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大预言术 - 天命神相

第七百六十七章 大预言术

有我的杏黄旗防护,约翰大主教的大光明术就起不到任何作用,所以当珑竹向布莱恩裁判长发起攻击之时,约翰大主教就只能干瞪眼。 而布莱恩裁判长本身已经筋疲力竭,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根本就无法抵挡珑竹的那一脚。 更何况珑竹作为一名鬼中至尊,别看她看上去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小萝莉,但她那一脚踹出之时的力量,却重逾千钧。 在这种情况之下。布莱恩裁判长被珑竹的一双小脚丫给踹到之后,顿时就十米高的圆台之上横着飞了出去,而且在飞着的过程之中。因为被珑竹给踹到了胸口的缘故,布莱恩裁判长的口中一直在狂喷着鲜血。 好在约翰大主教没有眼睁睁的看着布莱恩裁判长从高空中掉落,纵身一跃而且。接住了口喷着鲜血从半空中正在往下掉落的布莱恩裁判长,才没有让他摔到地上。 如果约翰大主教没有接住布莱恩裁判长的话,受了重伤的布莱恩裁判长能不能活下来都是很大的问题。 而就在接住了布莱恩裁判长。把布莱恩裁判长安置好了之后,约翰大主教一脸怒火的抬起了头,从下往上的仰视着站在圆台边缘上的我。 和我相顾对视了片刻,见我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之后,约翰大主教把目光转向了丹尼斯会长。 只见约翰大主教阴沉着脸说道:“丹尼斯会长,我们各国的灵异机构存在的目的,是为了消灭这个世界上的邪恶之物,但天机门却不仅豢养邪恶之物,而且还让邪恶之物打伤了布莱恩裁判长,我希望你能主持公道,给我们神圣教廷一个交代!” 虽然东西方之间的修炼体系有所不同,但作为神圣教廷的大主教,在仔细打量了一番之后,约翰大主教还是发现了珑竹身上的与众不同之处。 凭着珑竹身上的那股子浓郁而又纯净的阴气,约翰大主教就做出了判断。认为珑竹是邪恶之物。 而丹尼斯会长作为异能者协会的会长,以他的实力自然也同样能感受珑竹身上的那股子浓郁而纯净的阴气。 不过对于珑竹的情况,丹尼斯会长其实早就从布鲁斯和阿瑞斯这边有所了解了。 所以当约翰大主教要求丹尼斯会长主持公道。给神圣教廷一个交代之时,丹尼斯会长却陷入了沉默之中,并没有立刻回应。 而这时,我却站在圆台的边缘,居高临下的看着约翰大主教说道:“你说天机门豢养邪恶之物,那请你告诉我。你们神圣教廷判定邪恶之物的标准是什么?” 约翰大主教看了一眼一直都默不作声的丹尼斯会长,然后说道:“那个小女孩身上的气息阴冷无比,她明显不是活人!一个不是活人的幽灵,难道不是邪恶之物吗?” 面对着振振有词的约翰大主教,我反驳着他道:“难道就因为珑竹不是活人就说他是邪恶之物吗?这简直是岂有此理!那按照你的逻辑,只要人死了之后变成幽灵,就全部都成了邪恶之物吗?” 说到这里,我刻意加重了语气,问着约翰大主教道:“约翰大主教,只要是人总有一死,如果说你死了,那你的幽灵是不是也算邪恶之物?” 听到我这话。约翰大主教冷哼了一声道:“我死了之后会上天堂,会荣归主的怀抱,怎么可能会变成幽灵!” 听到约翰大主教这话,我正色说道:“我认为一个人死了之后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和他是谁无关,而是由这个人活着的时候的所作所为所决定的!” “好人上天堂,坏人下地狱,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这道理都是一样的!” “所以珑竹她是不是邪恶之物,并不取决于她的身份,而在于她做了什么!” “你可以问问丹尼斯会长,以珑竹的所作所为。她算不算是一个邪恶之物?” 这会儿我和约翰大主教全都把球踢给了丹尼斯会长,让丹尼斯会长露出了一脸难色。 不过最终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丹尼斯会长并没有针对珑竹的身份做出任何回答。 只见丹尼斯会长对着约翰大主教说道:“约翰大主教。你不是说过吗?你们神圣教廷和天机门之间的最终胜负,将由您和姜门主两个之间的第三场来分出!” “既然这样,那就不用管前面两场的输赢。你们两个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尽快决出胜负吧!” 说到这里之后,丹尼斯会长就没有再继续往下说,但他话里的意思却再也清楚明白不过了。 说白了,丹尼斯会长不管珑竹是不是邪恶之物,他只看最终的结果。 如果约翰大主教打败了我。那我们天机门就会被淘汰,反之亦然。 对于失败的一方来说,无论珑竹是不是邪恶之物,全都不重要了。 而既然丹尼斯会长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约翰大主教就很清楚的知道,要想为神圣教廷争得无上荣耀,就只能靠他自己了! 之前十来届的灵异交流大会之中,神圣教廷的排名从来都没有跌出过前三名,甚至有几届还取得了第一名,如果这一届被淘汰出了前三名,那他恐怕会成为神圣教廷有史以来最丢脸的一个大主教。 在这种情况之下,约翰大主教就只能拼了。 只见穿着一身黑色教廷制服的约翰大主教。右手扶着一把代表着他大主教身份的教廷权杖,而随着约翰大主教用他右手中的那把教廷权杖往地上轻轻点了一下,就好像神迹显现一样。在他的身体周围很快就出现了一团白色的烟雾。 在这团白色的烟雾缭绕之中,约翰大主教露出了一脸的庄严肃穆之色,他的身体和那团白色的烟雾竟然开始缓缓的升了起来。 这时我对着珑竹说道:“你下去吧,这一场由我来!” 听到我这话,珑竹没有多说什么,纵身一跳就从圆台上跳了下去。很快就飘到了蛋蛋的身边。 而就在珑竹跳下去的顷刻之间,被一团烟雾缭绕的约翰大主教已经缓缓的飞到了圆台之上。 就在身体落到了圆台之上后,只见约翰大主教紧握着手中的权杖,一脸庄严肃穆的吟唱着道:“神说,要有光!于是这世间就有了光明!” “神说,光的反面是黑暗,于是这世间便有了黑暗!” 而就在约翰大主教手握着权杖吟唱着之时,黑暗议会的理查德亲王,还有异能者协会的丹尼斯会长,这两个人的脸上全都露出了一脸凝重的表情。 这两个人在相顾对视了一眼之后,几乎在同时异口同声的说道:“大预言术,约翰大主教竟然把大预言术给练成了!”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神圣教廷有三大神术,分别是大光明术,大黑暗术,还有大预言术。 而这三大神术之中,大光明术代表着光明和正义的力量。 大黑暗术则代表着审判,代表着终结,是一种可以抹除一切邪恶的力量。 最厉害的神术,就是约翰大主教这会儿所实战出来的大预言术。 据说这大预言术施展出来之后,会通过强大无匹的意念力并影响受术者,让受术者的思维和意识被施术者控制。 说的直白一点,其实大预言术就是一种精神攻击,一旦受术者的精神力比施术者的精神力弱。 那受术者的生死,完全就在施术者的一念之间。 我们姜家的杏黄旗只能防御物理攻击,对于精神攻击,就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所以这会儿约翰大主教一上来就施展出了大预言术,一下子就让我陷入了被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