不信邪,而且这一次他竟然拿出了两个五千美金的筹码,打算把他之前输出去的,一次性连本带利的全部都捞回来。 把他的价值一万美金的筹码押在了代表着小的一方之后,那名韩国男子一脸鄙视和不屑的对我用韩语说道:“愚蠢至极的中国人,你可能并不知道赌场的猫腻!你们这么多人的押大,你以为赌场会让你们赢钱吗?” “这一次,我要把我之前输的钱,全部都赢回来!而且还要多赢一点!” 而就在这名韩国男子得意洋洋的用韩国语说着话之时,我却对着他微微一笑,然后一脸淡然的说道:“这一次你还会输你信吗?” 听到我这话,韩国男子看上去有点儿惊奇的问着我道:“你,你竟然能听懂我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