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 宁教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 - 天命神相

第八百一十九章 宁教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

活着的时候对曹操忠心耿耿,但死了之后却被曹操给算计了, 即便是曹操让他成就了鬼中至尊之位,夏侯的心里面对曹操还是有一些怨恨的, 而在我和觉慧大师看来,夏侯对曹操的怨恨,就成了度化他的关键, 只有放大了夏侯对曹操的怨恨,才能让他的心理崩溃,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按照我们提前商量好的,夏侯渊一见到夏侯的面,就主动把话题扯到了邙山鬼王曹操的身上, 而站在夏侯的角度,他觉的他和许诸是被曹操给算计了,他们两个对曹操有怨恨比较正常,但夏侯渊却和他们不一样,为什么突然之间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这在夏侯看来,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 而就在夏侯有些纳闷的时候,我的声音却突然从他的身后传来,当发现我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竟然是一个人之后,把夏侯给吓了一大跳, 甚至在发现不仅我一个,另外还有好几个人之时,夏侯直接被雷成了狗, 要知道在北邙山之中有四十四万名阴兵,可以说在过去的一千多年之中,从来都没有人敢闯到北邙山来, 可这会儿他在邙山鬼王手下的四大猛将之一的夏侯渊的军中帐中, 却发现了好几个人,这又岂能不让夏侯震惊不已,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夏侯渊对他所说的那番话,绝对不是他平时说话的风格, 以夏侯的智慧不难想到,夏侯渊之所以会说出那番话,肯定是受了我们这帮人的影响, 我们这帮人究竟是什么人, 为什么能进入北邙山之中没有被他们察觉到, 为什么我们能让夏侯渊说出那番话,让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闪现了这些念头之后,夏侯立刻就问起了我的身份, 不过我并没有立刻回答夏侯,为了万无一失期间,先启动了我布下的《封天锁地大阵》, 只要《封天锁地大阵》一启动,无论是夏侯还是他手下的几名亲兵,想从夏侯渊的军中帐所在的山洞逃离,就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而就在启动了《封天锁地大阵》之后,我对着夏侯双手抱拳,行了一个古代时候的礼节,然后这才介绍起了我的身份, “夏侯将军,我是天机门的门主姜一,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 听到我说的这话,夏侯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陷入了沉?之中, 就在沉?了大概有个两三分钟之后,夏侯一脸凝重的对着我说道:“天机门的门主,我好像听丞相说起过你,你应该是天机一脉的传人,姜子牙的后代吧,” 上一次在华山之巅,天道门三大老祖请了邙山鬼王和武安侯白起来助战,虽然我和邙山鬼王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流,但邙山鬼王对我肯定有一定的了解, 恐怕是因为这个原因,北邙山中的夏侯对我这个天机门主竟然有一定的了解, 而既然夏侯知道我这个人,我就没有必要跟他再嗦太多了, 于是我点了点头对着夏侯说道:“夏侯将军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我是天机一脉的传人,姜太公的第八十一代嫡系传人,” 听到我的回答之后,夏侯一脸紧张的对着我说道:“你是天机门的门主,为何会跑到我们北邙山来,妙才老弟他连对丞相不敬的话都能说出来,是不是受到了你们的影响,” 夏侯的这话一说出口,我并没有直接回答他,反而直视着他反问着道:“你先不管妙才将军是不是受到了我们的影响,我只需要你回答我,妙才将军他所说的是对还是错,” 在说完这话之后,我的左手凝聚出了打神鞭,右手凝聚出了杏?旗, 而见此情形,夏侯立刻用阴气凝聚出来了一杆长枪,握在了他的手中, “无论是活着的时候,还是死了之后,我都对丞相忠心耿耿,你们休想挑拨我和丞相之间的关系,” 用手中的长枪指着我,夏侯厉声说道, 对于夏侯的这幅态度,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一个人最脆弱的时候,往往是他的身体受了伤的时候, 要想让夏侯的心理崩溃,我先得把夏侯的实力削弱到一定程度才行, 一念至此,我就手握着打神鞭对夏侯说道:“既然夏侯将军不愿意回答,那我们只有凭实力说话了,” “如果你败给了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妙才将军他说的究竟是对还是错,” 在说完这话之后,我直接用打神鞭向夏侯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夏侯和夏侯渊一样是二品鬼中至尊,他们两个的实力差不到那里去, 我能把夏侯渊虐成狗,自然就能把夏侯同样也虐成狗, 对于我的实力,夏侯渊是再也清楚不过了,但如果不削弱夏侯的实力,不把他虐成狗,觉慧大师和叶怜心就很难度化他, 夏侯渊是过来人,所以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这会儿看到夏侯,就想到了十几天之前的他自己, 见夏侯被我用打神鞭给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夏侯渊只能在一旁一脸无奈的连连摇头, 因为有杏?旗在手,我根本就不用防御,只需要进攻就行, 在我发动了排山倒海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持续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夏侯用阴气凝聚而成的长枪被我打散又重新化成了阴气,夏侯的鬼体不知道被我的打神鞭打中了多少下, 而就在夏侯彻彻底底的失去了进攻能力,被我打翻在了地上之后,就到了觉慧大师这个洗脑专家出场的时候了, 只见觉慧大师先大声的念了一声佛号, “南无阿弥佗佛,” 按照我们的约定,在听到觉慧大师这个洗脑专家念出的佛号之后,我就停止了攻击,握着打神鞭站在了一旁, 说白了,我这会儿唱的是?脸,而觉慧大师唱的是红脸, 夏侯在被我给痛打了一顿之后,正是最脆弱的时候,这时候觉慧大师这个唱红脸的出场,就很容易和夏侯产生共鸣, 只见觉慧大师双手合十一脸祥和的对着夏侯说道:“夏侯施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不知道你方便回答吗,” 夏侯虽然被我给打倒在了地上,但他却很清楚的知道,是因为觉慧大师念了那声佛号,我才没有继续打他, 所以在无形之中,他觉的他欠了觉慧大师一个人情, 更何况觉慧大师看上去一脸的祥和,说话的语气又非常的客气,这让夏侯根本就无法拒绝觉慧大师, 于是夏侯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双手抱拳,态度比较客气和友好的对着觉慧大师说道:“大师请问,我必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随后觉慧大师就问着夏侯道:“夏侯将军,这一千多年以来,你一直在北邙山中,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子孙后代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本来夏侯以为觉慧大师会和我一样问同样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其实夏侯还是有些排斥的, 毕竟他一辈子对曹操忠心耿耿,虽然心里面有怨恨,但他却并不愿意在我们这些人的面前表现出来, 但让夏侯没有想到的是,觉慧大师所问的问题却一下子让他勾起了无数的回忆, 一千多年以前的往事,历历涌上了心头, 他的家人,他的子女,他的子孙后代,那么多熟悉的面孔,一个个的从他的记忆之中闪现, 对于这些人的记忆,就好像刻在了他的灵魂深处一样,即便是已经过去了一千多年,他却仍然无法忘记, 我们中国人最讲究传承,夏侯也不例外, 在北邙山中的这一千多年时间,夏侯几乎每天都在想,在他死了之后,他的子女,他的子孙后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他的血脉有没有传承下来,他的家族是否和当年一样繁荣昌盛, 但夏侯虽然变成了强大无比的鬼中至尊,但身处在这北邙山之中他却根本就无法知道他子孙后代的情况, 想到了这些,夏侯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觉慧大师说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最难割舍的,恐怕只有亲情了,在过去的这一千多年以来,对我的子女的思念,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我的子孙后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我几乎每天都会去想,” 觉慧大师练成了五眼六神通中的他心通,对于夏侯的心思自然是再也清楚不过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提出了一个夏侯最关注的问题, 而这会儿听到夏侯的回答之后,觉慧大师就问着夏侯道:“夏侯施主,如果我能满足了你的心愿,让你了解到你的子孙后代的情况,甚至让你和你的子女亲人再续前缘,你愿意皈依我佛,被我度化吗,” 听到觉慧大师这话,夏侯看上去表现的有些激动, 只见夏侯问着觉慧大师道:“这位大师,你真的能够满足我的心愿,让我了解到我的子孙后代的情况,真的能够让我和我的子女亲人再续前缘吗,” 觉慧大师回答着道:“我佛有无上之能,只要你肯皈依我佛,必定能够达成你的心愿,” 夏侯这会儿其实很清楚的知道,如果他听了觉慧大师的话,就代表着他要背叛邙山鬼王曹操, 但他一辈子对曹操忠心耿耿,让他背叛曹操,一时之间他很难做出这个决定, 而就在这时,在我给夏侯渊使了一个眼色之后,夏侯渊大声的对着夏侯说道:“元让老兄,我们对丞相忠心耿耿,但丞相却把我们当成了工具,就算是我们死了之后,他还在算计我们,利用我们,难道你还没有看透他的为人吗,” “他当年曾经说过一句话,说宁教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难道你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