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 上古遗迹 - 天命神相

第七百六十九章 上古遗迹

大光明术所发出的力量代表着光明和正义,就和我们姜家的至刚至阳之力差不多。 而大黑暗术所发出的力量代表着审判,代表着终结,代表着可以摧毁一切的力量。 正是因为大黑暗术所发出的力量可以摧毁一切,所以教廷三大神术之中,大黑暗术被誉为攻击力最强的神术。 然而,即便大黑暗术所发出的攻击最强,但只要是物理攻击,只要约翰大主教的实力不能碾压我,我的杏黄旗就能抵挡住他所发出的任何攻击。 所以当约翰大主教的权杖聚集了一团黑色的光芒,猛的一甩向我甩了过来之时,我左手中的杏黄旗却闪烁出了一道金光,就直接把约翰大主教所发出的那团黑光消弭于无形。 而见此情形,约翰大主教猛的跺了跺脚,又连连的发出了三团黑光,但无论他用大黑暗术发出多少团黑光,对于我的杏黄旗来说,都起不到任何作用。 这时我也不想在约翰大主教的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了, 就直接把打神鞭凝聚了出来。 而且在把打神鞭凝聚出来之后,我直接用意念力控制,让打神鞭高悬于我的头顶之上。 这个时候,我左手中的杏黄旗金光闪闪,头顶上的打神鞭同样也金光闪闪,在金光的照耀之下,我整个人的身上沐浴着金色的光芒,看上去犹如天神下凡一样。 和平时普通而平凡的我相比,这会儿的我简直可以用威武霸气这个成语来形容! 而当面对着威武霸气,像天神下凡一样的我之时,约翰大主教的脸上明显的流露出了一脸的惶恐之色。 这会儿的约翰大主教已经不求能打败我了,他只求我会给他一点面子,让他不要像他们神圣教廷的其他人一样,被我从圆台之上打落下去。 然而,面子这东西是靠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 约翰大主教和布莱恩裁判长一而再再而三的向我们天机门挑衅,我怎么可能会给他面子? 更何况以我从约翰大主教的面相所看到的情况,像约翰大主教这种卑鄙无耻下流的货色,我有什么必要给他面子? 一念至此,我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控制着打神鞭对着约翰大主教发起了反击。 就在我连续喊了好几声“中”的同时,我头顶上的打神鞭一鞭又一鞭的向着约翰大主教的身上砸了下去。 起初约翰大主教还可以用他手中的权杖抵挡一下,但当我的打神鞭一鞭比一鞭来的快来的猛之时,约翰大主教就有些手忙脚乱的抵挡不住了。 最关键的一点,我这打神鞭虽然是用相气凝聚出来的,但和正版的打神鞭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我们姜家的打神鞭,同样无坚不摧,无物不破,可打天下诸神。 尤其是我的相师等阶提升到了天阶八品之后,我的打神鞭所发挥出来的威能更胜从前。 在被我连续用打神鞭猛砸了几十下之后,随着“咔嚓”一声响,约翰大主教手中的那杆代表着神圣教廷大主教无上权威的权杖应声变成了两截。 要知道约翰大主教手中的这杆权杖不仅代表着他那至高无上仅次于教皇的身份,更是一杆威力不凡的武器。 神圣教廷的三大神术,全部都需要这杆权杖来配合,施展出来的时候,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能。 这会儿约翰大主教的权杖被我给打成了两截,就代表着约翰大主教已经失去了他和我抗衡的最大资本。 在这种情况之下, 为了避免落得一个被打下圆台的狼狈下场,约翰大主教慌里慌张的连声说道:“我投降,我认输!” 然而,约翰大主教这会儿说这些已经晚了,就在他的话音刚出口之时,我的打神鞭已经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右肩膀上。 约翰大主教本来就在圆台的边缘上,这会儿被我的打神鞭打中了肩膀,让他一下子重心失衡,从十米高的圆台之上掉落了下去。 而且因为他的权杖被我给打断了的缘故,他的很多手段都施展不出来。 就这样,约翰大主教来了一个自由落体运动,摔到地上之时,来了一个正面着地。 不过约翰大主教毕竟是西方世界排名前三的强者,虽然正面着地摔的鼻青脸肿的,但却并没有被摔死,很快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不过既然约翰大主教被我从圆台上打落了下来,就代表着神圣教廷和我们天机门的这一场淘汰赛,以神圣教廷的失败而告终。 以往的十来届国际灵异机构交流会,西方世界的三大灵异机构常年锁定了前三名的位置。 但这一次,除了东道主异能者协会之外,黑暗议会和神圣教廷竟然全部都被淘汰了,反而我们代表陪着灵异调研局的天道门和天机门却全部都进入了前三名。 可以说这一次的国际灵异机构交流大会,灵异调研局算是长了大脸了。 如果说天道门或者天机门能够在丹尼斯会长所说的那个任务之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最终得到了那枚全世界的灵异机构都认可的徽章,那赵局和林局不知道会激动成什么样子。 而就在我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无比的约翰大主教带着神圣教廷的人离开了之后,黑暗议会的理查德亲王表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也带着黑暗议会的人转身离开。 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了我们三支晋级到第三轮的队伍。 异能者协会,天道门和我们天机门。 按照丹尼斯会长之前所说,一旦我们通过了第二轮的淘汰赛,最终会剩下两到三支队伍的时候,我们会一起去联手完成一个难度系数非常高的任务。 而在完成这个任务的过程之中,起到最关键性作用的,就能够成为这次国际灵异机构交流大会的冠军。 这会儿只剩下了我们三支队伍,就到了丹尼斯会长把有关那个任务的情况给我们说明的时候了。 而就在我从圆台上跳了下来之后,丹尼斯会长冲着我和崔鸿基招了招手,我们两个就走到了丹尼斯会长的身边。 在这同时,我们天机门的人和天道门的人同样也走到了丹尼斯会长的身旁不远处,等着丹尼斯会长给我们具体的描述有关那个任务的情况。 而就在把我们天道门和天机门的所有人全部都扫视了一圈,好像在对我们的实力做了一个判断之后,丹尼斯会长这才给我们讲起了有关那个任务的情况。 只见丹尼斯会长说道:“其实这次的任务,并不是去解决什么灵异事件,而是我们三支队伍,需要联合起来去开发一个上古遗迹!” 听到丹尼斯会长这话,我们所有的人全都眉头一皱,崔鸿基更是沉不住气的问着丹尼斯会长道:“什么上古遗迹?” 而面对着一脸疑惑和不解的崔鸿基乃至我们众人,丹尼斯会长笑了笑,然后反问着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奥林匹斯诸神?” 崔鸿基是洞天福地之内长大的,对于古希腊神话他自然是没有听说过,但作为历史系大三学生的我,对于奥林匹斯诸神的传说,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就像异能者协会的那位阿瑞斯,他用的名字就是奥林匹斯诸神中的战神的名字。 一念至此,我就问着丹尼斯会长道:“那个上古遗迹,难道和奥林匹斯诸神有关?” 丹尼斯会长点了点头道:“我所说的那个上古遗迹,就是传说中的奥林匹斯神殿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