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七章 玄衣老者 - 天命神相

第七百八十七章 玄衣老者

当初第一次被秦楚楚欺骗,面对着秦家老祖这个天阶高手之时,我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和无能, 有句话叫人之所以痛苦,是因为对自己无能的愤怒,当初的我面对着秦家老祖之时,感觉自己就好像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一样, 因为我的无能,导致我被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欺骗,导致我的兄弟们被镇压了肉身和灵魂, 然而我除了愤怒之外,却根本就无可奈何, 但在短短的两年时间之内,我的实力从当初的黄阶提升到了现在的天阶八品, 而天阶八品的神相,就相当于中品地仙的实力, 天道门三大家族的三位天阶高手,却不过是天阶九品的实力而已,在这两年来,根本就没有什么进步, 站在这个角度,可以说对于现在的我而言,已经拥有了吊打天道门三大家族的三位老祖的实力, 这会儿就算是同时面对天道门三大家族的三位老祖,我也有足够的实力把他们全部都虐成狗, 目前而言,在洞天福地外的天道们之中,除了天道门三大家族的三位老祖宗之外,另外还有三名天阶高手, 这三个人分别是天道门三大公子之首的崔鸿基,秦楚楚和叶怜心, 至于天道门四大公子中的其他三个,以及昆仑派的欧阳寒洛,虽然他们的实力全都达到了地阶巅峰,但对于我而言,天阶之下皆为蝼蚁,根本就不足为虑, 不过崔鸿基和秦楚楚叶怜心三个人,我觉的崔鸿基很有可能会找我的麻烦,但秦楚楚和叶怜心却未必, 这样一来如果洞天福地之外的天道门派人来找我的麻烦的话,那最多只能来四名天阶高手, 而这四个人无非就是天道门三大家族的老祖宗和崔鸿基, 但我却很清楚的知道,大魔王蚩尤这个逆天者对于天道门来说可是一个禁忌人物,无论是洞天福地外的天道门还是洞天福地内的天道门,恐怕都绝对不会容许大魔王蚩尤有任何重新复生的机会, 虽然洞天福地内的人不喜欢离开洞天福地,到这个被污染的非常严重,大不利于修炼的现代社会来,可一旦崔鸿基他们把他们在奥林匹斯神殿的所见到的情况反馈给了天道门,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又岂会放过我, 如果洞天福地内的天道门三家十派派人来找我的麻烦,那恐怕派来的人就不会是普通的天阶高手了, 而在顶级天阶高手面前,我们天机门的绝大多数人的实力根本就不在一个级别上, 就算是他们全都配备了云中子大仙亲自炼制的擎天盔,战天甲,踏天靴套装,在顶级的天阶高手面前,或者说神王宙斯那个级别的高手面前,却只能落得一个被蹂躏的下场, 其实自从回到了西安之后,我一直在担心这一点, 而我之所以把天机门的人全部都派了出去,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在美国赚到的十五亿多的美金捐给慈善机构做善事,首先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在短期内收获大量的功德,用来提升我的相师等阶,其次是我不想让他们跟我一起面对实力远超过他们的顶级天阶高手, 此时此刻,我的身边有珑竹这个鬼中至尊,蛋蛋这个亘古第一兽,还有觉慧大师这个实力达到了天阶的高僧大德,算起来我们这边除了樱雪这个小丫头之外,有四名天阶高手, 而当那几辆顶级豪车缓缓的从远处开了过来,停在了天机门的店铺门前之后,我就看到了一大堆熟人从那几辆顶级豪车里面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 其实对我而言,看到的熟人越多,我反而越不担心,因为对这些熟人的实力,我是再也清楚不过了, 比如天道门四大公子,天道门三大家族的周家老祖和姚家老祖,我并不认为他们这些人能对我造成威胁, 至于和这些人一起来的天道门三大家族的其他地阶巅峰高手,就更加不会被我放在眼里了, 但让我感到有些奇怪的是,天道门三大家族之中的秦家老祖这一次却并没有来, 不过秦家老祖没有来,但却来了另外一个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陌生人, 这个穿着一身玄衣的陌生人须发皆白,看年龄至少应该在七八十岁以上,不过这人的年龄虽然不小了,但人看上去却非常的精神, 尤其是他身上的那种高手风范和不怒含威的气势,简直是我生平所见, 甚至就算是神王宙斯,在这个一身玄衣的老者面前,我感觉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很显然,这个玄衣老者是一名天阶存在,而且在天阶存在之中,恐怕至少是中品天仙那个级别的高手, 这种级别的存在,只有洞天福地内的天道门三家十派才有, 看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在了解到崔鸿基他们反馈的情况之后,洞天福地内的天道门果然派了顶级高手出来, 只不过这名一身玄衣的顶级高手,是天道门三家十派中的那一家或者那一派的呢, 洞天福地外天道门三大家族之中的周家老祖和姚家老祖全都来了,唯独秦家老祖没有来,甚至连秦楚楚和叶怜心都没有来,难道这名玄衣老者,是秦家派来的, 而就在我对这个玄衣老者的身份做着一个猜测之时,在周家老祖和姚家老祖,以及天道门四大公子和天道门的其他一些人的簇拥之下,这帮人已经走到了天机门店铺之前, 作为天阶高手,周家老祖和姚家老祖平时表现的是那么的不可一世和高高在上,但这会儿在这名玄衣老者面前,周家老祖和姚家老祖却带着一脸的恭敬之色,分别站那名玄衣老者的左右, 天机门的两个店铺连在一起,觉慧大师坐镇那边的一个,我坐镇这边的一个,而这会儿发现了天道门的这帮人之后,穿着一身僧衣的觉慧大师也从那个店铺里面走了出来,走到了我的身旁, 这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我估计天道门应该是做出了安排,平时有不少人的街道上,这会儿竟然没有一个路人经过, 而就在走到了天机门的店铺门前,和我们几个人相顾而立之后,一身玄衣的老者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盯着我打量了起来, 甚至不仅仅是我,我们这边的蛋蛋,珑竹,小萝莉樱雪,以及觉慧大师,一身玄衣的老者的目光一一从他们的身上扫过, 不过玄衣老者没有开口说话,但对我恨之入骨的姚家老祖却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只见姚家老祖咬牙切?的对我说道:“姜一,没想到你这个天机一脉的传人,天机门的门主,竟然和大魔王蚩尤之间有关系,” “或者说,你就是大魔王蚩尤,大魔王蚩尤就是你,” 姚家老祖的话音一落,怀抱着轩辕剑,一脸肃穆的周家老祖看上去好像对我非常失望的一样,然后缓缓的说道:“姜一,没想到你竟然骗了我们,甚至你连轩辕剑都骗了,” “以我们周家和姜家的关系,你真是让我对你太失望了,” 对于姚家老祖所说的话,和他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我到是并不奇怪,也没有感到有任何意外,但听到周家老祖所说的话之后,我的脸上却流露除了一抹冷笑之色, 周家老祖竟然说我骗了他们,骗了号称仁道之剑,圣道之剑的轩辕剑,这特么的是一句多么可笑的话, 难道说,我被轩辕剑一剑劈成了两半,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天地之间,我才算是没有欺骗他们,没有让他们失望吗, 这会儿的我真想对这些虚伪无比的人说,我去年买了个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