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六章 大光明术 - 天命神相

第七百六十六章 大光明术

虽然是鬼中至尊,但珑竹的身体却是阴气所化,所以珑竹就能够不受重力影响的漂浮在半空之中, 然而在约翰大主教这些人看来,只要是人,无论实力多么强大,都或多或少会受到重力的影响, 但像珑竹这样,完全不受重力影响从地面飘了上去,直接飘到了圆台之上,这是他们打死也无法理解的, 在西方世界的三大高手之中,除了异能者协会的丹尼斯会长化成火焰之后能做到这一点之外,就连约翰大主教和理查德亲王都做不到这一点, 如果用这个标准来衡量的话,那珑竹这个十来岁的小萝莉,她的实力岂不是已经达到了西方世界三大高手的那种程度, 在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个念头之后,约翰大主教隐隐约约的觉的,这第二局布莱恩裁判长很有可能会输给珑竹这个小丫头, 甚至布莱恩裁判长不仅会输,而且很有可能会输的很惨,被虐成狗, 其实不要说约翰大主教了,当看到带着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从地面飘了上来,落到了圆台之上的小萝莉珑竹之时,就连布莱恩裁判长,都感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 尤其是当他面对着珑竹之时,他竟然从珑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无比冰冷和阴森的气息, 这股气息,竟然让他的牙齿打颤,身体发冷, 真特么的见了鬼了,不就是一个孩子吗, 我特么的好歹是神圣教廷的裁判长,竟然会被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吓到,真是日了狗了, 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些念头之后,布莱恩裁判长二话不说,直接握着手中的巨大阔剑向着珑竹一剑就劈了下去, 所谓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于人,布莱恩裁判长的目的非常的明显,他就是为了掌握主动, 然而珑竹这个鬼中至尊却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虽然布莱恩裁判长的那一剑迅猛无比,如雷霆闪电一般势不可挡,但当布莱恩裁判长的巨大阔剑劈在了珑竹的身上之时,珑竹的身体却化成了一团阴气, 而珑竹的真正身体,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来到了他身后大概有五六米远的位置, 虽然珑竹是一个小萝莉的样子,但她鬼中至尊的手段,却是层出不穷,又岂能是布莱恩裁判长所能想象的, 这时只见珑竹冷冷的一笑,然后说道:“傻大个,本公主在这里,你眼睛瞎了吗,” 虽然听不懂珑竹所说的话,但在听到珑竹的声音之后,布莱恩裁判长立刻就转过了身子, 而就在布莱恩裁判长转过了身子之时,只看见珑竹竟然用阴气凝聚出了一把至少有四米长,一米宽的巨剑,悬浮在了她的身体之前, 见此情形,布莱恩裁判长的一双眼睛瞪的老大,露出了一脸的骇然之色, 珑竹所表现出的这种手段,已经让布莱恩裁判长感到害怕了, 而就在这时,珑竹已经主动发起了攻击, 只见珑竹厉声喝道:“傻大个,你给我去死吧,” 随着珑竹的这一声厉喝,她身前悬浮着的那把四米长一米宽的巨剑就向着布莱恩裁判长劈了过来, 而见此情形,布莱恩裁判长除了用他手中的巨剑去抵挡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办法, 但珑竹可是货真价实的鬼中至尊,以她的实力足以碾压布莱恩裁判长, 虽然她的那把长四米,宽一米的巨剑是用阴气凝聚出来的,但对于布莱恩裁判长来说,珑竹的每一剑劈下来之时,都似乎有重于千钧的力量, 在连续用他手中的巨剑挡了三下之后,布莱恩裁判长已经感到压力山大,有一些无法抵挡的感觉, 然而无论他躲闪到任何一个地方,只要他不从圆台之上跳下去,珑竹用阴气凝聚出来的那把巨剑就好像跗骨之蛆一样,始终停留在他的头顶, 只要他不用手中的剑抵挡,他就很有可能会落得一个被一剑劈成两半的下场, 在这种情况之下,布莱恩裁判长就表现的无比狼狈,但珑竹的巨剑却一剑比一剑劈的要猛,一剑比一剑劈的要狠, 转眼之间,珑竹已经连续劈了十几剑下去,布莱恩裁判长只有招架之功,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了, 甚至不要说还手和招架了,这会儿的布莱恩裁判长连认输从圆台之上跳下去的机会都没有, 在连续挡住了珑竹的十几剑之后,狼狈不堪的布莱恩裁判长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内伤,嘴里面时不时的会往外喷出一口鲜血, 但小萝莉珑竹却好像在那里玩一样,一边控制着阴气所化的巨剑,一边嘴里面还在数着数字, 而且一边数着数字,珑竹还一边说道:“十七,十八,我说傻大个,如果你能挡住我一百剑还不死,那这一局就算我输了,” 好在布莱恩裁判长听不懂中国话,他根本就不知道珑竹在说什么, 如果他知道了珑竹说要劈他一百剑的话,估计会因为被吓的心理奔溃而直接放弃抵抗, 而就在布莱恩裁判长拼死抵挡着珑竹的攻击,快要低挡不住之时,一直死死的盯着珑竹的约翰大主教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 只见约翰大主教大声的说道:“这个小女孩不是人类,她一个邪灵,是一个魔鬼,天机门竟然豢养邪灵,” “万能的主啊,请赐我光明,消灭了这个邪恶之物,” 而随着约翰大主教的话音一落,他的右手一挥,我们就看到一团耀眼无比的光芒向着珑竹疾射而去, 不过珑竹作为一名鬼中至尊,约翰大主教所发出的这一团光芒想伤到她也没有那么容易, 随着珑竹用手指一指,正在劈向布莱恩裁判长的那把阴气所化的巨剑就迎着那团耀眼无比的光芒撞了上去, 随后我们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珑竹用阴气所化的巨剑和约翰大主教所发出的那团耀眼无比的光芒撞到了一起之后,竟然同时都消失不见了, 神圣教廷的约翰大主教采用偷袭的方式,但他所发出的攻击,却被珑竹给化解了, 从这一方面来说,足见珑竹的实力并不比约翰大主教的差, 不过约翰大主教所发出的那团耀眼无比的光芒属性是至刚至阳的,如果他能够不断的发出这种属性的攻击的话,恐怕珑竹就不好抵挡了, 因为珑竹她毕竟是鬼,长时间被至刚至阳属性的力量侵袭,对她来说肯定不好, 而这时,无耻的约翰大主教见他所发出的攻击没有凑效,就又一次的出手了, 只见约翰大主教又在那里念念有词的道:“万能的主啊,请赐我光明,消灭了这个邪恶之物,” 作为天机门的门主,约翰大主教这么不讲规矩,我肯定不会袖手旁观,更是不可能会让珑竹受到任何伤害, 所以在约翰大主教念念有词着的时候,我就直接纵身一跳,跳到了十米高的圆台上, 在这同时,我已经把杏黄旗凝聚了出来,握在了我的左手之中, 这时约翰大主教的第二轮攻击已经展开,随着他猛的一辉右手,一团比之前更要耀眼的光芒从他的手中疾射而出, 而就在这时,随着我的身形一闪,顷刻之间就挡在了珑竹的身前, 本来约翰大主教所发出的光团疾如闪电,如长虹贯月一般,但随着我挡在了珑竹的身前,那道耀眼无比的光团就好像撞到了一个无形的罩子上面一样,竟然直接被弹了回去, 要知道我的相师等阶提升到了天阶八品之后,我的杏黄旗的防御能力同样也得到了提升, 约翰大主教所发出的光团虽然是至刚至阳的,但只要约翰大主教的个人实力不能碾压我,他所发出的攻击就永远都突破不了我的杏黄旗的防御, 在这种情况之下,约翰大主教就只能暂时停止了攻击,而且约翰大主教脸上的表情显的有些吃惊和诧异, 只见约翰大主教的脸上带着一丝吃惊之色对我说道:“没想到,你竟然能挡住我的大光明术,” 听到约翰大主教这话,我才知道他之前所发出的那团耀眼无比的光芒叫做大光明术, 看来这大光明术是神圣教廷比较高级的法术了, 不过对我而言,约翰大主教用什么法术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坏了规矩, 于是我居高临下的站在圆台之上,对着约翰大主教厉声说道:“难道你们神圣教廷的人,就不知道什么叫做规矩吗,” 我说这话是用英语说的,约翰大主教自然能够听懂,但在听到我所说的话之后,约翰大主教却傲然说道:“你们天机门豢养邪恶之物,而且还让一个邪恶之物出场,坏了规矩的是你们天机门,” 听到约翰大主教这话,我的面色一凛,然后指着狼狈不堪的布莱恩裁判长,对珑竹说道:“把他给我踹下去,先确定赢了这一局再说,” 而随着我这话说出口,小萝莉珑竹的身体就向一颗炮弹一样呼啸着向布莱恩裁判长疾射而去, 刹那之间,珑竹的一双小脚就踹到了布莱恩裁判长的前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