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五章 以阵破阵 - 天命神相

第八百三十五章 以阵破阵

Щщш..lā《封天锁地大阵》其实是一个非常霸道的阵法, 无论任何人,只要实力比布阵之人弱小,一旦进入阵法范围之后,就相当于所处的这方天地,被阵法所封锁了起来, 在这个时候,布阵之人就是这方天地的主宰, 阵法范围之内的世界,和外面的世界就好像成了两个世界一样, 郭嘉说的一点都没错,处在《封天锁地大阵》的我,是根本就无法召唤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的, 如果我要想召唤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只有先破了郭嘉所布下的《封天锁地大阵》, 但如果我凭借自己的实力能破了郭嘉所布下的《封天锁地大阵》,那就代表着我的实力在郭嘉之上, 既然我的实力在郭嘉之上,那就算是不用召唤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恐怕我也有能力镇压了郭嘉和邙山鬼王, 然而我个人的实力,却和郭嘉差的太远太远,凭借我个人的实力想破了郭嘉所布下的《封天锁地大阵》,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一方立马就陷入了被动之中, 此时此刻,在整个《封天锁地大阵》的范围之内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阴风怒吼,鬼哭狼嚎, 郭嘉那阴森冰冷带着无尽杀意的声音幽幽传来, “姜家小子,在我的这《封天锁地大阵》之中,你们就是待宰的羔羊,案板上的鱼肉,你们有什么资格跟丞相和我斗,” “如果你们愿意跪在地上向丞相三拜九叩,发下天道誓言,做丞相的手下,那我可以给你们一条生路,” “如果你们执迷不悟,非要和丞相作对,那我就只能杀了你们,把你们变成鬼,拘了你们的魂,” 郭嘉的话音刚落,曹操紧接着说道“妙才,子满,元让,仲康,还有文远和公明,念在你们跟了我一千多年,一直都对我忠心耿耿的份儿上,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 “如果你们跪在地上向我三拜九叩,发誓永远不再背叛我,那我就饶恕了你们,” “如果你们继续执迷不悟,非要跟我作对,那你别怪我不顾念往日的情分,” “惹恼了我的下场,你们可以想象,” “到时候我用阴火去焚烧你们的阴魂,你们再向我三拜九叩就没有用了,” 不得不说郭嘉和曹操配合的还真不错,郭嘉在劝我,曹操在吓唬和恐吓着四大猛将和张辽徐晃, 然而四大猛将和张辽徐晃全都是血性男儿,既然他们已经做出了选择,又怎么可能会被曹操的一番话给吓到, 只听见典韦怒吼着道“曹孟德,我典韦真是瞎了眼,竟然对你这样的一个畜生忠心耿耿,” “如果早知道你是一个这样的人,那我不仅不会救你,还会帮张绣杀了你这个畜生,” 接下来四大猛将中的其他三个,还有张辽和徐晃全部都态度决绝的发表了他们的意见, 对于四大猛将和张辽徐晃这种热血男儿来说,他们宁可神魂俱灭,也绝不会再奴颜婢膝的向曹操低头, 而四大猛将和张辽徐晃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正是我想要的, 我们天机门,就需要这样无畏无惧的热血之士, 而就在四大猛将和张辽徐晃表态之后,我扯着嗓子大声的说道“奉孝先生,你是不是认为我破不了你所布下的这个《封天锁地大阵》,” 听到我这话,郭嘉发出了两声冷笑, “哼哼,” 随后郭嘉的声音里带着无尽的狂傲之意说道“姜家小子,能在你这个年龄拥有你现在的这种实力,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我生平所见的绝世妖孽,” “但你要想凭借天阶八品的实力,破了我布下的《封天锁地大阵》,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郭嘉的话音一落,我同样也冷笑了两声, “哼哼,” 随后我沉声说道“奉孝先生,你说的确实没有错,凭借我天阶八品的实力,是没有任何机会能破了你所布下的《封天锁地大阵》的,” 说到这里,我的话锋一转, 只听见我说道“以我的个人实力虽然破不了你的《封天锁地大阵》,但我却可以用另外一个阵法来破了你的阵法,” 听到我这话,郭嘉放声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 一边笑着,郭嘉一边说道“姜家小子,亏你是天机一脉的当代传人,你竟然能够说出这么幼稚的话,” “首先,你觉的我会给你布阵的机会吗,” “其次,就算是我给你布阵的机会,你又能布下一个什么样的阵法,以你的实力所布下的阵法,能够破了我的《封天锁地大阵》吗,” 而就在郭嘉狂妄无比的哈哈大笑着之时,我所释放出的相气却已经顺着地脉向着整个北邙山蔓延了出去, 郭嘉的《封天锁地大阵》虽然很霸道,能够把阵法所在的范围和外面的世界隔绝,但我们所处的位置,却在北邙山之中, 换句话说我们所处的大地,仍然是北邙山的地脉, 《封天锁地大阵》能够隔绝和外界的联系,让我连召唤十殿阎君都做不到,但我们姜家的独门相气却可以通过地脉蔓延出去, 而整个北邙山九十九座山峰的地脉其实是连在一起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的相气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蔓延了出去和《先天八卦阵》的那八座山峰产生了共鸣, 因为我早已经用相气和那八座山峰建立了联系,这会儿当我所释放出的相气和那八座山峰产生了共鸣之后,这座《先天八卦阵》就被我所启动, 先天阵法乃是混沌初开之时天地生成,威能自然不是郭嘉所布下的《封天锁地大阵》所能够相提并论的, 即便是我所能调动的《先天八卦阵》的威能连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都不到,但用来破郭嘉的《封天锁地大阵》,却没有任何问题, 而就在我启动了《先天八卦阵》之后,一道和兑卦的卦象一模一样的金光最先从和兑卦的卦象一样的那座山上飞腾而起,从半空中落了下来,落在了郭嘉所布下的《封天锁地大阵》的东北角,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在《封天锁地大阵》之内就好像升起了一轮光芒四射的太阳一样,让那些阴兵们连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 然而这远远的不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接下来一道和艮卦的卦象一模一样的金光最先从和艮卦的卦象一样的那座山上飞腾而起,同样从半空中落了下来,落在了《封天锁地大阵》的东南角, 还有两道和巽卦离卦一模一样的金光分别从另外两座山峰沸腾而起,随着“轰轰”两声巨响,分别落在了《封天锁地大阵》的西北角和西南角, 就这样,当四道金光从天而降,所发出的金光照射到了整个《封天锁地大阵》之后,郭嘉辛辛苦苦所布下的《封天锁地大阵》在一瞬间就冰消瓦解, 不过启动《先天八卦阵》调用了这四道卦象的威能,耗费了我不少的相气和精力, 这会儿的我,浑身上下大汗淋漓,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可以说快要被累成狗了, 我这会儿快要被累成狗了,但郭嘉和邙山鬼王曹操,却被吓成狗了, 在那四道金光落下之时,就算曹操和郭嘉的实力达到了中品天仙乃至上品天仙的程度,但他们仍然有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 那四道金光好歹落在了《封天锁地大阵》的四个角落,如果落在了他们两个所在的位置,那他们两个还能存在吗, 面对着《先天八卦阵》所降下的四道金光,曹操和郭嘉有一种面对着浩瀚天威的感觉, 此时此刻的郭嘉和曹操,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弱小, 所谓天道之下,皆为蝼蚁,和天地相比,人永远是卑微的和弱小的, 后天阵法是用阵法来调动天地之力,但先天阵法却本身就代表着天地, 所以即便是我的实力比郭嘉要弱小了无数倍,但我却可以用先天阵法破了郭嘉所布下的后天阵法, 愣了片刻之后,郭嘉这才好像反应过来了一样,声音里充满着惶恐的问着我道“你,你的这是什么阵法,” 我笑着道“在这北邙山之中有个先天八卦阵,难道你不知道吗,” 听到我的回答,郭嘉好似恍然大悟一般,不过随后郭嘉脸上的表情显的无比震惊, “《先天八卦阵》,是道祖用来炼过丹的那座《先天八卦阵》吗,你竟然能够动用那座《先天八卦阵》,”郭嘉的声音里充满着震惊的说道, 我一脸傲然的回应着道“徐福当年虽然偷学了我们姜氏一族的许多东西,但我们姜氏一族的真正手段,又岂是你们徐福一脉所能想象的,” 在说出了这番话之后,我咬破了我的右手中指,用我的中指血在虚空之中写下了一个生辰八字,然后念起了一个名字, “蒋歆,” “蒋歆,” “蒋歆,” 在我连续念了三遍这个名字之后,天空之中瞬间就阴云滚滚,一队阴兵从西边飘然而来, 在这队阴兵的簇拥之下,有八个青面獠牙的恶鬼抬着一座巨大无比的色轿子, 转眼之间,这队阴兵和这个巨大的轿子就来到了我们头顶的半空之中, 而且在这同时,一个威严无比的声音从色轿子之中传了出来, “能够召唤本王的,可是姜家子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