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章 同门 下 - 天命神相

第八百零四章 同门 下

作为天道门在过去的几千年来一直都无法解决的两大难题之一,天道门不仅派了三名天阶存在轮流监视着北邙山这边的情况,而且还在北邙山的外围派了大量的人手,把整个北邙山封锁了起来。 而天道门之所以这样做的目的,其实并不是为了防止北邙山之中的几十万厉鬼们出来,而是为了防止普通人不小心进入到北邙山之中去。 西岩寺在河南境内,是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距离北邙山最近的一个门派。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封锁北邙山的任务,就主要交给了西岩寺这边。 如果说西岩寺这边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西岩寺的几个核心人物,平时一般都会在北邙山坐镇。 这会儿天道门三大家族的三名天阶高手全都不在,西岩寺的几名核心人物一个不少的全都在北邙山外围不远的地方。 其实我们一行人根本就不用理会西岩寺的这帮人,直接进入北邙山之中是完全可以的。 但我这会儿却决定把西岩寺的几个核心人物叫过来,跟他们做一个面对面的沟通之后,再进入北邙山之中。 而我之所以做出了这样的一个决定, 其实主要是站在两个方面考虑的。 首先,如果我们不和西岩寺这边的人打招呼,直接进入了北邙山之中,西岩寺这边的人如果闹腾出了太大的动静,很有可能就会惊动了北邙山中的厉鬼。 一旦打草惊蛇,让北邙山中的厉鬼有了戒心,我们一行人进入北邙山之中,就很容易被那些厉鬼给识破身份,从而对我的计划无法实行下去,让我无法完成镇压两大鬼中至尊的任务。 其次,我认为觉慧大师和他的几个师弟之间在二十多年前所结下的因果,也应该到了一个了结的时候了。 尤其是这一次进入北邙山之中,吉凶未必,生死难料,如果能让觉慧大师了结了他和他的三个师弟之间的因果,对于觉慧大师来说,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二十多年以前,被自己视为亲人的三名师弟诬陷,这对于觉慧大师来说,恐怕是除了他师父禅真大师的死之外,对他最大的打击。 虽然说觉慧大师是佛门中人,而佛门中人讲究的是四大皆空,但只要是人,就有怨念和执念。 怨念和执念如果不化解,就算觉慧大师是一名精通佛法的高僧大德,他也很难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四大皆空。 据我所知,觉慧大师虽然在做了二十多年苦行僧,然后服用了造化仙丹之后一举突破了仙凡之隔,成为了一名天阶存在。 但在佛家的五眼六神通方面,觉慧大师却远远无法和他师父禅真大师相提并论。 如果说这一次我能够帮助觉慧大师了结了他和他的三名师弟之间的因果,化解了他的怨念和执念,那说不定觉慧大师在五眼六神通方面,会有进一步的突破。 一旦觉慧大师在五眼六神通方面有进一步的突破的话,那对于我们进入北邙山之后的行动,肯定会有着不小的帮忙。 正是基于这两方面的考虑,我才执意让德弘大师把他的师父和西岩寺的主持方丈叫来。 而只要德弘大师能把觉慧大师的三个师弟叫来,那他们三个就必须跪在觉慧大师的面前承认自己当年所犯下的错误,求得觉慧大师的原谅。 无论是我逼着他们三个这样做也好,还是他们三个良心发现自己这样做也好,他们三个和觉慧大师之间的因果,必须用这种方式来了结。 觉慧大师这二十多年以来所积郁的怨念和执念,也必须得让他们用这种方式来化解! 而就在德弘大师连声答应了我,转身离去之后,觉慧大师表情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然后长叹了一口气。 很显然,以觉慧大师的智慧自然是能够明白我这样做的目的。 虽然说这些年来他的内心深处对他的三名师弟诬陷他一直都无法释怀,但站在觉慧大师这个高僧大德的角度,他却不想太过于和他的三名师弟计较。 甚至,只要一想为了西岩寺的主持方丈之位,不念多年的师兄弟之情,连面对他的三名师弟,觉慧大师都有些不想。 但我的观点却和觉慧大师不一样,我认为错就是错,对就是对。 做错了事,就必须受到惩罚! 没有做错事的人,就不应该背负任何罪名! 所以,当觉慧大师长叹了一口气之后,我却和他来了一个面对面的相顾对视。 在这同时,我对着觉慧大师道:“大师,你们佛门中人讲究的是四大皆空,六根清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但人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动物,如果说真的做到了你们佛门所谓的四大皆空, 六根清净,那请问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吗?” “四大皆空,六根清净的人,和一具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呢?” 被我这样一问,觉慧大师一时之间愣在了那里,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回答? 觉慧大师可以说是修行了一辈子,但他却从来都没有想过,如果真的达到了四大皆空,六根清净的地步,像他一样修行佛法的人将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难道真的和我所说的一样,会成为一个没有感情,没有思想,没有任何情绪,和一具行尸走肉一样吗? 此时此刻,觉慧大师这名高僧大德,被我的一番话给说的一脸迷茫,好像找不到方向了一样。 而就在这时,我一脸凝重的对着觉慧大师说道:“大师,我觉的没有任何必要去拘泥于什么四大皆空,六根清净,跟着自己的心走才是最关键的!” “站在你的角度,如果不让你的师弟们认识到他们所犯下的错误,让他们一直错下去,那我觉的你反而不对!” “自从禅真大师他老人家圆寂,你的师弟明亮做了西岩寺的主持方丈之后,作为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一,西岩寺弟子的一言一行,却连道上混的小混混都不如!” “从刚才的那几名西岩寺的弟子身上,难道你就没有看出什么来吗?” 本来觉慧大师脸上的表情比较迷茫,但在我的这番话说完之后,觉慧大师却好像大彻大悟了一样。 只见觉慧大师紧皱着的眉头渐渐的舒展了开来,迷茫的脸色和眼神也逐渐的清明了起来。 “南无阿弥佗佛!” 在先道了一声佛号之后,觉慧大师双手合十,对着我弯腰行了一礼。 随后觉慧大师对着我说道:“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如果不是门主你的这一番话,那我恐怕要辜负了师尊他老人家对我的教诲和期望了!” “如果二十多年的时间还不能让我的师弟们懂得是非对错,他们仍然还不知道自己错在那里的话,那就让我这个做师兄的,代替师父来教导他们!” 听到觉慧大师这话,我的心情非常的愉悦,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背负在觉慧大师身上已经有二十多年的怨念和执念将很快被化解。 而一旦觉慧大师的怨念和执念被化解,那觉慧大师的佛法修为将很有可能会再进一步。 他所修炼的五眼六神通,将很有可能会做出突破。 接下来我们几个人在原地等了差不多有个十几分钟的时间,在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之后,我就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看见三名穿着大红色袈裟,红光满面,肥头大耳的和尚正疾步如飞的从远处快步走来。 而就在这三名红光满面,肥头大耳的和尚身后,除了德弘大师和他的三名弟子之外,另外还跟着好几十名穿着土黄色僧衣,手里拿着各种武器的和尚。 如果说我猜的没错的话,走在最前面的三名穿着大红色袈裟的胖和尚,应该是觉慧大师的三名师弟。 西岩寺的主持方丈觉明,西岩寺的戒律院首座觉恒,还有西岩寺的罗汉堂首座觉亮。 果不其然,当远远的看到走在最前面的三名身穿大红袈裟的胖大和尚之时,觉慧大师一脸失望的摇了摇头。 不说别的了,仅仅从觉明他们三个人的体型上来看,一个个肥头大耳的样子,那里还有出家人的模样? 尤其是觉慧大师的五眼六神通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境界,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仅凭着他的一双眼睛所看到的表面现象,觉慧大师对他的三名师弟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所以这会儿的觉慧大师看上去有些痛心疾首的在那里自言自语着道:“没有替师尊教好你们,让你们三个变成了这幅样子,我真是愧对师尊啊!” “是我的错,是这个做师兄的错!” “如果早知如此,我就应该早一点来找你们!” “我真是大错而特错了!” 而就在觉慧大师在自言自语着之时,西岩寺的这帮人在觉明师兄弟三个的带领之下,已经来到了我们的面前。 “听说你们不仅擅闯禁区,而且还打了我们西岩寺的人?” 一停下脚步,最左边的一名穿着大红色袈裟的大胖和尚就板着个脸对我们兴师问罪了起来。 不过我们所有人全都没有搭理他,反而把目光投向了觉慧大师。 竟然觉慧大师已经想通了,那他们师兄弟之间的因果,就让他亲自来了结吧。 而就在我们把目光投向了觉慧大师之后,觉慧大师双手合十,先大声的念了一声佛号。 “南无阿弥佗佛!” 在念完佛号之后,觉慧大师这才说道:“三位师弟,我们有二十多年没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