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七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 天命神相

第八百三十七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郭嘉所布下的《七十二地煞阵》不仅有聚阴聚煞的功能,还可以度引阴魂,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年赤壁大战沉尸长江的几十万名士兵的阴魂,才被度引到了北邙山之中, 而这几十万名阴魂被度引到了北邙山之中,对阴阳两界的平衡必然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这肯定是阴曹地府所不能接受的, 其实对北邙山的情况,早就一千多年以前,北邙山阴兵刚刚出现之时,阴曹地府这边就已经知道了, 然而郭嘉所布下的《七十二地煞阵》就像一个乌龟罩子一样,把整个北邙山都覆盖住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破不了《七十二地煞阵》阴曹地府就奈何不了曹操和郭嘉,奈何不了曹操手下的那几十万阴兵, 就这样,阴曹地府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邙山鬼王曹操和他手下的几十万名阴兵变的越来越强大, 而这会儿我召来了十殿阎君中的一殿秦广王陛下,他老人家自然是希望能够搞定邙山鬼王,解决了很有可能会破坏阴阳两界之间平衡的这一个巨大的隐患, 不过要搞定邙山鬼王和北邙山的这几十万阴兵,首先要破了郭嘉所布下的这《封天锁地大阵》, 当然,以我的实力肯定是破不了郭嘉所布下的《封天锁地大阵》的,但我这会儿却和《先天八卦阵》建立了联系,只要调动《先天八卦阵》的威能,破了郭嘉的《封天锁地大阵》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的,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郭嘉所布下的《七十二地煞阵》的七十一个阵眼已经被我掌控,我现在只需要调动《先天八卦阵》的威能轰开了曹操和郭嘉所在的核心阵眼,就等于破了《七十二地煞阵》, 不过郭嘉并不知道我已经掌控了《七十二地煞阵》中的其他七十一个阵眼,这会儿听到我所说的话,他却哈哈大笑了起来, 只见郭嘉一边笑着一边对我说道:“姜家小子,你能用《先天八卦阵》破了我的《封天锁地大阵》这已经很了不起了,但以你的实力,还能调动多少《先天八卦阵》的威能,” “不是我小看你,以你的实力所能调动的《先天八卦阵》的威能,是破不了我布下的《七十二地煞阵》的,” 对于郭嘉这番话,我口头上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但在接下来,我的实际行动却会狠狠的打他的脸, 不过郭嘉所说的话确实没错,我所能调动的《先天八卦阵》的威能的确有限, 而且调动《先天八卦阵》的威能,对我的相气和精力全都有着巨大的损耗, 每调动一次《先天八卦阵》的威能,我都有一种累成了狗的感觉, 然而即便是耗尽了身上的精力和相气,我必须得调动《先天八卦阵》的威能, 接下来在我努力了一番之后,一道和震卦的卦象一样的金光从天而降,向着郭嘉和曹操所在的《七十二地煞阵》的阵眼位置轰了下去, 震卦在八卦之中代表着雷,而雷霆之力则是天罚之力, 当这一道和震卦的卦象一样的金光从天而降之时,处在阵眼位置的曹操和郭嘉立刻就有一种天罚降临的感觉, 就算是郭嘉和曹操的实力达到了中品和上品金仙的程度,但面对着天罚之时,他们却难免产生了畏惧心理, 当然,郭嘉肯定不会坐以待毙,让我轻而易举的破了他的《七十二地煞阵》, 就在和震卦一样的金光降临之时,郭嘉的双手结印,想启动整个《七十二地煞阵》的力量,抵挡住《先天八卦阵》的威能, 然而让郭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双手结印之后,却无比震惊的发现,他自己亲自布下的《七十二地煞阵》竟然不受他掌控了, 除了核心阵眼这一处的阵法之力外,其他的七十一处阵眼,全都无法给他提供力量, 虽然这核心阵眼处是整个《七十二地煞阵》的源头,蕴含了巨大的威能和力量,但没有了其他的七十一个阵眼相呼应,他的这《七十二地煞阵》所能调动的天地之力就会大打折扣, 在这种情况之下,即便是郭嘉拼尽了全力,调动了核心阵眼处所有的阵法之力,才勉强抵挡住了《先天八卦阵》的第一波攻击, 然而第一波攻击刚刚化为虚无,震卦形状的那道金光在轰到曹操的坟墓上空之后四处崩散之时,又一道金光从天而降,向着曹操和郭嘉所在的位置轰了下来, 这道金光的样子和八卦之中的坎卦的卦象一模一样,而坎卦在八卦中代表着水, 要知道,水无常形,水滴穿石,所以水可以说是至柔的,也可以说是至刚的,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水到达不了的地方,也没有水突破不了的障碍, 面对着《先天八卦阵》中的坎卦威能,纵然是郭嘉拼尽了全力,也没有起到作用, 随着一声惊天巨响响起,和坎卦一样的金光轰在了曹操的墓穴之上, “轰,” 在这声巨响之后,曹操的坟墓被轰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当尘土飞扬,瓦砾石头四处飞溅之时,就宣告着郭嘉的《七十二地煞阵》已经成功的被我所破, 不过曹操和郭嘉躲的比较快,并没有被那道金光砸中,如果被那道金光给砸中了,估计郭嘉和曹操立马会落得一个神魂俱灭的下场, 然而就在这时,秦广王陛下的那座?色轿子突然如同闪电惊鸿一般的移动了起来, 几百米远的距离,仅仅一个刹那之间,秦广王陛下的那座轿子就移动到了曹操和郭嘉所在的位置上方, 随后秦广王陛下的声音就从那个?色轿子里面传了出来, “曹孟德,你生前害死了无数人命,欠下了无数因果,本王今天一定要替那些冤死在你手下的人讨还血债,了结因果,” 而听到秦广王陛下这话,曹操却仰天大笑了起来, 随后只听见曹操狂妄无比的说道:“休说苍天不由人,我命由我不由天,秦广王,你虽然比我强,但比我强的有限,以你的实力是奈何不了我们两个的,” 其实曹操说的没错,秦广王陛下的实力虽然比曹操和郭嘉要强那么一点,但就算是我这会儿已经破了《七十二地煞阵》,秦广王却很难把曹操和郭嘉同时给镇压了, 曹操和清楚的知道这一点,秦广王也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所以当曹操的话音刚落,?色轿子里面的秦广王就大声的对我说道:“姜家小子,刚才的那金光,你还能不能给我再来一道,” 其实我自己也很清楚的知道,如果以我的实力能随意调动《先天八卦阵》的威能,我只需要调动《先天八卦阵》的威能向郭嘉和曹操接二连三的轰去,就能把他们两个轰成渣渣, 然而我所能调动的《先天八卦阵》的威能有限,而且曹操和郭嘉是中品天仙和上品天仙级别的存在,他们不可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等着我调动的《先天八卦阵》的威能向他们轰来, 不过这会儿既然秦广王陛下这样问,他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就算是我这会儿已经累成了狗,但我却不可能对秦广王陛下说一个不字, 于是我昂首挺胸,站在一块山石上大声的说道:“秦广王陛下,我能,” 而听到我这话之后,?色轿子里面的秦广王就大声的说道:“曹孟德,所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欠下了无数因果,现在到了遭报应的时候了,” 随着秦广王陛下的这番话说出口,我们就看到一个头戴着平天冠,身穿着青色衮龙袍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那顶?色轿子的上方, 而那顶?色轿子,却从上而下扣了下去,把邙山鬼王曹操给扣在了轿子下面, 原来秦广王陛下的这顶轿子,竟然是一件法宝, 被这顶轿子扣在了下面之后,曹操就成了一个固定的打击目标, “不,我命由我不由天,天若灭我我灭天,我的命运不应该是这样的,” 轿子里面的曹操发出了阵阵嘶喊声,在轿子里面拼命的挣扎着,然而秦广王的轿子就好像囚笼一样,把他死死的锁在了里面, 而就在这时,我耗尽了身上所有的相气和精力,调动了《先天八卦阵》的威能, 一道和八卦之中的坤卦的卦象一模一样的金光呼啸着从天而降, 乾代表着天,坤代表着地,这一道《先天八卦阵》的威能,代表着的可是大地的力量,又岂能是邙山鬼王曹操所能承受的, “我命由我不由天,天若灭我我灭天,” 就在被?色轿子封锁在其中的邙山鬼王曹操还在那里歇斯底里的嚎叫着之时,连轿子带曹操同时被坤卦卦象一样的金光所击中, “轰,” 随着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响起,秦广王陛下的轿子和邙山鬼王曹操,全部都化作了金光四处迸散, 千古第一奸雄,邙山鬼王曹操,从此就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然而曹操虽然成了滚滚长江东逝水,但这所有一切的始作俑者,徐福一脉的郭嘉郭奉孝,却打算夺路而逃, 不过郭嘉无论往那个方向逃,这两座山峰之间的十几万阴兵,四大猛将和五子中剩下的三个,却把他逃跑的路线给堵的死死的, 尤其是五子良将中的张合,这会儿为了表明立场,在那里大声的对着郭嘉说道:“郭奉孝,有秦广王陛下在这里,你是逃不掉的,”