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二章 军师和傻逼 - 天命神相

第八百二十二章 军师和傻逼

典韦表字子满,所以许诸称他为子满兄, 而这会儿听到许诸说他和夏侯妙才,还有夏侯惇三个人全部都加入了天机门之后,典韦直接被雷成了狗了, 要知道,夏侯渊和夏侯惇生前可是曹操的同宗同族之人,他和许诸是曹操的虎卫军统领, 按道理来说他们四个全都是曹操最信任的人,也是对曹操最忠诚的人,是没有任何理由会背叛曹操的, 但许诸和夏侯渊还有夏侯惇他们三个,却全部都加入了天机门,只有一种可能才会导致这种状况发生, 这种可能,就是许诸和夏侯渊他们背叛了曹操, 想到了这种可能之后,虽然对天机门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典韦并不是很清楚,但典韦的脸色却立马就变了, “仲康,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三个全都背叛了丞相吗,” 典韦的人本来就长的很丑很凶恶,这会儿脸上浮现出了一脸的怒意,更是显的狰狞无比, 而且在怒叱着许诸的同时,典韦还用阴气把他最擅长用的兵器凝聚了出来, 典韦活着的时候用的兵器是两把由千年玄铁打造而成短戟,只要有这两把短戟在手,就没有人能够近的了典韦的身, 当年宛城之战的时候,北地枪王张绣很清楚的知道,如果要除掉曹操,就必须先搞定典韦, 而要搞定典韦,就不能让典韦的那两把短戟在手, 失去了两把短戟的典韦,就好像被拔了牙的老虎一样, 于是张绣就先和典韦打好关系,趁着典韦喝醉了酒的时候,派人把典韦的两把短戟藏了起来, 后来趁着曹操和他嫂子偷情的时候,张绣带了兵杀上门来,要除掉曹操, 而为了保护曹操,典韦虽然拼死力战,但却因为没有趁手的兵器,最终死在了北地枪王张绣的手下, 不过即便是手中没有趁手的兵器,典韦还是打死了不少张绣手下的士兵,为曹操赢得了逃跑的时间,让曹操逃离而去, 现在的典韦成就了鬼中至尊之位,他用阴气所凝聚出来的兵器,就是他当年最擅长用的短戟, 有了这两把阴气凝聚而成的短戟在手,典韦很自信的认为,在曹操手下的四大猛将之中,他是最厉害的一个, 活着的时候他的实力比许诸他们三个强大,死了之后虽然大家同为二品鬼中至尊,但他的实力却是最强大的一个,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虽然这会儿在许诸的军中帐内,我们这边有好几个天阶存在,但典韦却毫无惧色, 甚至典韦的身上升腾了汹汹战意,大有他一个人和我们这帮人大战一场的架势, 而站在许诸的角度,典韦他确实说的没有错,他们三个加入了天机门,就等于背叛了曹操, 虽然许诸被觉慧大师给洗了脑,绝对不会做出背叛天机门的事情,但让他和典韦翻脸,许诸却很难做到这一点, 所以这会儿面对着一脸怒色的典韦之时,许诸脸上的表情显的有些尴尬, 而见许诸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我就主动对典韦说道:“典韦将军,我认为仲康将军他们三个没有错,加入天机门,对他们而言反而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听到我这话之后,一脸凶相的典韦把恶狠狠的目光立刻就投注到了我的身上, 随后典韦厉声问着我道:“你是何人,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话,” 我双手抱拳对着典韦行了一礼,然后一脸从容的回答着道:“我叫姜一,是天机门的门主,” 听到我这话,典韦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皱着眉头问着我道:“姜一,天机门,我好像听丞相说起过你,你是不是天机一脉的当代传人,” 我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天机一脉的当代传人,” 听到了我的回答,典韦又从头到脚的把我仔细打量了一番, 随后典韦自言自语的在那里说道:“上一次丞相从外面回来之后,对你的评价很高,他说用不了几年时间,你必定会成为一个人物,” “但没想到这才一年多的时间,你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看来丞相看人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说到这里,典韦加重了语气对我说道:“不过虽然你的实力提升的很快,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内,竟然突破了天阶,达到了中品地仙的程度,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应该跑到北邙山来找死,” 听到典韦这话,我的露出了一脸的冷笑, 随后我对着典韦说道:“你凭什么认为我到北邙山来就是来找死的,” “难道你这个二品鬼中至尊就可以置我于死地,” 我这话一出口,典韦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一边笑着,典韦一边说道:“年轻人,你真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就算是我这个二品鬼中至尊不能把你怎么样,那你知道我们丞相大人他是什么级别吗,” “就算是他们三个全都加入了你们天机门,以丞相大人和军师的实力,想灭了你们简直是易如反掌,” 典韦的这话一出口,许诸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的比较难看, 对于邙山鬼王的实力,许诸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典韦说的确实没有错, 邙山鬼王曹操的级别,比他们几个要高出好几级,鬼中至尊也和天阶一样,每一个级别之间的实力差距,有着天差地远的区别, 在许诸看来,他们这四大猛将在邙山鬼王曹操的面前,就好像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在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面前一样, 曹操要想灭了他们,确实是易如反掌, 但我这会儿所想的却和许诸不一样, 我这会儿在想,典韦所说的这个军师会是个什么角色呢, 我隐隐约约的觉的,在曹操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从赤壁大战的几十万人马死在长江之中,到北邙山的《七十二地煞阵》乃至这四大猛将成为鬼中至尊,恐怕全都和典韦所说的那个军师有关, 如果不出我的预料,典韦所说的这个军师,他恐怕和徐福一脉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那这个军师他会是谁呢, 他在历史上有没有什么名气呢, 当年曹操的手下有不少的谋臣,这个军师是不是其中的一个呢, 想到这里,我就问着典韦道:“你所说的军师他究竟是人还是鬼,他的身份是谁呢,” 听到我这话,典韦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许诸就抢在他前面说道:“门主,丞相身边的这名军师的身份非常的神秘,就算是我们四个,也只知道有这样一个人物,但却从来都没有见过他,” 听许诸这样一说,我反而更加有些担心了, 未知的东西才是最可怕的,就连许诸他们四个都不知道这个军师的身份,也没有见过他,那对于这个军师的实力我就很难判断了, 不知道这个军师和邙山鬼王曹操究竟谁更加强大一些, 如果他的实力比曹操还要更加强大,或者说他的实力和曹操一样强大,那凭借着我手中的底牌,能够同时镇压了邙山鬼王曹操和那个军师吗, 看来为了以防万一期间,我还得多准备一张底牌了, 不过不管怎样,不管那个军师是什么人物,不管他有多么强大,典韦我必须搞定, 想到了这里之后,我对着典韦大声的说道:“典韦将军,无论是活着的时候还是死了之后,你一直对曹操忠心耿耿,但他却把你当成了一个傻逼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